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推行室內禁煙十年,不少煙民早已習慣在街上「打邊爐」,但吸煙與非吸煙者的矛盾,似乎並無改善。

壹擋專政

失去理性的控煙政策( 2017/4/27)

贊助商連結

在許多人眼中,偉大的政府,鉅細靡遺什麼都管就最好。「人不管,就會傷天害理。」要是某些行動,傷害別人,政府介入,就算像我這種自由主義者,也無話可說。不過,要是某些行為,傷害的是自己,政府又有什麼理由去干預?再者,政府干預,又是否一定可以保護到應該被保護的人?
我想講的,是控煙的問題。

十年前,政府一意孤行地推行室內禁煙。結果,吸煙的都被趕到街上「打邊爐」;令非吸煙的與吸煙的,矛盾更大。本來,大家可以相安無事,可是經政府一干預,就連本身不吸煙的,也受到影響。當然,政府永遠都不會承認錯誤,更加不會檢討改正。
其實當年早就有人提出,像日本般在特定的地點,例如酒吧食肆等設置隔離的吸煙室,可以讓吸煙與非吸煙的和平共處。可是當年政府卻以「吸煙者互相吸入對方的二手煙,也是不可以接受」為由拒絕了相關建議。
「吸煙是不對的,所以政府的控煙政策,無論如何都必然,一定,絕對是正確的。」這,就是政府的控煙思維。
偉大的政府,我不是否定控煙的目標。不斷重複又重複地說吸煙危害健康,其實已經令許多人自願地戒煙,剩下來的吸煙人士,都清楚明白當中的風險;他們經常講的一句是:「不如政府索性將香煙列為違禁品吧。否則,請停止將對吸煙人士不必要的滋擾和壓迫。」
現今的控煙政策,已經變了質。我甚至有理由相信,把持了控煙政策的反煙聖鬥士,為了將吸煙人士「妖魔化」,不惜要將社會的矛盾激化。在反煙聖鬥士眼中,吸煙的都不是人,也不值得他們的關心;所謂的控煙政策,其實只是要來整治懲處吸煙人士,跟降低吸煙率完全沒有關連。

以「擴大煙包警告標語至 85%」為例,這一項控煙政策,幾乎拉鋸了兩年。政府的立場是,增加圖像的面積,可以令吸煙人士減少吸煙。
用常識諗一諗:「假如經過那麼多年的宣傳,吸煙人士仍然不知道吸煙的危害,加大煙包上的警告圖像,真的會有效嗎?假如吸煙人士已經清楚知道吸煙的危害,加大警告圖像的意義又是什麼?」
寄居在政府裡的反煙聖鬥士,或許只是運用制度賦予她的權力,對吸煙人士進行制度欺凌,滿足一己私慾。所以行為也全不理性。
為了挑戰這些大權在握的反煙聖鬥士,今年初在立法會的公聽會上,我提出了一個技術上的疑問:「世衞早已建議控煙框架締約國,取消煙包上焦油和尼古丁含量的標示,以免令吸煙者誤以為低焦油和低尼古丁之香煙更安全。為何不借今次修訂的機會,一併處理問題?」
政府回應只是簡單的「循序漸進」;這四個字出自官字兩個口,全香港人都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候任行政長官林太,據說你是一個對政策成效看得很重的人,也希望令香港少一點裂痕。在此我有個建議:請不要將控煙政策交予仇恨吸煙人士的狂熱分子。控煙是正確的,但請緊記吸煙的人也是香港市民;如何令政策來得有效,又盡量減少反效果,才是做政策官員應有的思維。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