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舊屋苑 綠的可能

贊助商連結

二戰前,工業革命引起污染問題,人們生了花園城市的建築概念,但隨工業化,經濟改善,人口急增,又轉向了機械城市發展──我城亦然,以鐵路為骨幹,樓房往高空發展,超高密度,講效率,不講環保。
然而,全球暖化逼在眉睫,建築和屋苑必須回應問題,但城市規劃、已建好的樓房不能推倒重來,舊屋邨如何能變得環保?

置富十景

三年前仍任職中大城市研究課程副教授的姚松炎,沒有放棄舊屋苑,花了半年時間,構思了切合香港的「四零方案」,寄語零耗糧、零耗水、零耗能與零排廢,並在香港南區的置富花園推行,希望透過不同措施,令屋苑變得更環保。而置富花園只是一個示範,目的是其他屋苑能夠仿效。三年過去,「四零方案」到底成功與否?
又是否能落實執行?我們走進置富花園,了解他們的綠色計劃。

一 魚菜共生

置富有個大池,老人倚池邊漫步,周圍綠意盎然,池塘上放了許多花盆,正待發芽。姚:「這個魚池在開邨時已設計好,有水簾設計,正好用來作魚菜共生。」魚菜共生是傳統農耕法,聰明地使用魚池的排泄物來為菜田施肥,增加菜的養分,同時淨化水質。而香港不少屋邨都有設大水池,像置富花園般用魚糞施肥種植,是相當好的方案,這兒亦見成效。

二 置富食景

「食景,簡而言,就是可以食的景」,姚笑說。置富花園當中有三公頃土地為園林,於是他們把原本種植花卉的地方改種可食用的植物,如秋葵,後來又引進茄子、紫背天葵與辣椒。由清潔工人、保安和花王幫忙種植,居民可自行採摘,成品不錯,「反應」不錯——很多居民會摘來烹煮,大家亦自律,沒過分採摘。







三 耕種農圃

姚松炎笑說置富農圃有三種不同形式的耕作:「一種叫資本主義,居民可申請半年租約,租借農圃,自選種物,收成私有化。另一種是共產主義,在公眾地方種植,可以隨意採摘。最後一種是社會主義,由管理公司負責種,不設對外開放,收成了就以獎品形式分發給居民。」







四 枯葉堆肥

香港每日都會產生大量園林廢物,在「四零方案」中,花王與清潔工將收集花園的枯枝與枯葉作堆肥。「枯枝、枯葉自然分解後會變成有機質,益及土地,然而枯葉分解需時很長,需混合廚餘加速分解,它們同時也可減少廚餘發酵的臭味。」所以屋苑會收集居民的廚餘,以助枯葉堆肥。







五 社會主義的木瓜樹

每周置富居民都會把家中的舊報紙拿到管理處去,管理員會按重量蓋上印章,居民再以此換取屋苑種植的農作物。當中最受居民歡迎的是由花王細心種植的木瓜。訪問當天木瓜樹已經結果,然而尚未踏入盛夏,木瓜未熟透卻已長得碩大飽滿。

六 雨水一盒

多數屋苑一旦進行天台防水工程,工人都會買臨時水缸,然而工程竣工就會馬上丟掉新簇簇的水缸,所以置富將之當成雨水收集器,並於缸上連接膠喉以作淋花。

七 植物醫院

姚松炎構思了「再生閣」,其實更似植物醫院。如果居民自家種植的盆栽快將枯萎或是想棄置的話,可拿來再生閣,交由花王處理,每盆植物都貼上住客所住的座數,若日後植物「醫好」,居民可以回來認領,重新拿回家。這個方法得到居民支持,有時遇上家居裝修,他們也會把植物交給花王代養,更令花王和居民的關係變得更好。

八 環保閣

舊式屋苑地下空間因不能改變用途,於是長年空置,造成空間浪費。置富劃出三處作環保閣,當中設有漂書架、以物易物公告欄、發電單車,方便居民了解環保概念。成效亦見顯著,不少人拿二手書到書架,亦常有二手衫互換。







九 酵素清潔

置富的垃圾房兼作環保酵素房。居民會將果皮與鮮廚餘交到管理處,再由管理員與清潔人員做成環保酵素,放置半年後便可作清潔劑。每月有萬多升的製成品,正正用作全屋苑的清潔工程。

十 少年植樹

姚松炎走近一處園圃,笑說這是他兒子種的。那年風暴吹倒了小樹,於是他們想到了辦小型植樹日。讓抽中的居民自行種樹,特別是小朋友,可以體驗植樹的滋味。

「四零方案」的去向

能夠將一條舊屋邨變成環保之地,姚松炎花了很多心神氣力。
因為屋苑興建時並沒有加入環保概念,後期工夫的確不少。
且聽分享整個「四零方案」的始末,還有未來發展的方向。



Q:是甚麼使你開始關注環保與土地問題?
A:我那代人在物質主義背景下長大,沒有耕種概念,但讀書時無論是課程還是學會一直提起的都是「可持續發展」和環保建築,以前我總以為自己識好多。直至五年前,香港首辦大型農業論壇,有人請我去談香港農地問題,才發現自己其實並沒研究過農地,對此認知有限。於是我從四十年代的土地資料看起,讀到農地由當初萬三公頃跌至今天的七百幾頃,才意識到農地危機的嚴重性。
那是我的轉捩點,使一個環保建築的現代論述者真真正正走向了農業。



Q:建築與環保有沒有衝突?綠色建築真的存在嗎?
A:建築是人工化的一部分,就算多麼的「綠色建築」、「綠色設計」,在某程度上也一樣在破壞環境。雖然現在許多規劃師、建築師都會提到環保,想走向「可持續發展」,但往往做出來的都只是「假環保」,安裝 LED,做植物綠化牆等,其實只是換個角度的「新消費模式」,一樣增加了消費。那種做法只是兩害取其輕,但始終無法走出舊路,因為我們不可能單靠起樓去達到環保目的,我們要靠的是社區──從 green building變成 green community。同時需要有人去做一些技術支援,嘗試計算幾多公頃的農地,才足夠幾多層大廈的居民糧食自給,還有如果變回農地又會失去幾多土地效益,是不是值得……打了算盤,想通了,找到當中邏輯,找到一個合適的 model,那才是可持續發展的出路。



Q:置富花園有甚麼條件令它可推行「四零方案」?香港具備這種條件的屋苑多嗎?
A:很諷刺地(笑),置富成功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這裏沒有法團,只要有人說服了物業管理一方,管理公司首肯,就可以試行,減少了法團的手續與紛爭。另外就是置富的規模問題,我們共有四千多伙,二十座,有充分的空間與人數設立不同的方針與活動,因為規模大,成績也很明顯,對持續維持下去起了鼓勵的作用。
至於其他屋苑……我們曾經把香港的屋苑規模羅列出來,當中單位數目中位數為千多伙,意味有一半的屋苑是大於一千伙的,那些屋苑都可以作為「四零方案」的試點。



Q:「四零方案」有何重點,它的未來發展是甚麼?
A:它的重點先是源頭減廢,少消費,多珍惜,之後就是建立耕作模式,因為一個地方有了耕地,就可以處理廚餘。未來我們將會和家家士多合作,提供技術支援,幫助其他屋苑一起去推動「四零方案」。綠色社區需要三個成功因素,一是有心人,二是 model(模具),三是技術支援。

Q:「四零方案」對你有何自身意義?
A:進入議會後,發現議會文化就是:擺明都輸,但都盡力做給市民看,做盡力了,我就去輸,之後好,完了,句號了──這幾乎是我們二十幾年來,有了民主進程後的習慣。我想去改變這種議會文化,增加議會與社會直接的扣連。議政不單是議員提議,政府不接受就完,議政不止在講,同時要去做民間實踐,而「四零方案」正正就是一個實踐。

淘大的轉型

除了置富花園外,不少地方的舊屋苑其實亦一早開展了環保社區的工作,他們一些由區議員發起,一些由環境組織推動,雖與「四零方案」不盡相同,但同樣運用了舊屋苑的可發展空間,與居民一同推動環保。
其中一個出名的例子就是位於九龍灣的淘大花園,葉興國在該區擔任區議員已十多年。 2013年,他陪伴居民渡過了不堪回首的沙士時期。然而,眼前的淘大已經一洗當時頹氣,原本灰沉沉的大廈外牆漆上了明亮活潑的橙色,只是數年之間,它從疫症社區轉身一變成為環境局局長都帶頭參觀的環保屋苑。
「開初目的,真的是為了錢。十年前,最高紀錄,單是回收舊報紙,一年就有五十萬收益,現在沒有了,一年大概是十萬。其實有一些垃圾,並不真的是垃圾,用心點去回收,轉頭又成為了區內活動的經費,補貼了居民生活。」淘大花園亦是其中一個政府試行按戶購買垃圾袋的屋苑,居民非但沒有埋怨,平時更會自動洗淨回收物,才放到樓下的三色回收箱中。此外,花園亦自設高溫廚餘分解機,居民把飯後的廚餘收好,再下樓倒進廚餘收集桶中,如此自動自覺,自是日子有功,人們把回收視作日常的結果。




探進淘大的玻璃回收箱中一看,不少玻璃瓶都已清洗乾淨,甚至連招紙亦已經撕掉,足見居民的環保意識之高。


淘大的廚餘回收桶旁放了一個專門回收膠袋的桶,用以防止居民倒完廚餘後,隨手就扔手上的膠袋,十分貼心。


淘大花園的廚餘經廚餘機的高溫乾燥處理後變得像泥土一樣軟熟,氣味似泥膠,不少農莊都會定期到淘大花園收集,回去作施肥之用。 千呎田兆麟苑

另一屋苑是屯門的兆麟苑,於九十年代建成,當時已有千呎中草藥園圃。近年,環保組織「綠領行動」得到「可持續發展基金」支持在屋苑內推行廚餘回收計劃,居民每日自行收集廚餘放於桶內,再按量加入發酵粉,作密封處理,最後製成堆肥,用於屋苑的園圃,而發酵時產生的汁液亦會用作清潔坐廁或通渠之用。在推行的短短半年內,屋苑已成功收集了十噸廚餘,並成為田中養分,滋養了瓜果,亦開墾了千呎的農地,讓居民化身農民,一嘗耕種滋味。




兆麟苑中草藥園圃有機耕作下的瓜菜收成十分豐盛。


「綠領行動」分發給居民的廚餘回收桶,桶外標明了可回收的廚餘類別,富有教育意義。


兆麟苑收餘的廚餘。

撰文:黃雅婷
攝影:周義安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