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眉善目的觀音像,有安慰人心的力量。

老字號

波瀾不興 佛慈齋素食館 地址:元朗福康街 22號地下 電話: 2479 3686

贊助商連結

元朗炮仗坊,以公園為中心,園中老人盤踞,下棋賭博論世情,紛紛擾擾。粥店麵檔茶記環抱,眾生提箸共食,沸沸揚揚。紅妝女郎煙視媚行,浪盪街角。各路小巴循環往復,絡繹於途。紅塵萬丈,惟坊內一家齋菜館佇立多年,一貫素淨安穩。菜館主人,非得道高人,只是凡夫俗子,烹調齋菜,不為高貴的信仰,只為汲汲營營的俗世生活。誰料柴米油鹽才是道之所在,在行住坐卧的日常中修得一顆面對成住壞空也波瀾不興的佛心。

浮世

元朗近年大興土木,鐵路由東邊伸延而至,豪華廣廈商場落成,繁囂如市區。
各類潮流商店一家接一家進駐,又一家接一家地結業,新陳代謝速度比得上旺角、銅鑼灣。
一片夢幻泡影之境中,有一家紋風不動的素食館。
門外高懸深綠色招牌,角落置放任有緣人傳閱的經書、唱片,落地玻璃內藏有寬闊的千呎空間。
推門而進,已被一幅莊嚴的「佛」字書法吸引,書法前是一座坐蓮觀音像,觀音兩旁,插放龍爪竹和鮮花。
如此素雅精緻的擺設賦予素食館一層脫俗的氣質。
菩薩低眉,像在俯視人間百態,悲憫眾生苦難。
眼前人間,無非一眾飲食男女。素食館早上迎來喝早茶的老人。
香片、壽眉、普洱、水仙,女工舀一杓子茶葉進壺子,灌注滾燙開水,熱力與茶葉相撞,沖泡出怡人的一口茶。
點心名目,跟外邊酒樓的一致,豉油皇炒麵、腐皮卷、春卷、叉燒包、腸仔包、粉果、魚翅餃等等,只是食材中的雞牛豬肉,都以大豆、麵筋或魔芋製作的素肉所取代,並加入三菇六耳、瓜瓜菜菜、豆腐鮮竹。新鮮即製,一掀蒸籠蓋,清香味道四溢。

中午客人,不少是佛堂信眾,聽道後,聯群結隊來吃飯。
豐儉由人,既有經濟客飯,亦有各種小炒。
廚房爐具跟一般中式廚房的一樣,風機開動,火舌猛烈,炒粉麵飯,俱有鑊氣。
花枝片炒西蘭花,瓜菜碧綠,素肉細薄,澆上薄薄一層芡汁,精精細細;蟹肉炒桂花翅,芽菜爽,素翅彈,交織複雜口感;南瓜牛丸煲,煲蓋一掀,豉汁香氣四溢。至於晚市,多是家庭聚餐,湯羮翅酥炸煲仔素肉,不比外邊的選擇少。門口的齋滷味檔早午晚無休,廚房邊煮,檔子邊賣,豉油齋、酸齋、齋鮑魚、齋叉燒、齋鴨,名字不同,色相各異,但本質不是麵筋,就是大豆纖維或腐皮。
味道有鹹有酸有辣,像零食般味道濃烈,吸引舌頭。
素食畢竟小眾,這家店子包攬三餐,讓有需要的人何時都找到果腹之地。




香片、普洱、水仙、壽眉,任君選擇。


十來款點心,一家小店來說,選擇算多。


茹素者重視惜物護生,桌上廚餘較少。


大千世界俱是夢幻泡影,甚麼才是真象實相? 緣起

素菜館開業二十七年,由梁氏四兄妹打理。
祖父梁麟書早年在流浮山種田養豬,經營過福食,播下以飲食營生的種子。
父親梁衍祥昔日與母親江秀萍在元朗大橋街市賣菜為生。
終日為生活而奔波勞碌,無閒理會子女學業,四個孩子十來歲已經無意求學。
大哥耀宗最先出身,中三畢業後,在工業學校讀過一年機電課程,無以為繼。
當時元朗有家叫妙香齋的素食店,時常向梁母購入瓜菜,因而交了朋友。
店主見耀宗長得高大,侍母在側亦見敦厚品性,無疑是學師良材,於是向梁母探聽意向。
「可能阿媽覺得做齋鋪無咁易學壞,唔似得出面嘅酒樓咁複雜,個個落場都喺宿舍賭錢,所以叫我去齋鋪做。」妙香齋廚房與一般中菜館架構相似,職位同樣根據資歷,分為𡃁仔、打荷、砧板、滷味、二廚、大廚等。
耀宗做了數年,位至滷味師傅,四出跳槽,「出去跑下,因為做死一間,老細唔會畀好高人工你。」
後來在大埔一家齋鋪認識了前妻,前妻去英國進修,戀愛大過天,不顧一切,伴佳人遠渡重洋,在伯明翰一家外賣店工作。
在彼邦待了兩三年後返港。原來那時父母已在元朗壽富街開了一家齋鋪,叫佛慈齋素食館。
因為經營有道,三百呎丁方店仔,不敷應用,於是在附近的福康街置千呎分店,着他回港幫手。




南瓜牛丸煲,豉汁香氣四溢,$62。


蟹肉素翅,芽菜素翅炒得條條分明,具口感,$75。


菜粒鹹魚炒飯,鹹香可比真鹹魚炒飯,$75。


紅紅綠綠瓜菜切粒,作為多款食物的餡料。


素肉多來自台灣,加工調味切絲。

父母賣齋菜,非無中生有,一切有其因緣和合。
1990年,他們在大橋街市賣菜時,結識了某寺院法師,彼此投緣,再拉攏兩個朋友,促成美事。「我做齋出身,可能父母為咗我將來鋪路啩。」
父母未曾言明初衷,但耀宗早意會其一片好意。
那時做燒味出身的二弟毅耀早就回家幫手。「始終我做過雜,諗到啲變化出嚟。」
素食館照顧茹素者、清修人士三餐,早上供應麵包點心滷味,中午設特價碟頭飯,晚上則有小炒套餐,菜式多以三菇六耳、瓜菜和素肉配搭而成。
兩兄弟依循父母所託,默默打理齋鋪。後來三妹蕊賢、四弟耀強也循兄長之路而來。




春卷、腐皮卷、蘿蔔糕……新鮮製作,香口惹味。


梁母江秀萍,七十一歲,午後落鋪,為兒女看顧滷味檔。


梁家上下,丁點火氣也沒有,這些勸世箴言只是擺設。

耀強本在西餐廳學師,母親認為與其要兒子受人氣,不如由自己人調教,「佢走去學師,學極都五千蚊一個月,我話你學咁耐都係咁少錢,不如返鋪頭跟師父學師做點心。
我話朝早好早起身㗎喎,佢話得㗎啦,無話嫌。」其實去到哪裏,都是要捱才能出頭,「佢師父成日唔教佢,一味要佢切嘢,切到手痛,返到去成晚係度搽油。
佢自己諗諗下走去返學,上烹飪學校學整點心,整整下叻過師父,咪自己做埋。」
至於三妹,一直在樓面理事,不入廚房,「我屋企好得意㗎,哥哥細佬煮嘢食好叻,我同阿媽反而唔識。」
齋鋪不但凝聚了家人,把深深的親人緣分再結一重,也廣結了五湖四海的珍貴人脈。
「老闆、老闆娘人好好嘅,當我哋仔女一樣。」在這裏工作了十七年的琳姐說。
生意順境,有餘裕,梁父慷慨地請全店員工去澳門、台灣旅行。
沒有外遊的一年,也至少舉店郊遊,或吃一餐豐富的。
三妹說這是為了答謝員工出力出心的付出,「我哋畀嘅人工唔會好似出面酒樓咁高,但佢哋都肯留低,係人情味嚟。」
像琳姐這樣的長情夥計,這裏比比皆是。她們不知不覺間為齋鋪編織另一重善緣。
「鍾意呢度,因為呢度啲阿姐個個都好好。老闆?反而我又唔太識喎。」
元朗街坊黃太幾乎每周都跟丈夫、兒女到這裏用膳。




1993年,福康街分店開業。左起三妹、梁母、梁父、二哥。


梁父(左三)重情,幾乎年年請員工出遊。員工琳姐(右一)至今仍在店內工作。圖是某年遊澳門時拍下的。 無常

像黃太這樣慣性茹素的善男善女,元朗不缺。
皆因這區多古老村落,歷史淵源深遠,凝聚了一班固守傳統的居民。
每年不同圍村都有打醮活動,鄉民都會吃素盆菜;區內藏有不同佛堂道場,善信禮佛後,不吃葷腥,只吃齋菜,洗滌口胃,拂拭心靈,尤其在每月初一十五、一年三次的觀音誕等日子。
這造就素菜館有一定客源。
加上家庭式經營,夥計個個眼到手到心到,張羅食材、設計菜式……
連用一張桌布,都諗過度過,精打細算,讓店子穩健成長。
所以在回歸前後,正當人人為前程憂心忡忡時,梁氏卻向前邁步,在天水圍開荒,設分店,由大哥二哥打理。開風氣之先,自然佔盡優勢,生意日隆。但始終敵不過地產霸權,被嚇人租金趕走,三妹說:「賺幾多都係用晒嚟交租,不如唔做。」
大哥二哥回來舊店,四兄妹像以往般合作。三妹說:「可能我哋性格似阿爸阿媽,大家分工合作,唔會有大意見,唔會好似出面咁爭呀,你股份大啲,我多啲嘢做,你做少啲……唔會有呢啲情況。」
他們不只性格不爭,還波瀾不興。
前年母親節前一晚,梁父離店回家休息,臨走時跟各人說晚一點請吃消夜。
誰知腳步一出齋鋪,整個人突然攤軟下來,門外俱是等位的熟客,呼叫傳話:「老闆暈咗!」
廚房中的大哥二哥、樓面的三妹即時跑出門外,照顧老父。
白車未及送院搶救,父親已經斷氣歸天。




大哥梁耀宗,四十九歲,十來歲學做齋菜,滷味、小炒,樣樣在行。


二哥梁毅耀,四十六歲,素菜館一開業已坐鎮其中。


三妹梁蕊賢,四十三歲,專職樓面。


四弟梁耀強,四十一歲,專職點心。

眾人整理情緒,打點後事,只休息了一個早上,十一時已經復業,如常工作去。
三妹說:「第二日係母親節,好多人訂咗位,預晒材料,唔開唔得。」
波瀾不興到底是表象,水底的暗流,只有自知,三妹說:
「唔習慣㗎。因為以前佢會幫我哋去街市買菜唱錢,阿姐收工,佢就上閣樓睇報紙、馬仔,睇到七點,佢自己返屋企食飯。
嗰段時間唱錢又無人唱,買菜又無人買……」
雖然並非教徒,但做齋菜多年,信仰不知不覺影響了他們,「好突然得嚟佢又好有福氣,好多人要捱苦住老人院,但佢咩都唔使。佛教徒安慰我哋,話佢積落好多德,所以好走,佢唔辛苦,做仔女嘅亦唔使咁辛苦照顧佢。」




豉汁茄子黃花魚,黃花魚實是以腐皮、紫菜為皮,以腐竹蓉為肉,$70。


花枝片炒西蘭花,精精細細,味道清新。


門外急景殘年,門內靜謐觀自在。

父親猝然離世,讓兄妹反思生活。
以往各人雖天天聚首齋鋪,但總是各有各忙碌,「你睇我哋未停過落嚟,雖然唔係好爆棚,但車輪轉咁,不停有人嚟,尤其中午,點都要派飛等位,係好繁忙嘅節奏,其實都好攰。」
鋪頭長年運作,各人只能輪休,假期有時形同虛設,「你放假,但公司仲運作緊,一有問題就會打畀你,訂咗貨未呀,留咗嘢畀個客未……」
休假日不同,兄弟姊妹難以找一天團聚。
父親離世後,眾人決定星期二休業,見面吃飯,不再難夾日子。
在無常的生命中,如何覓得心靈的安穩?
或許透過掌握日常。




梁氏一家融洽和氣,遺憾是父親前年猝然離世。


佛堂善信聯誼聚餐。


員工琳姐說,這裏各人像兄弟姊妹,沒有老闆員工藩籬。 佛慈齋素食館

地址:元朗福康街 22號地下
電話: 2479 3686
營業時間: 8:30am-9:30pm(周二休息)
註:茗茶$8,免收加一(初一、十五、假期、佛誕除外)

撰文:周燕
攝影:邱覺達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