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週記

一種堅持,兩條性命

贊助商連結

懷孕是一個幸福卻危險的旅程,每個媽媽都會在這旅程上,為保住小生命而盡心盡力。
我懷着孿生兒子四個多月時,被確診患上「雙胎輸血症」( Twin-to-twin transfusion syndrome)(簡稱 TTTS)。主診醫生告知:「細孖可能因為已經腦缺氧,在腹中變成了植物人。」丈夫和我堅信是否植物人也是我們的兒子,無論如何也要保住兩條性命,一個也不能少。

TTTS只會在懷有同卵雙胞胎的孕婦身上出現。兩個胎兒胎盤表面的血管相通,血液循環互流,其中一個胎兒不斷輸血給另一個,導致輸血的胎兒營養不良或腦缺氧等;被輸血的卻過重、心臟衰竭等。若病情惡化,難兄難弟可能同歸於盡。
我拒絕減胎或終止懷孕。除了接受兩次激光手術治療外,還要瞓床半年,隨時早產。我瘋了似的自行每天鯨吞兩隻雞蛋、四塊牛扒、兩碗白飯及兩碟意粉,以為可以竭力供給他們多點營養。又擔心他倆的安危,日日嚎啕大哭,這輩子也未曾流過這種決堤般的眼淚。冷靜一點時,我瀏覽全球和 TTTS有關的網站,發現美國一個 TTTS非牟利基金會的網站,來自俄亥俄州的創辦人瑪莉,因這個症狀失去了其中一個孿生兒子,她斷言若並非當時缺乏資訊及對此病的不了解,兒子可能不會離世,於是決心創立基金會協助同樣症候群。
我天天讀着一個又一個同病相憐的感人故事:孿生兒其中一個獲救、兩個相繼死亡、雙雙得救但同時殘障、兩個皆活潑成長等等;彷彿一群歷盡滄桑的偉大母親,輪流為我打氣,伴我度過了人生最艱難的時刻。
母子共同進退至近三十六週,細孖的腦部終於長得夠大,可以透過磁力共振,確定腦的發展狀況。等待報告結果的四天,我顫抖得沒說過一句話:因為那份報告記錄了我和孩子們餘生的命運。最後,兩個兒子完全健康,是我生命中最感恩的禮物。
孿生兒子每年也會回到瑪麗醫院慶生,親自答謝搶救過他們的每一位醫護人員。雙胞胎會盡力表演吮手指、唱歌或朗誦娛賓,親證救命恩人們的努力及專業,改寫了無數家庭的命運。
他們三歲那年,我亦隻身飛赴位於美國克里夫蘭( Cleveland)的 TTTS基金會,約見創辦人瑪莉。甫坐下,兩個素未謀面的母親竟然相擁而哭,我當面道謝她在地球另一角落,提供這無限的支援。
大細孖快將六歲,最愛冒充對方來捉弄師友。他們每年的成績表亦多被老師掉亂:大孖的名字配上細孖的照片等。到底誰在學校學了什麼、誰搗了蛋,恐怕無法深究。但這些一概不重要,我立志教懂他們:除了被醫護人員所救,在網絡時代,一個人的影響力可能比想像中更大。好像瑪莉的一種堅持,成就了更多陌生人的幸福。

趙麗如 BONNIE CHIU

曾從事傳媒工作多年,現為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副系主任,教授廣播新聞及傳播法等,每天和九十後大學生接觸,希望教學相長,下班後學習和一女兩子共度成長歲月,是一位較直接、嚴肅的老師及母親。子夏曰:
「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論語•子張第十九》。望以此為目標,與讀者分享、交流,學習當一位與時俱進的老師、母親。

插圖: McDiggy
mailto:feature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