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在過去廿年,沒有檢討的士發牌制度,其間運輸署更「一牌不發」,是令的士牌奇貨可居的主因。(《蘋果日報》圖片)

壹擋專政

政府令的士牌奇貨可居( 2017/6/1)

贊助商連結

1997年,申訴專員公署就的士發牌制度發表報告,結論有三點:
一,現行的士發牌及轉讓制度並未達到一九九四年的士政策檢討為遏止的士牌價投機活動而訂定的預期目標。
二,現行監管機制不足以確保發出的士牌照能達到預期目的,為市民提供交通服務。
三,有需要檢討的士發牌制度,並且與其他非專利商營車輛的發牌制度(例如公共小型巴士)比較,尤其是關於這些牌照的有效期及轉讓事宜,以確保所採取的發牌方式公平一致。

二十年過去了,政府不但沒有檢討和改革的士的發牌制度,其間運輸署更是「一牌不發」。不計算香港人口的上升以及城市的擴展,單是訪港旅客人數就已經以數十倍計的升幅增長,難道在運輸署官僚眼中,單靠鐵路就可以解決一切交通需要?又或者,的士牌持有人的威迫利誘,竟然可以令到一直以廉潔奉公為榮的公務員也要「跪低」?
一位資深政務官曾經私下對我訴苦:「香港的管治問題,其實有不少是源自於中層官僚的因循;這些公務員既不用面對公眾和政治壓力,對政治問責官員的要求也可以愛理不理。公眾以為局長有權指揮各執行部門,但事實上政府的官僚往往以既定政策為由,拒絕配合作出政策的改變。」
這位政務官朋友經歷過主權移交前後的政府,所以他亦不是完全否定公務員遵守規章的精神。不過,在若干政策上,處級首長除了是政策執行者,也是政策制定者;政治問責官員就算想推行改革,若然沒有政策執行部門的配合,根本不可能成事;而且在許多政策的改革,似乎是這些中層公務員刻意阻撓。
運輸署算是政府各執行部門中,權力較大的一個。運輸署署長甚至乎去到一個地步,連政府內的制衡機制也可以完全無視。 1997年申訴專員公署的報告,運輸署署長的回應是,政府沒有打算進一步改革,以遏止投機活動;當年如此霸氣回應的運輸署署長,正是當今仍是權貴大紅人的羅范椒芬。
申訴專員提出的其他改革建議,例如「加強監管的士牌照擁有權及牌照轉讓」以及「訂定監察制度以確保絕大部分已領牌的士均在道路上提供服務」等,更是一直石沉大海。廿年來一直拒絕改變的結果,令的士牌成為了特區管治下,升值最多而租金回報也最高的一項投機工具;運輸署刻意營造的理性預期,讓的士牌投機活動變得順理成章;甚至連的士車行代理也在網站,以政府不再增發的士牌作為招徠,吸引資金。
有人說的士牌像土地權益一樣,都是資產。但香港土地契約雖然說是可以自由轉讓,但政府仍然可以借打擊炒風以特別印花稅增加交易成本。另一邊廂,的士牌買賣制度,背後由融資到管理,有整套產業鏈一條龍服務,但的士牌持有人的資料,至今卻連一套公開的「查冊制度」也沒有。
我不敢說個別運輸署署長是否有行為失當,但制度上的扭曲卻早已經昭然若揭。政府繼續任由的士霸權,道理又怎樣說得過去?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