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傾偈很難

贊助商連結

「陌生人,我可以同你傾吓偈嗎?」
聽到這句說話時,你會放低手上的電話,停下來跟一個素未謀面的人說上一句半句嗎?
或是認定他是白撞兼打發他走?
梁焯霖, 90後,一個兼職演員兼剪片,普通不過的後生仔。上年年底,他堅持每日找一位擦身而過的人傾場偈,了解不同陌生人的故事,打破都市人的冷漠,同時鼓勵大家放低電話,留意身邊發生的大小事。

記得有一次喺巴士站等緊車,有個婆婆落車後,冇力踏上行人路嗰一小級。她伸手向途人求助,我即時衝上前扶她。望望身邊嘅人,依舊上車落車,冇人停低過。好得人驚,點解香港會咁?
以前返工放工,都要搭一程長途巴士,大家習慣塞住耳筒、碌住電話。每分每刻都望住電話,就好似被它控制咁,一秒都不可以離開,身邊發生咩事你唔會知。我哋唔係唔傾偈,只係喺網上傾。由以前 ICQ、 MSN到現在 Facebook,見到有興趣的帖文,我們都會留言、討論、爭執。外國人會好隨意咁同路人打招呼,但係香港,即使有個活生生的人在你身邊,你都唔會同佢溝通。我好想同唔識的人傾場偈,每日最少一個。

基於未必會再見,好多人會將佢的心底話同我講。第一次,對方係個婦產科護士。又有一次,我經過某大遊戲樂園,見到好多老人家玩推銀機,我好想了解佢哋點解鍾意玩。有個伯伯話退休之後好悶,想打發時間。佢話佢後生時係練馬師,一騎上隻馬度就知隻馬跑唔跑得。哈,我以為他一定發達啦,點知佢話:「馬係跑得,前腳肯去、後腳肯去、頭都肯去,不過背脊唔肯去。」傾得投契,佢想介紹我去做騎師。一世人得一個人生,當你聽完他們的故事,就好似經歷多一個人生。
仲有一次,遇到個精神病人,佢指住空氣對罵「你個賤女人」,旁人四散,仲好好奇點解我要走埋去。我見到旁觀者的眼神,不是恐懼,而是厭惡。我行埋佢身邊,佢好緊張同我講:「唔好埋嚟,我食緊藥,我有病。」同佢傾一輪,原來佢覺得自己左邊是男人、右邊是女人,講到想喊。直到佢要落車,隔住車廂都想傾多兩句。傾偈咁簡單的事,原來對佢哋嚟講係咁難得。
好多人見我行埋佢身邊時,以為我搞推銷、傳教、賣廣告,認定我有企圖同目的。其實我哋唔係冷漠無情,只是對人有戒心。「陌生人,我可以同你傾吓偈嗎?」我只是想關心你。

撰文:黎雅婷
攝影:胡智堅

 

    文章標籤

    坦白講 傾偈很難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