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田區議員郭芙蓉以九個「無可奉告」回答「種票」質疑。

壹觀點

種票之罪,貴賤有別( 2017/4/27)

贊助商連結

上月底,廉政公署皂隸四出,拘捕了七十二人,都是去年九月立法會資訊科技界選民,卻未必真箇從事資訊科技,疑涉種票。資訊科技界當選者假如不是民主派,當局不知還會不會這樣執法如山。

是屆立法會選舉,《蘋果日報》獲文件證明,有香港晉江社團總會之類組織,明言「出錢出力,按統戰部指示,誓把愛國候選人送進立法會」,而那些候選人申報的選舉開支,卻多不包括助選團體所出財力。根據法例,候選人知情而不報,則候選人犯法;助選而候選人不知,則助選者犯法。不過,一如所料,那些候選人以及助選者,至今若無其事。
又二○一五年十一月區議會選舉,大白田區有在朝派郭芙蓉,與民主派徐生雄對壘,旗開得勝。按徐生雄本為該區議員,頗孚眾望,而大白田區是老人區,選民登記人數卻較上一屆急增百分之十。《蘋果日報》記者於是細探疑竇,發覺有些選民其實居於鄰近的石籬南區;石籬南區更有居民坦言:「選舉之前,郭芙蓉不斷向一些年長街坊送食物及日用品,哄他們簽名更改報與當局的住址,成為大白田區選民……」記者持所得資料問郭芙蓉,郭芙蓉一分鐘之內說了九次「無可奉告」。而一如所料,當局對這一切置若罔聞。
又二○一一年十一月區議會選舉,美孚南區有在朝派黃達東,與民主派王德全角逐,也是馬到功成。王德全翻查選民登記冊,發覺美孚新邨七十八座十二 B室竟然有七家姓氏,共十三名選民,而戶主是廣東茂名市政協委員梁平。輿論譁然,質疑種票,當局無奈,抓了八人,拖了半年,然後一一釋放,連審訊都免了。

總之,法律豈為在朝派有權有勢者而設哉。資訊科技界那七十二名被捕選民,即使都屬在朝派,也無非小卒而已,否則怎會如一名涉事者所說,「為一千幾百元」而犯法。當局對在朝派權貴種票之暗許,還可見於兩件事。
第一,政制事務局去年一月發表所謂《優化選民登記制度諮詢報告》,竟有條文說:市民懷疑有人作弊,須負責舉證。按一般市民財力人力權力俱闕,怎能查證所疑?假如這規定合理,則市民疑遭詐騙勒索等,也須負責舉證,然後才可以請警察捉拿罪犯。
第二,四月十九日,政制事務局副秘書長羅淑佩上立法會,講述選民登記新措施,竟然堅拒向登記者索取住址證明,力言:「要查證住址,嫌麻煩者,就不會登記做選民了。」假如這解釋合理,則當局何必規定銀行客戶出示住址證明。「要查證住址,嫌麻煩者,就不會開賬戶,銀行就要倒閉了。」立法會在朝派議員蔣麗芸說出了當局對種票的心聲:「住址無訛,真的那麼重要嗎?」
最重要的,是縱容在朝派作弊,務求他們選舉得手應心。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