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雲起時

果然雞年

贊助商連結

香港進入雞年,特首「選」戰,前英治時代殖民地華人女高官余黎青萍稱頌女特首候選人林鄭「雞」有五德。香港果然出現第一位女特首。


當「選」第二天,阿哥梁振英即刻為妹妹送見面禮:高調檢控「佔中三子」和其他一干學者大律師,控以「紛擾社會罪」,最高可判入獄七年。
上午會見林鄭,面授機宜,下午即行動手,這一記桌球上的 snooker設計得很妙,由肥彭叫廉署告胡仙那裡學來。梁愛詩上台即放人,林鄭不會也不敢,果然林鄭即刻表示對檢控「佔中」領導人和站台司儀等,表示同意。
評論一個時代之功過,最主要是看其「領導人」的個人性格。中國由毛澤東統治二十八年,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七九年,中國在世界上的行為,即受毛澤東個人性格決定。
譬如輸出「世界革命」,導致一九六五年印尼政變,清除中國在印尼暗布的共黨分子,連帶制裁了包括華人和印尼左翼在內共五十萬人。然後是赤柬上台再清洗二百萬人口。至於韓戰派出志願軍,實施人海戰術,展示中國人的人命價值之外,一九六七年更由中國紅衞兵火燒英國駐北京代辦處,開攻擊西方文明國家駐外使節機構之先河。一九七九年伊朗的高梅尼教主上台,即刻模仿,派暴徒攻入美國使館,拘押美國外交人員,導致「花生總統」的「沙漠風暴」未出師即夭折。性格柔弱的沙特與強悍的伊朗教主對陣,敗下陣來,一任即下台。
香港的「梁特五年」奠下了「鬥爭」的梁振英思想基礎。雞年出現的女特首只得嫁雞隨雞,「英」規「娥」隨。梁振英是很有主見的人物,幾十年崇拜毛澤東,運用毛式鬥爭哲學技巧,並以權力付諸實踐,為香港有史以來唯一一人,難怪連老左陣營梁特也不放在眼內。梁特一手制定未來的「治港方向」,階級鬥爭為綱,並無其他,就是「反港獨」。此一 agenda可以影響大陸的習班子,經梁特在「施政報告」點名的「反獨主題」,三年之後中國總理、中國政協主席及人大委員長的「工作報告」,好像大合唱一樣,即跟隨梁振英指揮棒並調。一名香港人可以 dictate中國對香港的政策基調,然後成為政協副主席,不但威水過韋小寶,更如前英治時代華人高官藍鴻震的讚賞,是「香港仔」的光榮。
擺在林鄭面前有兩條路:提拔她的「曾蔭權」也是「香港仔」,遭到梁振英「釘獄」。另一名異類的「香港仔」則官升政協副主席。跟梁振英走,一念天堂;若仿效當日提拔她的曾蔭權,則無論如何「打得」,只能「一帶一路」步往赤柱監獄。如果你是一名「港女」,得到忠梁與老董加持做了特首會如何選擇,豈非一目了然?
林鄭五年(如果有五年的話),確實不需要政綱,因為香港無「施政」可言。肖建華事件佐證了香港的經濟結構:有子女五十多人,坐擁一萬億,香港的股市樓市雙雙水浸,這豈不是林鄭的師祖董建華上台時聲稱深惡痛絕的「三高」局面?
不說樓市,二○一六年三季度,大陸民間或官方客戶來香港購買保險,共貢獻近五百億元香港保單,其中尤以美金為主。香港的豪宅地產數額有限,美資的保險卻單額無限,投資美國基金以保險渠道是另一條走資的「捷徑」。「印花稅」辣招已經提高到一成半,又豈能阻擋中國資本外流?
香港樓市、股市、保險三線齊漲。當紐約樓市向大陸吸金超過一百億美元,在大陸門口的香港梁特加林鄭再有毛澤東思想武裝加三頭六臂,又哪來的能力「對抗」中資地產霸權?地產霸權加上中資兩字,誰膽敢「打壓」,即如限奶令一樣,就是反中對抗中央了。梁特林鄭面對貧富懸殊的「深層次結構」,既然無政可施,為求表現,向中國主人證實靠得住,除了炮製一個「港獨」幻影,再打以盲拳,又有何其他「政績」空間可以表演?
因此,梁特已經向阿妹示範的「梁振英」路線,不管林鄭喜歡不喜歡,都非追隨不可。鬍鬚曾之落敗,又證明「八三一框架」無可撼動,政制無可「改革」,剩下來的,如果林鄭妹妹有膽,就是廿三條立法了。在這方面,梁特也向阿妹下了死命令:下任特首不立法廿三條者,得不到中央信任。
林鄭一上台,面對此一絕局,五年梁特布局精妙,林鄭變成女性的「格列佛遊記」,在微笑的迷夢中醒來,發現全身已被繩子和木樁綁套得很牢固,動彈不得。一看發現四周是一批小矮人,格列佛才知道來了「小人國」。這批小人到底是誰?是梁粉還是一干親中選委?還是愛國愛港的中國人?皆不重要。英國小說家史威夫特的諷世小說,看盡人性,如中國的「鏡花緣」,真三百年來不褪色。
重要的是雞年真的來了。
(陶傑)

    文章標籤

    坐看雲起時 果然 雞年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