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訪港,保安費用以外,每天花二百萬元。

壹觀點

禮賓處的開支( 2017/5/4)

贊助商連結

香港易手將近二十年,梁振英政府籌辦七月一日慶典,預算將耗公帑五千五百九十二萬元款待「典禮嘉賓,包括外國顯要」。論國際意義,這樣的慶典其實輕於鴻毛,怎會有「外國顯要」惠然肯來。那筆巨額接待費,無疑多是供北來「貴賓」受用。

據政務司長辦公室透露,去年禮賓處接待「貴賓」,共花七百萬元,其中五百七十八萬用於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按張德江訪港前後不滿三天,即保安費用以外,每天花二百萬元,一天花費足夠香港一個四人中等家庭衣食住行三年而有餘。七月一日北來的「貴賓」,料是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地位比張德江高兩級,然則五千五百九十二萬元的接待費,可算「合情合理」。
立法會民主派議員陳志全批評當局接待張德江過於奢侈:「國家主席習近平鼓勵節儉,梁振英政府這樣浪費公帑,是不得不爾還是乘機求媚?中央政府會高興嗎?」這不是民主派議員應說的話。
南朝宋武帝有儉德,「被服居處,儉於布素,游宴甚稀」。嶺南一個太守曾獻上精美細布八丈,武帝惡其奢侈,「以布還之」,並下令有司彈劾那太守。於是天下「莫敢為侈靡」(《資治通鑑》卷一一九)。

又唐太宗曾巡視蒲州,刺史趙元楷有心求媚,盛修城郭樓房,養羊百多頭、魚幾千尾,準備款待貴戚。太宗見狀,面斥趙元楷:「此乃亡隋弊俗(這是亡國隋煬帝發起的奢侈惡習),今不可復行!」趙元楷又慚又懼,幾天食不下咽,一命嗚呼(《貞觀政要》卷六)。張德江是中共中央要員,假如不欣賞梁振英政府那樣浪費公帑,怎會對梁振英讚不絕口;梁振英政府又怎會再接再厲,五百七十八萬元接待張德江之後,又準備五千五百九十二萬元接待習近平。

當然,習近平據說「提倡節儉,反對鋪張」。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他往河北阜平縣探訪貧家之後,回賓館吃晚飯,新華社就大肆宣傳「總書記晚餐餐單儉樸,四菜一湯:紅燒雞塊、阜平燉菜、五花肉炒蒜薹、拍蒜茼蒿、豬肉丸子冬瓜湯,主食水餃、花卷、米飯、雜糧粥。」這樣豐富一頓飯,對中共領袖來說,顯然是「節約」得可以為天下法,充分體現他們之關懷人均年收入不過九百元的阜平民眾。不是習近平這樣「反對鋪張」,這樣「克儉克勤為人民服務」,中共領袖怎會來港三兩天,少則吃港人膏血五百七十八萬元,多則吃五千五百九十二萬元。
四月二十八日,中共駐港辦公室法律部長王振民批評香港人說:「全世界辱罵中國制度最厲害者,不在歐美,而在香港。港人對國家的制度,應有最起碼的敬畏。」假如香港禮賓處的開支,就是所謂中國制度的注腳,這制度的確可畏,只是可畏不等於可敬:這一點,王振民不可能明白。

    文章標籤

    壹觀點 禮賓處的開支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