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錦偉應該會喜歡這張相,因為他在相中顯得很渺小,人在自然中也如斯。

綠色生活

詩人•日常•南丫島

贊助商連結

雨,叫南丫島的寧靜起了波瀾。
那是陰天,他照樣騎着單車出門,按着平常的路走去,聽到鳥在樹枝鳴叫,雨後的牛蛙躲進了陰冷的草叢,也在吽吽叫。
只憑聲,陳錦偉就認出牠們:
鵲鴝、紅耳鵯、白頭鵯、珠頸斑鳩與牛蛙。
陳錦偉是詩人,觀鳥十餘年,現職生態教育機構環境事務主任。
九年前,他隨妻子搬到這個小島,紮根在斜坡上小屋,平日徒步或踏單車到榕樹灣大街的小店工作。
今年,他五十三歲,日益享受島上生活。

在南丫島過天  1.細小的美

「南丫島很小,搬來近十年,仍有許多地方未曾到過。一個地方多大多小並不重要,有沒有用心去欣賞這個地方其實才重要。像中國人說的:『室雅何需大』,只要用心看,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美麗」,陳錦偉微笑說。

2.由健康早餐開始

清晨六、七點,他就起床,出門跑步健身,散步看雀。之後便到 Lala Mama’ s吃早餐。這間店的店主是他的鄰居,平日喜歡研究美食,提倡輕素食,店內充滿格調,環境寧靜,他平時會帶一本書或與妻子閒談慢食,最愛店內的 All-day breakfast,簡單的調味配上一杯熱咖啡,為島上生活增加了一份寫意。
Lala Mama's
地址•榕樹灣沙埔舊村 27號 A前鋪










3.看顧「部落」

那天,吃過早餐,我們一起走至長街盡頭,見到一間淡黃色小屋,牆身畫了小鳥與海龜,沒有招牌,只醒目地寫上「南丫部落」的店名。那是生態教育及資源中心在南丫島開設的小店,平日若不需回公司執勤,又不需出國考察,他就會留在島上店內工作。店內專售環保生活品與保育生態叢書,也出售由他設計的動物 T-shirt、藏書票、文件夾、明信片與攝影作品,同時設有二手書架,不時開設工作坊,以推廣自主生活與環境保育。
南丫部落
地址•榕樹灣大街 92號 A地下













4.下了班寫生

吃完早餐,這天他不駐店,在家中拖了一架單車,說要跟記者一起遊島。島上住了許多外國人,金髮碧眼的小孩也不怕生,碰上路人往往一笑了事,有時還會跟人搭訕幾句,玩在一起。陳錦偉說,南丫島住了十多個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如同小小地球村。我們在街上遇到正在寫生的島民,他說,這個外國畫家其實是銀行高層,家住南丫島,放假時就出來寫生。南丫島一直是寫生的好地方,山路起伏多,高低錯落,西面有日落,還有豐富的人文景觀可作取材。

5.再來一杯豆漿

走在大街,他說其實更愛行陰山,遇上壞天氣便會改到大街盡頭的「 cable路」散步。「 cable路」是南丫發電廠建成時,新鋪的馬路,主要供電廠維修車使用,平日無車,路既闊且平,成為人們踏單車與散步的好去處。記得一次,他踩單車直至氣喘如牛,身上只得幾個硬幣,便在路旁一間賣豆腐花的老店坐下,叫一杯豆漿解渴。店主是個婆婆,見他飲得急,一頭大汗,又倒了一杯給他,叫他慢慢飲。他翻了翻褲袋,只夠付一杯豆漿的錢,於是推說不要了。
「阿婆知我無錢,還是要我飲,最多下次再付錢。」陳錦偉說就是這杯豆漿的溫度,以後他踩單車,總是再來買一杯。豆漿由人手煮成,鮮甜可口,近年已成島上的名物了。
南丫島阿婆豆腐花
地址•榕樹灣大灣肚 1號










6.觀鳥人的背包

最後一站,我們看鳥。每次看鳥,他都揹一個背包。那天他揹着背囊踩單車,狀若輕鬆,於是記者問他借背囊一揹,發現原來像石頭一般沉。他見狀一笑,自背包中掏出了大支裝的水、專拍攝小鳥的相機連大鏡頭,與觀鳥的望遠鏡,怪不得那麼重。










行山 他的另一個人生

五十三歲卻長得像三、四十歲的人,陳錦偉一身黝黑,剛在哈薩克回來。
這趟出差,他去了看哈薩克大草原,草原面積有三個香港之大,羚羊、大鳥、猛獸奔馳飛翔,自由自在。他覺得當下自由像人之初。他說,自己在屋邨長大,父親行船,是船上的大廚,一年只回家幾次。母親全職照顧他們四姐弟,他排行第三,在兩個家姐之後,又是大仔,得到了最多寵愛。
小四那年,父親行船回港,送他一部日本單鏡反光相機,型號很新,很奢侈地,他小學已擁有第一部單反相機,並開始迷上攝影,閒來無事就拍人像、昆蟲與屋邨風光。到了中學時代,娛樂不多,他把活力轉而發洩到山野之內:行山,露營,通山走,常常一個人跑到大浪西灣露營,感受天地之大。
畢業後,野孩子學做大人,試過做攝影助手,工時長,覺得無聊,便轉到大銀行做設計師,一做二十年,設計過不少紙幣,高薪厚職,生活卻平淡如水。 2010年,他四十六歲,一場大裁員,迫使他重新反思人生。被裁那天,他收到一個電話,「在沒有網絡的年代,關注生態資訊只能主動參加行山活動,於是早期便認識了一班關注生態的朋友和機構。那天,大裁員的新聞一出,生態教育及資源中心的辦事人就找我,問我要不要來中心幫手」。
那年是他的轉捩點,離開銀行,轉行成為生態環境事務主任,又從西貢搬進了南丫島。

現在一星期總有一、兩天,他會坐船出城去濕地工作,記錄生態情況;一年又有一、兩次,飛到國外不同地方公幹,參觀原始森林、國家公園,並將收集到的資料整輯成生態旅遊書,鼓勵大眾欣賞與保育生態環境。有時,他更會擔任生態領隊,帶學生到不同地方,走進叢林熱帶,把自然的奧秘盡收眼底。鳥、野獸、大山大海成為了他的工作、興趣、日常與生命。經歷過兩段婚姻,從城市生活走到小島的平靜,他知道那是生命的另一階段。今日島上風光,歲月靜好,寓興趣於工作的生活對他而言得來不易。他常仰望天地,半百人生與旅居野外的經驗令他明白人之渺小,然而愈是渺小愈要活出生命的堅韌。
「我是個悲觀的樂觀主義者」,陳錦偉笑道。陽光把他曬得黝黑,笑起來眼角的魚尾紋更深了,他像只有三、四十歲的人,說人生像行山一樣,愈行會愈有勁。今日,行山見山是山,且行且吟──行山,拍照、作詩,沿途學做人。




麻鷹:陳錦偉喜歡猛禽,振翼高飛、雄赳赳的鷹因此成為他愛的鳥類之一。南丫島上不乏麻鷹與鳳頭鷹,他捕捉到了牠們不同的雄姿。


鳳頭鷹


燕雀:公園放雀伯伯最愛飼養的品種,又名花雀,體形纖小,嘴圓錐形,適應力好,叫聲清脆、可愛。


紫嘯鶇:紫嘯鶇,大家應該對其叫聲不會陌生,牠往往會在天未光或入夜前發出如同口哨般的聲音,多數棲身在山澗之中,於是又叫山鳴雞,毛色呈紫,顯得高貴美麗。


藍磯鶇:藍磯鶇雌鳥背面呈灰藍色,腹面灰褐,身上長滿了黑色的鱗片,在地面行動時,像麻雀一樣以跳躍方式前進,南丫島的藍磯鶇不大怕人,趨近細看,更覺其美。


野豬:多數住郊區的人都有遇見野豬的經驗,陳錦偉說野豬其實友善,只要不受驚嚇,與人同路其實亦無問題。


盧氏小樹蛙:香港特有物種,身體短小,長有保護色,可完全融入自然環境掩飾行蹤,防止被敵人發現。 自然書寫 一張書單

他家中堆了一書架關於自然書寫( nature writing)的書。
陳錦偉:「自然書寫始於十八世紀的西方,當時生物研究突飛猛進,人們對自然的理解多了,西方新文學運動又開始進行,人們開始用文學手法糅合生物與植物學的知識書寫自然。他們與我們小時候學的山水詩人不同,自然書寫的作品不以人為出發點,除去以人為中心的世界觀,而把荒野的價值表現出來,把人的價值放底。」




「南丫部落」出售了他自家攝影與設計的文件夾,簡潔好看。


陳錦偉自資的自然書寫詩集。 

《巡山》,劉克襄作。
劉克襄是陳錦偉喜歡的自然書寫作家,《巡山》亦是台灣首本描述山岳萬千姿態的主題詩集。陳錦偉因深受其影響,故以書寫香港山岳為已任,自資出版了遊歷香港高山時創作的詩集《行山》,書中寫了 26首山詩,表現了人活在城市心在野的感受。



《馬來群島自然科學考察記》, Alfred Russel Wallace作。
這書成書於一百五十多年前,作者因與達爾文共同發表「進化論」而馳名,曾用八年時間遊歷馬來群島,採集了超過十二萬種生物標本,這書最後成為自然歷史經典作品。陳錦偉說,這書反映了人對自然生態的鍾愛與熱情,使他深受打動。



《尋熊記:我與台灣黑熊的故事》,黃美秀作。
作者自九十年代始,為學院工作開始研究台灣黑熊,一個女子長期走進人迹罕至的國家公園深處,逐熊而居,置身荒野,此書集其在野外研究期間的筆記,書中記下了台灣黑熊的習性、台灣原住民的真實情況,同時反映了作者為夢想所付出的無比勇氣。



由上至下:
《消失中的亞熱帶》,劉克襄作。
《野果》, Henry David Thoreau作。
《沙鄉的沉思》, Aldo Leopld作。
《瑞秋.卡森-自然的證人》, Linda Lear作。
《風鳥皮諾查》,劉克襄作。
《永遠的信天翁》,劉克襄作。
《瓦尔登湖》(港多譯:《湖濱散記》), Henry David Thoreau作。

撰文:黃雅婷
攝影:鄧廣基、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