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這個富庶的城市,信奉自由市場的一群人心目中,讓錢跟學生走,才是真正的公平和公義。(《蘋果日報》圖片)

壹擋專政

教育的供應側革命( 2017/5/4)

贊助商連結

吳克儉,可能是特區政府的新低點,所以也有許多人關注下一屆政府教育局局長人選。上星期,《眾新聞》獨家專訪陳美齡,隨後大半天,是排山倒海的討論。

請不要誤會,我不會以民調表現來評論吳克儉的功過。畢竟,我相信制度單一和壟斷,才是真正的根本問題。過去幾年間,愈來愈多有負擔能力的家長,都放棄本地的教育制度,甚至是傳統名校,轉而選擇國際學校和私校。另一邊廂,不少機構見到需求增加,投入供應的一方;由幼稚園到小學中學,都有人作出不同嘗試。
特區的教育制度,可以算是「政府失效」( Government Failure)的經典案例。我相信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由上而下的單一而壟斷的教育制度,既不可能滿足到所有孩子的需要,也不可能滿足任何一個孩子的需要。
曾幾何時,在信奉自由市場的一群人心目中,學券制,讓錢跟學生走,可以從供應側改革被官僚扼殺了創意和自由的教育制度。然而事實反映,在香港這個富庶的城市,要是政府不願意推行改革,家長和辦學團體早晚也會嘗試投資突破缺口。
學券制已經不是教育供應側改革的問題。教育是香港政府最主要的經常開支。以 2015/16年的實際數字計,納稅人花在教育上,每個小學生平均每年開支為$46,378,而中學生則為每年$65,957。有人認為,香港教育問題是出於開支不足。十年前,納稅人在每個小學生每年平均開支為$24,006。十年間,以人均計小學教育開支增加了 93%,今天的小學生是更加幸福,還是更無奈?

錢是既出之物,問題是對於那些經濟能力未能負擔的市民,社會是否要還他們一個選擇權?假如相信教育是社會流動性的最大因素,目前香港遇到的深層次矛盾,根源為何不言而喻。十多年前,我和不少朋友討論學券的構想,遇到的回應有點出乎意料:「既然選擇導致社會階層差異擴大,消除選擇,才是建立平等社會的唯一方法。」對不起,我相信還每個人應有的選擇,讓錢跟學生走,才是真正的公平和公義。
據說陳美齡提出了 40個改革香港教育的建議,可是香港的中、小學生,加起來有 70多萬人,一種教育方式,又怎可以讓所有人的需要都可以得到照顧?最近跟一家新成立的教育機構,晉德書院教育基金的創辦人討論過香港的教育需求;他們希望提供糅合傳統中醫語文及文化的國際教育,甚至乎邀請了國際級的教育學者,研究教育的方法、訓練師資和開發課程內容。這種由下而上的改進,才是香港所需要的;雖然最初只有部分學童受惠,但要是出現整個制度的開放改革,讓百花齊放,得益的將會是我們下一代。
以生命改變生命,幫得一個學生,就幫一個。最理想的教育制度,應該讓供應側,即是辦學團體和教師,有自由和資源,去盡量滿足不同人的需要。請容我大膽講句:「與其去當局長,陳美齡小姐要是去創辦教育機構,成果或許會更加明顯。」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