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週記

我是媽媽,也是公主

贊助商連結

我希望找回自己。
多少個清晨,筆者頭髮蓬鬆,谷着膀胱,牙也未刷的準備早餐;也不知多少次,煮早餐時發現衣服還是敞開,因為徹夜餵奶倦極而睡無暇整理,還要被老公說一句:「嘩,老婆,你睇吓你個樣!」

天知道我有多久沒有照鏡子,多少天沒有梳頭便出門送孩子上學?打從當上全職媽媽開始,筆者總希望能事事親力親為,因為很想當一個「好媽媽」,心甘情願的「化作春泥更護花」。
筆者爸爸很早便離世,媽媽帶着四個孩子生活,一日做四份洗碗工。一雙手長期浸泡在水裡,至今指甲都是被洗潔精侵蝕得禿禿的,冬天便會乾燥得皮開肉裂。如今,孩子都已成家,她仍堅持做兩份清潔工,就像一部機器,開了就停不下來。她怕,怕自己一停下來便要返天家。每次和我們食飯,都裝作已很飽,拒絕喝湯,只吃飯及菜,吃魚堅持吃魚頭,把最多肉的部分留給孫子。
媽媽年輕時梳着兩條過腰的烏溜辮子,如今她也很漂亮,但卻沒有了自己。記得小時候媽媽小休回家時,筆者會和媽媽擁着小睡。可是現在,媽媽連碰也不讓碰,因為她覺得自己老了,有味道,會很髒。
筆者很感激媽媽,沒有她這樣的付出,我們生活不會過得如此舒適。但,這份失去自我的愛,也令兒女感到很大壓力和悔疚。所謂「偉大的好媽媽」,是否一定要這樣全然的犧牲自己?

筆者住在居屋,和許多屋邨師奶一樣,常揹着孩子提着尿片滿頭大汗的去買菜,也眼見許多媽媽忙到根本沒有時間去照料自己,某些看起來還很年輕的媽媽,卻拖着龐大疲累的身軀。筆者當全職媽媽五年,也嘗過當壓力積壓到超過臨界點時便容易情緒失控或抑鬱的痛苦。有一次,筆者目睹一名媽媽在公園失控地用校服鞭打兒子十數下,筆者心痛那小孩,但更同情失控的媽媽。可惜的是,大多基層媽媽面對生活壓力,根本沒有辦法讓自己喘氣,更沒有閒錢去參加身心靈課堂。
有一本荷蘭的繪本名叫《我的媽媽是公主》,講述一位小女孩覺得媽媽樣樣都好,就是早上喜歡賴床。但小女孩明白這是因為媽媽既要照顧女兒,又要把自己弄得美美的,所以太累了,因此小女孩和爸爸一起騎着飛馬去買早餐給媽媽,說:「我的媽媽是一位公主啊!要親她一下,公主才能從睡夢中醒來。」
一位女性,在沒有任何職前訓練下,由公主突變成超人媽媽,這急促的成長和身份危機當中要經歷多少不為人知的恐懼和不安。筆者之所以很愛這繪本,因為它提醒我們,即使是超人媽媽,時間和精力也是有限的,媽媽必須把心底那渴望已久的愛給予自己,然後才可化解隱藏的陰影,讓自己綻放,滋養出更多美麗的小花。
筆者希望,每個社區均有一個婦女互助平台,可以輪流看顧對方孩子,讓媽媽們都可以坦然地每週當半天公主呵護自己,這樣,媽媽才更有能力去愛。



鄭英
資深大陸農村社區發展工作者。前大地媽媽有機教育中心創辦人之一,現為兩名兒子的全職媽媽。
堅信社會發展的希望在於新一代世界觀的培養。完成華德福( Waldorf)培訓及瑞典布隆貝格韻律運動( BRMT)課程後,曾與朋友成立幼兒教育中心實踐教育理想。

mailto:feature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