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週記

一箱紙皮的價值

贊助商連結

「我今日去咗賣紙皮呀!」小子還未踏進校門,便興奮地向各家長、校內姨姨及老師宣告他今早的經歷,筆者跟在小子後面,不禁驚訝於一箱紙皮的力量。

最近,五歲的兒子希望能擁有一個大人用的銀包,以顯示他也是大人。為了滿足小子,孩子的爸爸把自己的錢包「借」給了兒子,於是,小子就有了「錢包要有錢」的進取想法。可是錢從何來,一直對錢銀沒有概念的他,開始絞盡腦汁向媽媽下手。數次,落的士時,他會故意慢點,然後接過司機叔叔找回的零錢,滿有期待又禮貌地問:「媽媽,可唔可以俾這些錢我?」可是,筆者不想當 ATM,從未答應所求。小子發現直接問不行,就索性「打斧頭」。上星期,和他去街市買菜,筆者給了十蚊讓他付錢,他拿着找回的兩蚊就往自己錢包塞。筆者詫異地說:「兩蚊要俾番媽媽啊!」小子瞪大雙眼問:「點解?那是(賣菜)姨姨給我的啊!」筆者和兒子糾纏不清,最終由當全職爸爸的友人出手,筆者才成功取回這兩蚊!
自此一役,筆者決心要製造挑戰給兒子,就建議說:「不如咁,你見唔見到好多婆婆賣紙皮?你想要錢,不如你都去賣紙皮啦!」小子聽後,竟然恍然大悟,用力地點頭說:「好啊!」
為了找到紙皮,小子可是費了不少心思。他觀察到許多婆婆會在廢紙回收箱及藥房外收集紙皮,於是建議:「媽媽,不如我哋又去回收箱度執紙皮啦!」
「吓,咁即係同阿婆爭生意?」
媽媽斷了小子的米路,他開始打街市主意。感恩兒子臉皮比一疊紙皮還要厚,夠膽獨自走去「佳寶」及水果檔問:「請問有無紙皮唔要呀?即係嗰啲呢,我要來賣呀!」筆者見到這情境,覺得有點面懵懵,但作為阿媽又怎能夠讓孩子知道自己薄皮,惟有在街市門口等他辦完事出來。

好不容易儲到了一小箱紙,一早上,小子穿着校服,揹着書包,單手拖着這寶貝便急不及待地下樓,和其他婆婆一起冒着微雨等秤紙皮。看到路邊車來車往,筆者一邊幫婆婆把手推車靠回路邊,一邊提醒小子要小心,內心不禁希望快些完事返學。這時,一名中年婦人竟打尖,筆者「正義凜然」地提醒要排隊,前面的婆婆卻笑着對那婦人說:「你趕時間,你先啦!」最後當然小子也獲得優待,不但可以先秤,靚仔哥哥更慷慨地給了四蚊俾小子,小子開心地高舉手中的四蚊說:「好嘢,我賺到兩毫子!」
一箱紙皮,讓我們母子倆跳出「安舒區」,媽媽看到孩子勇於嘗試的精神,更看到自己許多盲點。筆者自小被教要守規矩,可是禮讓的婆婆,卻讓我感到慚愧,規條是管理城市最有效的方法,但有時堅持所謂規矩,卻很失人情味!明白人家的難處給予方便,在不願蝕底的世代真是買少見少。
筆者亦反思為何會覺得「面懵懵」,原來自己一直認為「執紙皮很慘」。可是賣紙皮雖未必是出於環保的動機,但卻真正地為地球出一分力,同時又光明正大地付出勞動力賺取所需,這一點,孩子比媽媽更早明白!
家長常專注於一件事情讓孩子學了多少,卻很少自問從中家長學了什麼,可以肯定的是,你學到的,作為孩子也一定有機會學到。



鄭英
資深大陸農村社區發展工作者。前大地媽媽有機教育中心創辦人之一,現為兩名兒子的全職媽媽。
堅信社會發展的希望在於新一代世界觀的培養。完成華德福( Waldorf)培訓及瑞典布隆貝格韻律運動( BRMT)課程後,曾與朋友成立幼兒教育中心實踐教育理想。

    文章標籤

    媽媽週記 一箱紙皮的價值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