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訪港,香港官員落力演出。

壹擋專政

奴才的前世今生( 2017/7/6)

贊助商連結

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還有一個夾心階層。
在清帝國的時候,滿族人遇到高級過自己的皇族貴族,會自稱「阿哈」,換成漢語意思就是「奴才」。漢人,就連自稱「奴才」的資格也沒有。有機會見到皇族,先有跪拜叩頭,自稱為「臣」。

久而久之,自稱「奴才」才是貴族,「臣」的地位就更低一等。社會尊卑貴賤出現了明確框架;有機會做「奴才」的,盡量將「奴性」表面化,甚至以公開表演模式,讓最多人見到自己的特殊身份地位。
清帝國不是歷史上唯一以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個案;歷史上幾乎所有統治者,或多或少都透過類似的手段,去控制着一群「爪牙」。
「爪牙」這個詞語,出自韓非子的《二柄》,本來意思指以賞罰為手段,影響被統治者。但隨着時代變遷,「爪牙」輾轉變成統治者手下代理人的統稱。統治者不能沒有「爪牙」,但又不可以完全依賴「爪牙」,否則「爪牙」可以隨時取而代之。
將統治者和爪牙的微妙關係,解釋得最清楚的,應該是由紐約大學政治學學者梅斯奎塔( Bruce Bueno de Mesquita)和史密斯( Alastair Smith)所寫的《獨裁者手冊》( The Dictator's Handbook)。
掌握權力的統治者,唯一目標就是要繼續掌權;一方面統治者會讓「爪牙」分享到部分利益,與此同時又要讓「爪牙」知道,統治者有能力隨時換人。由封建社會的分封制度,到今時今日的選舉政治下黨派對黨員的管理,原則不變,只是手段有異。在民主選舉的社會,當權政黨透過政策進行利益輸送,並且借改變選舉制度和選區規劃,達到保留權力的結果。

極權社會的統治者,替換身邊爪牙的過程,往往充滿血腥和暴力,代價也極高。故此,這些統治者往往會人為地在社會構造出權力的階梯;在中國大陸這片土地,自古以來便存在着各種各樣的人為權力階梯。中華文化就是在這種權力結構轉變中,以極緩慢的速度向文明匍匐前進。
中共與封建帝國,其實沒有太大的分別。今天的共產黨員同志,就是從前的八旗子弟;特區的高等華人,就像滿人統治下的漢人,最多只是一年上京一次,而且也只是聽聽總理報告,回到外化之地就「也文也武」。
主權移交二十周年,黨總書記習近平以主子身份巡港,奴才和奴才都不如的一眾權貴,自然落力演出。早已活在廿一世紀的香港人,對奴才和爪牙,很難會有由衷的敬意。在統治者眼中,駕馭不了民眾的奴才和爪牙,剩下唯一的價值,就是權力結構的活標本。
香港的無奈,在於政治權力結構,完全脫離現實。中共力竭聲嘶地宣稱對香港有絕對主權,奴才和爪牙則空洞又無力地重複着主子的話。奴才和爪牙又以為,只要令香港人相信,世間沒有共產黨和政府解決不了的問題,香港人便會乖乖地扮演順民的角色。然而,一向行之有效的政治中立高效政府,卻被這一班思想停留在十九世紀末的人所摧毀。
主權移交二十年,中國大陸像一道極大質量的力場,扭曲香港的發展軌跡,令這個城市倒退至封建社會的水平。當社會上流只剩下「出仕」、「姻親」和「再投胎」這三條路,這個城市也消亡得八八九九,香港也可以正式成為歷史遺產。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文章標籤

    壹擋專政 奴才的前世今生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