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角度

公屋變居屋 藏富於民( 2017/5/4)

贊助商連結

前文提到出租公屋已完成歷史任務,政府實應把用作興建公屋的土地轉作興建居屋,協助市民首置或「上車」,這樣才有望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消消年輕一輩及「無殼蝸牛」的怨氣。

由 1996年至 2016年,公屋住戶由 65萬增加至 76萬,但居住在公屋的人口反而由接近 240萬下跌至 213萬。公屋明顯已被人濫用,不少公屋居民透過離婚、分戶等方法,申請多一個單位,令每人的居住面積大幅增加。
此外,由於房委會實施富戶政策,公屋居民為了逃避繳交雙倍或市值租金,把個別家庭成員除名,只留下年老、體弱、殘疾及低收入的家庭成員,以免收入或資產超出上限。事實上,富戶政策缺乏成效,年滿 60歲的「長者」,即使收入高達 10萬元,仍然可以獲得豁免,繼續住在公屋,個人享受數百呎居住面積,直至終老。
過去政府興建公屋,補貼低收入家庭住戶,令香港的工資較低,協助香港發展工業。可是,現在香港已由工業城市轉型至服務中心,政府是否有需要繼續補貼僱主,令低收入階層的工資無法提升?
現時單身人士申請出租公屋的每月最高入息限額(包括僱員 5%強積金供款)接近 12,000元,遠遠高於全港一人住戶每月 8,500元的入息中位數。這又難怪十多萬個單身人士申請出租公屋,個別擁有專上學歷的申請者,情願工資停留在低水平,以免失去申請公屋資格。
現時最低工資已調升至每小時 34.5元,不少基層工作(包括保安和清潔)每月工資已超出申請公屋的上限,故此缺乏吸引力,以致這些行業不時出現勞工短缺情況。公屋制度不單損害香港的生產力,製造勞工短缺,還製造貧窮。公屋住着大批低收入(或無收入)的獨居長者,他們缺乏家庭支援;年輕人不思進取,為要符合申請入住公屋資格。
事實上,港人置業需求遠多於租住公屋的需求,以現時香港勞工短缺、失業率只得 3.2%的情況,正常人只要勤奮工作,每月要賺取 12,000元並不困難。現時香港就業人士每月收入中位數是 15,000元,一對夫婦勤奮工作,每月收入應有 2萬至 3萬元。只因二人家庭申請公屋的入息上限是 18,263元,才令不少夫婦放棄較高收入的工作。若然政府將公屋改為居屋出售,相信大部分申請公屋的家庭都有能力購買。
過去政府為了增加香港的自置居所家庭比率,推行「租置」計劃,把公屋出售給租戶,又把部分公屋單位改為居屋出售,反應十分理想。新一屆政府若要認真處理香港的住屋問題,便不應把用作興建私樓的土地改為興建港人「首置上車盤」,而應該把公屋用地改為興建居屋,每年 2萬多個供應,讓更多綠表和白表申請者中籤,以滿足港人置業需求,這才能有效壓抑私樓價格繼續攀升。
未來幾年,房委會興建公屋每單位的平均成本由 70萬元至 100萬元。若把這些公屋變成居屋,售價由百餘萬元至 300多萬元,政府及房委會已有一倍以上的利潤,售價亦是一般市民(包括公屋申請者)可以負擔的水平。公屋變居屋,不單減輕房委會財政壓力,又可以藏富於民,鼓勵市民勤奮工作,儲蓄首期認購居屋,退休後有物業作安老按揭,並可以壓抑「劏房」、二手居屋和公屋的癲價,確實一舉多得。



林本利 
曾任教於理工大學,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 http://www.livingword.edu.hk 
作者網誌- http://lampunlee.blogspot.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