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指去年立法會選舉,反映策略投票可發揮效用,亦成為分水嶺。只要把有關思維帶到區議會選舉,或可助非建制派扭轉現時在區選的弱勢。

新聞耳目

成也風雲 敗也風雲

贊助商連結

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以 777票當選成為下任特首,表面得票較梁特當年高,又似乎成功再度團結建制派,但風光背後有暗湧……
林鄭由競選到當選,一直拒絕承諾重啟政改;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近日也開腔,直指未來五年不適合處理政改,候任特首辦之後再回應,指政改議題要審時度勢,意味 2022年再選特首時,極可能沿用現時制度。
北京以為按兵不動是張良計,但提出過和平佔中及雷動計劃的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廷,已經密鑼緊鼓拋出過牆梯,目標戰場直指兩年半後的區議會選舉,「希望用策略投票帶動民主改革契機,搶到更多 2021年的選委會議席。」
他的分析計算,非建制派最理想可在區議會贏得逾半議席,因而盡取區議會選委界別內 117席,屆時便會令「民主 300+」變成「民主 500+」,從而迫使北京讓步。

由選委選舉到特首選舉,抗爭派雖然成功踢走 689,但北京原來只是換人不換路線,要令北京對香港普選開綠燈,似乎只能繼續施壓,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最新就提出一個「風雲計劃」,戰線放在一九年區議會選舉。
他接受本刊專訪時透露,在推動特首民間投票時分析一五年區議會選舉及一六年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數據,發現了新契機,「比較區議會選舉每個票站得票,比對立法會選舉時同一票站,看完這些數字發現,非建制派搶奪區議會議席,數字上機會好大。」

進一步搶佔選委會

一五年區議會選舉結果,全港四百三十一個民選區議會議席中,非建制派只贏得一百三十多席。由於議席少於總數一半,連帶把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的一百一十七個選委席位,也在全票制下全數拱手相讓給建制派。
戴耀廷的盤算是,若果非建制派在區議會贏取逾半議席,便能反過來盡取這一百一十七席,加上今屆「民主 300+」基本盤,只要再於部分界別加把勁,便可令非建制派在選委會中成為「民主 500+」,「當達到『民主 500+』,北京可操控空間只會更小,到時或因形勢願意談判?或者重啟政改改變遊戲規則?因為繼續玩法,只會對建制派愈來愈不利,想操控特首選舉都有困難。」
要達到這個民主 500+的宏願,就要靠策略性部署。以港島區正街選區為例,一五年區選,當時泛民張啟昕以三十三票之差僅敗予假獨立的建制派李志恒,但一年後的立法會選舉,同一個票站,雖然包括中間派在內的建制派得票,增加了二百多票,但非建制派得票就大增近六百票,成功扭轉敗局;另一例子,是沙田區鞍泰選區,當日民主黨游月華以約一千票之差,敗予民建聯的招文亮,惟翌年立法會選舉,也是同一票站,非建制派連同自決及港獨派等,總得票卻反拋離建制派逾千五票。




香港人由一場佔領運動開始爭取真普選,花上近三年仍未能撼動「八三一框架」,但後無退路,要令北京對香港普選開綠燈,只能出盡奇謀繼續施壓。


去年立法會選舉前,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目標是令非建制派取得議會過半議席,雖然最終未能達標,但卻由攻變守,反過來救回部分邊緣候選人。 一六年立會選舉成分水嶺

戴耀廷解釋,正是立法會選舉成為了分水嶺,反映策略投票可以應用到區選中,「過去民主派候選人在區議會輸多贏少,因為選民投票,主要考慮仍是傳統地找一個人在社區服務;區議會選服務社區為主,立法會就有政治立場,但地區差不多如黑洞,投放資源下去,非建制派如何跟蛇齋餅糉鬥?對手賣幅畫都幾千萬元,鬥資源怎夠對手鬥?我們死做爛做,結果可能都只得七十分,所以我們要食策略投票效應。」
根據他比較票站數據後的推算,非建制派二○一九年區選中可勝出的議席,港九各區議會可達一百三十四個,新界九個區議會更多達一百九十個,「以為是鄉事勢力的新界西及離島,都一樣有得贏!」
不過策略投票仍要配合地區戰,戴耀廷認為一定要深耕細作去做紮實的地區工作,他提出的「風雲計劃」,就是希望找一班有心做地區服務的人,實行遍地開花式參選,「上一次根本是不夠人參選,現時我們要再找多些人出來」;而基於他掌握的數據,當中願意作策略投票的選民,較接受中年專業人士,故他同時拋出「 1+1」方案,建議由一個中年專業人士配搭一個青年人成為地區工作拍檔,「街坊未必信任一個後生仔,中年專業人士較易獲信任,但他本身有工作在身,較難全時間投身社區,那全職聘用一個青年人,他就全時間在社區做服務。」
這更是他的傳承大計:「未來兩年投身個區,當選後再做四年,然後六年後,就由後生的接棒。」他又建議,要同時活用品牌效應,「同一個區議會,是否可以每個選區都有一隊,再組合成一個團隊?又或者成為兩三個團隊,這樣就可以發揮出協同效應,在社區產生更大影響力。」

區議員批矮化角色價值

然而,戴耀廷這個看似可行的風雲計劃,並非人人接受。「他現時是接受命運!二○二二年都要繼續小圈子選舉,提出這個計劃是暗地裡接受這件事。」沙田區議員許銳宇在「風雲計劃」曝光後,即公開撰文批評計劃目標錯誤,認為投放六年時間,只為增加選委數目是虛耗社會精力,令人忘記「雙普選」才是最終目標。
不過,許銳宇也認同戴耀廷提出,要增加泛民在區議會的議席,因為如果泛民在區議會內有足夠人數,泛民影響力將大大提升,「好多人覺得區議員冇實權、冇政治影響力,其實有。例如如果十八區區議會主席全部變成泛民中人,或者十八區由泛民佔多數,我們在區議會可以通過很多政治訴求,比如否決人大八三一決定。」但他續指,如果計劃目標只為增加選委數目,「其實矮化了我們區議員的角色和價值。」
至於由專業人士帶年輕人「入行」的「 1+1」建議,許銳宇就指建議「離地」,「不是個個選區都適合專業人士去打,有些基層區他們需要你有個人全職企喺度,大事小事都要見到你為他處理,專業人士可唔可以做到這一步?」而當選後只服務居民四年就退出,亦會令居民「好反感」。許銳宇反建議戴耀廷,倒不如集合專業人士組成智囊團,去支援區議員。
灣仔獨立區議員楊雪盈就指,若從年輕區議員角度出發,這計劃或限制被「培訓」的年輕人,「尤其廿幾歲後生仔,應該有多些自己對社區的想法,不一定要跟着專業人士。」
她當日爆冷贏得議席,本身缺乏政黨支持,亦沒有「師傅」帶路,坦言是靠「真心」跟居民接觸,「不同區有不同質地、不同居民,會揀不同的區議員,未必是專業人士就一定當選。現時仍未有一個 formula可以知道,什麼的人一定選到。」
她跟許銳宇一樣,認同泛民可取得更多區議會議席,「我覺得更重要是,如何令更多市民變成公民。」相信在社區層面教育居民捍衞及爭取自己的權益,對推動民主更為有效。




楊雪盈一五年以廿八之齡當選灣仔區議員,她認為區選沒有必勝方程式,以中年專業人士作賣點,也非每一選區選民均受落。


沙田區議員許銳宇直指風雲計劃目標錯誤,認為如果要人投放六年時間只為增加特首選委數目,是虛耗社會精力,更變相接受小圈子選舉。


立法會選舉中,部分非建制候選團隊在選戰中結成聯盟,希望利用協同效應,爭取更多選民支持,其中泛民新東五子,成功「贏就一齊贏」。

撰文:陳玨明、劉卓瑩
攝影、攝錄:傅俊偉、石鎬鳴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