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子峰說,時鐘轉夠七百三十圈,一年過去,一埕梅酒方才誕生,除了做梅酒如是,許多東西一樣需要耐性醞釀。

綠色生活

設計×梅酒/五月 靈感成熟

贊助商連結

對梁子峰而言,每一天都是一次練習,每一瓶梅酒都是一場實驗,把這六年做梅酒的經驗串連起來,那就是一趟旅程。旅程帶他從舌尖上的梅酸,到酒精引發頰上的潮紅,指向更雋永的,設計的本質。

設計一瓶梅酒

黃梅天。四月的尾巴。林村。他提了一大袋梅酒的材料在雨中徒步而來。打開門,雅致的村屋內頓時多了一陣梅香。從廚房端出一盆水,撒了鹽,把青綠的梅子哐、哐、哐的倒進大盆中,梅子的表面泡了水後起了氣泡,變得透明晶瑩。然後,他拿出一塊抹布,洗刷青梅。要開始做梅酒了。

那是青梅當茬的季份,梁子峰說買來的梅已經放一段日子,梅子去了青,微微的發了黃,果香更甜,正是時機開始拿來浸泡梅酒。而這段待熟的時分,如同詩人搜索枯腸等待靈感一樣,靜待着一種狀態,好比寫詩,它們的繆斯都是時間。




一口梅酒,收成一年心思。

他一邊擦拭青梅,一邊回首六年前:那時,第一次做梅酒,二十九歲。無酒不歡的年紀。當時有朋友提議梁子峰嘗試手作梅酒,話後,馬上興高采烈地買來材料,第一次做出十幾公升的梅酒。往後,五月做梅酒就變成習慣。「一開頭甚麼都想試,甚麼做法都試一下,梅生一些、熟一些,不同熟度都做一埕。一年後開封,發覺好好飲,就開始愈浸愈多。做五公升的梅酒要買五公升的酒,倒光了酒,剩下空空的酒埕好浪費,於是又買來新的酒和梅來填滿它。最後兩埕變四埕,四埕變八埕,愈做愈多」。經驗豐富,步驟開始單調無聊,所以他開始研究過程,拿揑不同的分量做實驗,最後回過神來,發現梅酒同樣是一門設計,同樣需要一絲不茍,同樣要看手作人的品味美學。

六年嘗試,他從不跟任何人的配方,自己嘗試,終於摸出屬於自己的一套口味: 1公升清酒、 1.3磅青梅、 130克糖。蓋上蓋,放在陰涼處,一年後開封,味微甜,酒味濃,果香厚身,比市面商架上充斥的重甜梅酒,他做的更為單純,一入口已能體會梅果與酒純粹的契合。

梅酒教學

梅分量隨心,梁子峰說,與其複雜別人的分量,不如自行設計你喜歡的梅酒,享受過程,享受等待,摸出一條你喜歡的配方。

材料:玻璃埕、青梅、酒、糖




1.用鹽水沖洗青梅表面。青梅以碩大,多肉者為佳。


2.剔走果蒂,沒剔走蒂子的梅酒口感會變得苦澀。


3.放陰涼處風乾一小時,別經日曬。如青梅不夠乾身,容易腐爛,會令梅酒變得混濁並發霉。


4.將梅子與糖放入已經消毒過的酒埕。梁說,坊間不少人喜歡在果肉上開洞,然而他想味道天然一些,所以不這樣做。至於落的糖,冰糖比較清,黃糖比較甜,蜜糖亦可,視乎口味。


5.上蓋。記下配方分量,留待下一年品味,調節。 六種梅酒


他近日搬進了林村,清空了舊居,方發現原來人生總有一場斷捨離。

「淡然」 以已經浸泡過梅酒的舊梅做的,加入新清酒,
不添冰糖,加一點點的蜜糖,口感清新,
梅味清淡。
「清爽」 以清酒做成,果味比較重一點。
「濃重」 以燒酎做成,酒味相對厚一點。
「深厚」 以中國雙蒸米酒浸泡。
「劇烈」 以三蒸米酒浸泡,酒如其名,具濃烈的酒香。
「高潮」 高粱酒造,酒味最重,夾以梅香,易醉但過癮。

六種配方,六種設計,六個不同的你。

需要耐性的藝術


梁子峰,在簡介中只用一句英文介紹自己: a freelancer。大多數時間是設計師,有時是演員,有時是做梅酒的人,喜歡美食,成立 DECOOK,開設「世界巡迴品酒會」,帶了梅酒走遍香港,下一站希望是澳門與台灣。

「做梅酒是一門考驗耐性的藝術。在設計師的工作中,設計好不好,一下子就可以預見,但做梅酒卻是整年的計劃,比起設計,它多了一個沉澱的過程。一年後,如發現調配味道不合,重新做好還要等下一年方知成果。」梁子峰說罷,拿出廚房紙巾,把洗好又剔了蒂的青梅晾在上面,放在陰涼處一小時待乾。外面在下雨,房間內他在倒冰糖。時鐘轉了一圈,他把變得乾爽的梅放在大玻璃埕中,再倒進水晶一樣的冰糖,開始加酒,那是一支蜜糖威士忌。「我喜歡少甜。手作梅酒的好處是可以調配自己喜歡的味道,我不喜歡太甜的梅酒,太甜就蓋過了梅香,所以今天我用少糖配方,到了十二月開來倒一杯試味,不夠味的話再加蜜糖去調味。蜜糖用的是冬蜜,冬蜜水分少,花香味重些,更適合作梅酒調味。」

說完,酒滿了,他蓋上蓋。又做好了一埕梅酒,味道好不好,卻要撕光一本日曆才知道。然而這種守候,多了一種人生的寄意,叫他日後的創作既豁淡又悠然自得。

離開林村,在沒雨的下午再到梁子峰的工作室。那是一個看得到風景的工廈單位,目測約千多呎,有一間廚房,廳內放了各式設計的椅子和桌子,近窗的地方放了兩個海報櫃,舊式的鐵櫃用眼看就覺得沉甸甸。門口掛了大隻黑色的巨鳥,用展翅的姿態停滯住。他說自己喜歡舊物件,工作室的東西都是拾來的,舊的東西很美,拾來的都經得起設計。設計師不一定個個貪新,像他就很念舊。

走訪他的工作室,或多或少會發覺他有一點戀物癖,所以才把工作的地方也擺得像一間美麗井然的雜物房──他展示珍藏:彩色的水樽、開派對用的圓筒帽、不知是哪裏拾來的聖誕節裝飾、一個警鐘……

「畢業後,我一直是自由職設計師,主要做一些關於藝術海報與字形的設計。做設計意為重新包裝一件產品。但過度包裝的問題常常存在,叫我很掙扎,不時會去想到底怎樣的包裝才可真的表達一件產品,像海報應該做大一些還是做細一點,都令人費盡心思。大概做設計的人都應對物件的反思。」梁子峰用剩餘物資去包裝他的梅酒,酒瓶從「玻璃回收計劃」中拿回來淨化,包裹瓶蓋的小麻布用剩下的布料自己縫製,就連寫上酒名的那張紙,也是從倒閉的餐廳找來的吸油紙。原來經過時間沉澱,設計師終發覺包裝不一定浪費,享受生活品味也一樣可以很環保。




酒梅子蒸排骨,他會用浸過酒的梅來蒸排骨。與梅子蒸排骨不同,梅子蒸排骨味道偏酸,酒梅子酸味比較淡,夾有酒味。


三杯雞翼,把三杯雞的酒改成梅酒,煮出的雞翼酸中又有酒香。


他的玻璃瓶都是從「玻璃回收計劃」拾回來的,上面的布也是用舊布料造成,打開可以作杯墊。 設計空間 拾來的都很美

 




拾來知識走進工作室,最快見到的是鞋櫃邊的大書架,由劇本到文學書,應有盡有。梁子峰說,這些書許多都是拾來的,文學經典也有人扔,他和朋友覺得對創作總用得上,於是全部拾回來。


找到「黑目鳥」走了幾步,張望,就被這隻巨鳥嚇倒,這隻黑鳥又是朋友不要,他拾回來的,剛好貼合他們「黑目鳥劇團」的名字。


大熱梅酒工作室內不時有人租用排練,他因此亦有雪櫃的飲品與梅酒出售,飲後自行放下金錢,採以互信,當中尤以梅酒大熱,五十元一杯,出一身汗後好好享受。


記事黑板梁子峰現為多職藝術工作者,除了平面設計外,他也參與舞台劇表演工作。工作室的黑板上寫上了劇本的雛形,這塊美麗厚實的黑板亦是由其他劇團演出後不要,捐出的。


一桌子故事大廳只放了一張圓桌,近看發現桌子玻璃下夾了菜單,以為又是道具。梁子峰解釋,那是新蒲崗一間茶餐廳快要倒閉時送出的桌子。想像無數人在桌上吃過飯,享受天倫,就覺得桌子充滿故事。


童真道具工作室雖雜而不亂,周圍放了許多玩具,無厘頭又不失童真,都是舞台劇用完的道具。

撰文:黃雅婷
圖:梁偉德、鄭明川
鳴謝: A Beautiful Store
部分圖片由 Putyourself.in提供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