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我不再尋死

贊助商連結

潘書韻, 22歲,中文大學中文系畢業生,現職補習社導師。
自小父母離異,由嫲嫲湊大,自卑感令她想不開封閉自己,抑鬱令她曾想過自殺了結生命。
幸好媽媽再度出現在她的生命裡,亦令書韻開懷。
畢業後,她當義教老師,希望幫助有需要的人。

成日話細路仔仲細,邊會意識到壓力大,點會識自殺。識,因為我小學時期就試過。未讀小學,爸爸媽媽就離婚,個官判咗我跟爸爸,自細就由嫲嫲湊大。爸爸每星期會來探我,帶我去玩,我會扮到好開心,唔想他擔心我。但,我知,我係扮。
我係早熟嘅細路,我知自己同其他小朋友際遇唔同,唔明白個天點解咁唔公平。學校活動、家長日,人哋有父母參與,而我永遠得嫲嫲,同學無論點都好,起碼都會有父母的關心,但我就好似咩都冇。
屋企人好錫我,不過嗰陣諗唔開,只想要父母。堂妹同我完全相反,佢家境好又幸福。佢爸媽買玩具俾佢,會買多一份俾我,令我更唔開心,覺得係佢哋可憐我、施捨我。細個我好憎堂妹,因為她係受上天眷顧嘅人,亦提醒我自己有幾不幸。
我細個喺學校冇朋友,同學蝦我,覺得我智力有問題。唔想讀書,成績好差。老師有搵過我傾,都唔可以話傾,係質問。學校有個小老師計劃,就只得那個大姐姐耐心地教我。
中間有幾年,我冇見過媽媽。嫲嫲會叫我唔好再掛住媽媽,係佢拋棄我。無論我憎唔憎媽媽都好,我都唔想知,我唔想做磨心。細個好傻,覺得他們離婚係唔係關我事?究竟我存在,有咩意義。我思想極負面,每一晚臨瞓前都會偷偷地喊。每年的生日,我會許願希望我唔使再過下一年的生日。
記得父母剛分開,係我第一次想死。我企喺窗台前,望住樓下喺度諗,如果我依家跌了落去會點?嫲嫲以為我貪玩,救番我。小四那年,我又試過儲零用錢去買炭,想學新聞咁去燒炭。我好希望自己可以快點離開世界,人生就不會再痛苦。
直到社工安排,我見番媽媽,感覺好熟悉又陌生。後來我明白她都有她的苦衷,身體有病痛,日子亦不好過。她叮囑我要好好孝順爸爸,過去的事就由得佢過去。我開始努力讀書,主動認識不同的朋友,我亦順利升上大學。現在,我會做義教,幫助一些基層,我會關心埋佢哋嘅情緒。我的童年未必同佢哋一樣,但各自承受不同情緒和壓力。我希望幫到他們,就如幫當初的自己。

撰文:黎雅婷
攝影:葉漢華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