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看不見的小精靈

贊助商連結

鄧珮淇,二十一歲,十歲時患上罕有病,導致失明兼行動不便。靈魂之窗突然關上,令她頓時迷失方向,想過放棄生命。但天生我材必有用,即使看不見、走不動,淇淇還有把甜美聲線,立志要當個專業配音員,最近還開專頁上載自己的廣播劇,聲演自己的人生。

我細個同好多小朋友一樣,一放學返屋企,就想即刻開着電視,眼仔碌碌睇卡通,好似《多啦 A夢》、或者《寵物小精靈》,日日追住睇。
唔同嘅係,有時我覺得啲角色講嘢好得意,會跟住講:我會扮比卡超「 bi咔、 bi咔」咁叫;又會扮百變小櫻大嗌「小櫻命令你立即解除封印」,召喚守護神嚟身邊。睇卡通片時會扮,沖緊涼嗰時都會扮,甚至為咗俾其他人聽吓我把卡通聲,我會拎餅卡式帶,用屋企個 walkman錄低,不過始終冇勇氣播餅帶俾朋友聽。
有次同班親戚去燒完嘢食,返屋企就突然覺得好頭痛,又大抽筋。眨一眨眼,突然個世界漆黑一片。屋企人送咗我去醫院,醫生都唔清楚咩事,初頭仲以為係腦炎,但住足三十七日醫院都係睇唔到嘢。後來先知係「線粒體基因突變」,令到腦額葉脹大壓住視覺神經,要食藥控制病情先可以慢慢回復部分視力,但會影響我手腳活動,最近甚至要坐輪椅。
一切完全冇先兆,全家人心情跌到落谷底。做警察嘅 daddy失落到好似得番個殼咁,咩都冇心機做。阿媽好似好堅強, daddy有次問佢點解好似冇事咁,阿媽話:「你都已經發晒癲啦,咁唔通我一齊發癲?咁冇用㗎。」
我喺屋企,每日坐喺梳化度唔出聲,因為覺得自己好麻煩,咩都要問:「我而家摸緊呢啲係咩嚟?前面有啲咩啊?我而家行緊邊度?……」所以我索性咩都唔做,就唔會煩到人。我甚至試過喺醫院同 daddy講,想一返到屋企就跳樓,嚇到佢全日閂晒啲窗,閂晒啲門。
以為自己一世就係咁,咩都做唔掂。直到兩年前,轉咗嚟紅十字會瑪嘉烈戴麟趾學校,每日同 Miss Tam用 WhatsApp傾偈問功課,有日佢同我講,話我把聲幾好聽,俾到人好開心嘅感覺,仲叫我試吓參加朗誦比賽。喺學校彩排時,成班老師都讚我「聲情俱備」。
以前細個嘅夢想無咩特別,總之電視劇做緊咩,我就想做咩:醫生、護士、警察都諗過。而家,呢啲全部都冇機會做,但我醒番起細個無無聊聊錄起嘅「配音帶」,雖然已經被我盲舂舂之下丟棄,但我嘅才能冇拋棄到。只要努力,就可以幫自己「聲音導航」。
撰文:關冠麒
攝影:葉漢華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坦白講 看不見的小精靈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