區慶祥法官把香港法治判處死刑。

壹觀點

法治判處死刑( 2017/7/27)

贊助商連結

七月十四日,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根據中共人大常務委員會去年十一月對《香港基本法》的「解釋」,宣布姚松炎等四名立法會議員去年十月就職誓詞無效,撤消其議席。他其實是把香港的法治判處死刑。

香港大學法律學教授陳弘毅身為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屬在朝派,也認為判決引用法律「解釋」後的新義,追究「解釋」前的舊事,「或不完全符合法治觀念」。在朝派之中最敢言的田北俊,還指出新法律或法律新義,一旦施於既往,則當局大可按去年立法制定的樓房買賣稅率,向立法之前買賣樓房者追收重稅。那是什麼法治。
人大常務委員徐麗泰為區慶祥的判決辯護說:「人大只是解釋《基本法》的原意,而原意當然應於《基本法》施行第一天開始生效。」這樣的辯解,和徐麗泰反覆臣事港英、中共的行誼,作風一致,卻無法服人。畢竟中共所謂釋法,其實是竄改法律。例如「釋法」規定,就職宣誓一次無效,即「不能安排重新宣誓」,翻遍《基本法》以及《宣誓及聲明條例》,都沒有類似條文。而假如「《基本法》原意」真箇如此,那麼,「釋法」之前多年,立法會議員為什麼可以「安排重新宣誓」?徐麗泰是不是說,新香港政府多年來有法不依,而人大常務委員會則多年來視而不見,知而不言?又假如那些「《基本法》原意」應由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開始實施,則歷屆立法會議員應褫奪職位者不少,其已收俸祿、津貼自應退還當局,其參與議決事項更應重新議決,否則同一部《基本法》,當年實施則如彼,今天實施則如此,誰能知所依從?

此外,根據人大常務委員會去年的「釋法」,立法會議員就職宣誓,不可「不真誠」。但怎樣才算「真誠」?是不是任由區慶祥之流判斷?最近,有周浩鼎議員,參與立法會專責委員會,調查梁振英 UGL案,卻暗與梁振英合謀限制調查範圍,這算不算真誠執行其就職誓詞所謂「盡忠職守」?去年,有立法會兼區議會議員梁志祥,支持把公帑撥予他屬下的元朗區體育會,毫不避嫌,這又算不算真誠執行其就職誓詞所謂「廉潔奉公」?試觀二十年來在朝派議員所作所為,他們是「奉公」還是以公自奉,香港市民和主政者判斷不會相同。
中共要藉香港法院之手扼殺香港法治,無疑是習近平意旨。五月下旬,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出席香港基本法實施二十周年座談會,乘機宣旨說:「我們要以強大的法律武器,解決香港各種問題。」法律原來是主政者的「武器」,可以解決「各種問題」,難怪立法會選舉結果都可以一舉「解決」。
六月二十六日,香港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上香港電台論法治,憂心忡忡說:「法律是不是已開始變成為統治工具?」區慶祥現在給了他一個清楚答案。

    文章標籤

    壹觀點 法治判處死刑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