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賣盤,標示着傳統媒體被淘汰的命運。

壹擋專政

媒體是不斷在演變的生意( 2017/7/20)

贊助商連結

行文之時,剛收到消息,指《壹週刊》要賣盤了。
對於我這個生長於八、九十年代香港的一代人,《壹週刊》和《蘋果日報》,甚至乎整個壹傳媒,都代表了某種價值觀。那些年,我曾經妄想過,要是有機會參與在其中,也是一份榮幸。


2002年,有幸得到廖建明兄的邀請,在《蘋果日報》的論壇,每月一稿,寫一些自由市場的題目。不經不覺,原來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 2005年,我膽粗粗地向黎老闆智英自薦,加入《蘋果日報》當主筆。往後的,都是歷史。
十多年來,香港經歷過的事,有些令人失望,有些令人神傷。與此同時,傳媒行業也面臨前所未見的挑戰。資訊的流動性,令到傳統的傳媒機構不知所措。從前,傳媒的價值就是在於資訊的不對稱。可是當資訊在近乎零阻力的環境下,時間值極速貶值。傳統媒體失去了存在意義,淘汰在所難免,過程也必然令人感到不安。
許多人誤以為,主流大眾媒體的沒落,有利於政府單方面地操控社會。事實上,在新的資訊環境下,不同的意識形態圈子,自我圍封起來。缺乏具貫穿力的媒體將碎片化的社會連結起來,一樣是難以管治。
坦白說,我不敢說自己看得穿資訊行業的未來。可是無論是誰做傳媒老闆,都有幾個無法逃避的幾項原則:
一,無錯,媒體就是一盤生意,但要認清誰是真正的「老闆」。不賺錢的媒體,沒有條件去講意識形態立場,也不會有真正的影響力。
二,假如媒體的「老闆」是廣大的消費者,消費者的立場,就是老闆的立場。資訊消費者所需求的,也不是簡單的資訊,而是真正有用的知識。資訊和知識的分別,在於資訊只是事實的全部或部分的陳述,而知識卻可以即時轉化成行動的觀點。換言之,媒體和資訊消費者之間,有一定的信任基礎;《壹傳媒》過去的成功,就是建立在公信力。
三,媒體經營者當然可以用錢去堆砌班底,但沒有靈魂的內容和陣容,不可能發揮真正的影響力。在自媒體的世界,內容創造者有的是選擇;假如純粹是希望發表立場,大不了在網上的各大平台,甚至自己經營的地盤去繼續發聲。
假如以為將一家傳媒買下,就可以影響群眾的思想,這種觀點也未免太過天真。錢,可以買得到一面招牌,但買不到公信力。公信力無價。假如將媒體的招牌買下來,只是為了消費它的公信力,恐怕這種生意也不能夠運作得長久。
媒體不只是一盤生意,更加是一門不斷在演變的生意。從前媒體的營運模式,是透過建立讀者和觀眾人數,來經營廣告平台。可惜,這套模式早已過時。今天從事媒體的人,假如不懂得將公信力轉化成 Engagement,仍然漫無目的地追求點擊率又或者 Like和 Share,這種媒體也只是行屍走肉般的存在,不會有生命。
毫無疑問,有不少消費者仍然希望社會上有媒體可以為他們提供有「養分」的「知識」,也意味着收集和發送資訊,依然是有利可圖的生意。只不過大多數媒體從業員,心態上繼續停留在他們最風光的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淘汰的命運降臨,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李兆富)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