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委會剛發表報告,指在車用燃油市場有多個「十分罕見的特徵」,導致燃油價格偏高。(《蘋果日報》圖片)

壹擋專政

為政府背負高油價罪名的油公司( 2017/5/11)

贊助商連結

「競爭是好的,不過有些範疇就算是明顯違反競爭原則,政府也必須要令市場高度集中,方便控制。」基本上,這是所謂競爭政策的原意;香港有不少高度集中,缺乏競爭的市場,都是出於政策設計,亦被豁免於競爭法以外。有些政策,明目張膽設計出高度集中市場;但也有些是從表面看是不着痕跡的政策,結果令市場高度集中,政府置身事外,經營者卻背負了合謀的不白之寃。

上星期,競委會發表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報告結論指:「競委會指出多個相信有礙競爭的問題,這些問題很可能是造成香港車用燃油價格偏高的原因。」究竟競委會指出「有礙競爭」的因素是什麼?請容許我暫且賣個關子;不過可以肯定是,這份報告變相否定了所謂「加快減慢」和油公司「合謀定價」的指控。
競委會報告劈頭就指:「香港的市場有多個十分罕見的特徵。這些市場特徵不但極不尋常,亦是探討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競爭狀況的關鍵所在。」
所謂「十分罕見的特徵」,一共有七個,包括(一)「零售商高度集中」、(二)「縱向結合度高」、(三)「成本結構類似」、(四)「進入市場及擴建業務的門檻高」、(五)「單一汽油產品供應」、(六)「私家車駕駛者數目少」及(七)「高度依賴零售」。
除(五)「單一汽油產品供應」以外,另外六項在很大程度上,都有莫大關連。其實報告六大建議,有五個是針對油站用地或者油庫用地而提出。最後一項,卻是為了競委會自身的調查研究權力而提出。換言之,可以用梁振英的名句「一切都是土地問題」,來概括這份報告。
正如香港的地產發展商一樣,明明政府才是龐大土地收益的最終受惠機構,卻背負了地產霸權的所有罪名。高油價明明是政策設計下的產物,在公眾眼中,油公司卻是戴罪之身。
香港政府一向以來都是以限制私家車,要市民盡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為運輸政策的最高原則。政府甚至不惜導致違泊,也要逐漸取締市區公眾泊車位。另一邊廂,政府透過徵收極高比例的燃油稅,以增加駕駛私家車的成本,也是政策手段之一。在車用汽油價格當中,每公升有$6.06是政府的稅項。報告以 2016年的車用汽油平均零售價$14.77計算,稅項已經佔了四成有多。
零售價七除八扣之後,才是油公司的純利。報告亦指出,由 2005年至 2016年,油站投標價平均上升 117%。記得十多年前,油公司已經說,土地成本佔了稅後純利的大半,加上折扣和其他人工和成本,油站的真正純利,其實一點也不高。
政府令車用燃油價格高企,衍生出不少副作用,其中之一就是香港油站只有供應 98辛烷值的汽油。諷刺是競委會建議在招標條款中,加入要求中標者提供 95辛烷值的汽油。不過,假如問題是出於政府為了促成既定政策目標,透過土地供應間接控制市場結構,我見不到這點微調會對零售市場有什麼重大影響。反之,由上而下地要求油公司轉用更低成本的汽油,結果也只會令油公司利潤增加,最終背負黑鑊的,仍然是私營企業。這就是香港的政治經濟常態。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