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講究茶葉,還有泡茶功夫,才能泡出茶香。

老字號

十里茶香 榮源茶行 地址:九龍尖沙咀科學館道 1號康宏廣場北座 2211室 電話: 2889 2352/2369 0330(須預約)

贊助商連結

尖東商廈壁壘嚴森,別有一家茶行置於樓中,不消說一室茶香,四周茶具紛陳羅列,精巧的茶具,配以雕木的枱櫈,及至懸掛正中的金漆匾額——榮源號,其中風雅,古意尤勝茶香。

料不到,佈置經營這茶室的老闆王曼源說:「自己讀書少,沒文化。」當初揹着十二斤茶葉隻身來港,勤懇老實,得了人恩惠,同樣施報予人。三十年以還,時刻飲水思源,如今經銷批發兼置茶室,別看他從容地斟茶幾杯,好生半日閒情,從沏茶至品茗,茶香飄遠,喝下幾口溫熱,人情更盡古意。

聞香而來

新年將至,是辦年貨買茶葉的日子。位於尖東商廈的榮源茶行,做熟客為主,須預約到訪。也偶有新客,慕茶香而來。預約時,新客必被告知,須預留至少半小時試茶。榮源的第二代接班人王詩雅解釋:「就算你知道想買鐵觀音,也一定讓你試一試,每一泡都有不同色澤、味道。試對了,才買回去,花半小時是最基本。」

榮源主打普洱及鐵觀音,取自雲南及安溪的山區茶農。茶種繁多,為怕客人相錯,店內數十茶款,有茶餅、茶磚、沱茶、散茶及獨立包裝茶葉,任君試飲,「不買也沒所謂,總好過客人買錯,回去說口味不對。」無論平貴,嘗至滿意為止。




一室茶香來自這些陳年普洱,原來很多是昔日批發賣不去的,現成了寶。


王曼源改名榮源號,榮代表繁榮,源取自其名字,亦提醒他飲水思源。

普羅大眾不懂分辨靚茶,榮源賣的由百多元一罐的清香鐵觀音至萬元一両的陳年普洱,王詩雅卻說不一定愈貴愈好,「無論哪一種茶,只要覺得口感好,身體沒不良反應,價錢合理,就算合適。有些茶只是被炒貴,不一定適合你喝。」一語道破炒風,說得老實,她總是擔心客人買錯。




清香鐵觀音$180。


黑金剛$380, 90年代的炭焙鐵觀音,帶朕咖啡香。

看得出王詩雅踏實務本,更看得榮源做生意童叟無欺,雖然創辦人王曼源長期離港,像這次訪問,他留港數天後,便飛到內地不同省市工作及推廣茶文化,讓女兒掌管香港業務,由她自由發揮,就算推出茶葉製的護膚品、茶味朱古力,舉辦茶藝工作坊,將茶葉推廣給年輕人,亦讓她話事。
但不管如何發展,其父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不離本業,王詩雅說:「父親經常說創新之餘,要保留茶葉,因為有茶葉我們才有今天。做人不要忘本,幫過我們的人,最好記一世,就算待我們不好,也要忘記,當作積福。」




老樅紅茶$380,產自福建武夷山,有淡淡的番薯甜香。


女兒負責香港業務,父親樂得清閒喝茶。


數十茶款任客品嘗,試到客人滿意為止。 百里恩人

對於恩德,王曼源很清楚記得幫他的人。
但他的童年,並不好過。一九五六年生於福建安溪,該區盛產鐵觀音,父親是茶農,自小隨父上山採茶、焙茶,耳濡目染,學懂製茶。其時茶葉方興未艾,務農收入不多,一家生活清貧。五兄弟姐妹中排第三,不幸在五歲、十歲、十五歲時,分別三次從高處跌下,傷了盆骨,從此走路時一拐一拐。宿命似的不幸,但不減志氣,只讀了三年書,十五歲做木工學徒,勤勤懇懇,一年後成為了木匠師傅。學到一門手藝,生活卻沒改善,看見東南亞的華僑鄉里回來探親,一身光鮮,心生羨慕,「見他們抽住三個五香煙,個個西裝領帶。」渴望像他們闖出天地。於是透過居港的伯父,申請南下來港。




靚茶葉應完整幼長,不像茶樓的茶葉般細碎。


細粒裝茶葉,昔日專賣給外國人,一粒一泡。


年輕時,從搬運到焙茶,獨力扛起茶行。

1981年 8月 3日,身上只得數元人民幣,提着十二斤家鄉特產鐵觀音,隻身踏足距家鄉百里的香港。「香港海關人員問我有沒有帶金條、貴重物品,我說最貴只得茶葉。阿媽說當手信送一點給人,留一些給自己飲。」

初到貴境,他遇上第一個恩人。其時已有鄉里安排他在百貨公司做雜工,有同事借二百元給他買日用品,「他叫林明顯,我送了兩斤茶葉給他,一出糧便還錢。」那同事將茶葉轉贈他人,竟遇上識貨之士,託人問他的鐵觀音怎賣,「我說不知道,隨他開價。」以為十元八塊一斤,不料對方開價二百八十元一斤,嚇得他目瞪口呆,「鄉下才賣五元七一斤,原來茶葉那麼值錢,即時賣掉餘下的茶葉。」算是巧合,但他不忘恩惠,時至今日仍對舊同事心存感激,成為好友。




雲南山高陡峭,梯田茶樹,宜生長嫩綠茶葉。


家鄉安溪是鐵觀音的出產地,王曼源(左)經常回鄉觀察收成。


八十年代,隻身飛往台灣推銷鐵觀音。 鐵膽志氣

就這樣開始了茶葉生意。一邊當雜工,一邊賣茶葉,收到柯打後,到電報局打電報給父親,運送茶葉來港。一年後,為方便交易,辭工創業去。在北角的巷子,成立榮源號,正職做裝修判頭,兼職賣茶。昔日跑遍港九茶行推銷,起初吃了不少閉門羮。「當年又黑又瘦,不諳廣東話,加上行動不良,經常被人看不起,但我又不是貪,又不是懶,靠自己雙手勤奮工作,不覺灰心。」後來回鄉娶妻,來港後誕下三兒女,生活負擔增大,茶行生意只屬一般,還兼職酒樓雜工,幫補家計。




兒女長大後,王太經常回廠幫手揀茶、包裝。


自家出品的六款茶餅,代表雲南六大茶山。


多年前從長洲茶行買來的宋聘普洱,現升值千倍。讚他好眼光,他笑說:「有早知便沒窮人啦。」 


仍沿用三十年的公秤,看來再可用多三十年。

八十年代中,香港茶行不多,台灣及新加坡等地反而茶風盛行,茶行處處。他隻身飛到台灣,膽粗粗叩門銷售。「頭兩次一宗生意也做不成,為了省錢,喝多碗湯也不敢,睡在機場省一晚住宿。」不死心,直至第三次到台灣,茶行被他的誠意打動,才成了第一單交易。雖然金額不高卻十分興奮,像為他打了一支強心針,開拓了東南亞茶業市場,收到柯打便寄往海外。

生意漸上軌道,訂單增多,租下柴灣千呎貨廠存茶,還添置烘焙機。安溪的樹茶長於高山水清之地,飽受山林雲霧之氣,自茶農採茶後,經過曬青、炒青、揉捻、初焙、慢烤等工序,製成的茶葉外形烏潤結實,沉重似鐵,茶味則醇厚甘鮮,香氣馥郁持久。不過有客人要求更濃香,王曼源也有辦法;利用烘培機,在二百度的高溫下,反覆烘三至四十八小時,其間不斷調校火候,轉換受熱位置。這門繁複手藝,講求經驗也辛苦,焙出來的茶獨特且香濃,坊間甚少。生活豐裕起來,置了樓廠,但王曼源為省錢不願請人,由烘焙到試茶,搬運到送貨,獨力扛起,「試過一個人搬了整箱貨櫃的茶葉,三天不眠不休趕製茶。




王太回倉幫忙,總是笑容滿面,勤懇樸實。


昔日裝載茶葉的麻包袋。 因果早種


百濮龍團普洱$23,800,仿故宮 160年金瓜貢茶而製,限量近 2萬套。

家鄉生活因他得以改善,內地也設茶廠及茶行門市,銷往國內。九十年代,愈來愈多人喝普洱,原本可向批發商取貨,但他寧願跑到雲南,追源溯本,尋找茶農。昔日雲南茶農,主要採摘「一芽一葉」的嫩葉製成普洱,而另一種「一芽兩葉」的品種較少人認識,後者價低,產量亦少,一向乏人問津。王曼源卻認為一芽二葉是璞玉,茶味更甘香。於是着茶農採摘,更以高價收購,「其實這些葉更重更易採,理應以低價購買,但他們太窮,自己都窮過,希望幫助他們。」也教茶農保育古茶樹,避免過分採摘,讓茶葉永續成長,生生不息。

對茶農有情,做生意亦講義氣。數十年來,從不賒欠,堅持貨銀兩訖,「就算尾數一千幾百,對方說不用,我也一定付清。」堅持貨真價實,從不魚目混珠,積下不少熟客。數目均真,人情卻手鬆。遇上同行有難,慷慨購入對方茶葉,協助對方解困。試過有客人求他賣出罕有的紅印茶餅,但王曼源視該茶餅為女兒的嫁妝,不願賣掉,惟對方三次飛來香港,見他誠意十足,最後心軟,問准女兒才不捨割愛。




人手壓茶的模型。他的茶廠仍沿用人手壓製茶餅。


三十年努力換來今日成績,他說:「沒想過這麼辛苦。」

一直為他人着想,可是別人卻不一定以恩相待。零三年,內地的親戚兼合夥人,因欠下賭債,擅將廠房向銀行抵押借貸,逃之夭夭。王曼源一家無辜負上逾三百萬元債務,加上其時經濟不景,生意慘淡,面臨破產邊緣。「我曾經窮過,一切由零開始,還怕甚麼?」不怕跌倒,只不甘背上欠債之名,寧願蝕讓香港的樓房還債,餘下的於兩年內分期還給銀行。

一夜間一無所有,這時另一名恩人出現。一向以來,茶行提供賒數期,剛巧有馬來西亞的客戶,向他們買了大批茶葉,並得知他們的困境,也沒有棒打落水狗講價,並以現金找數,雪中送炭,着實舒了一口氣。或許是早種善因,一向殷實的作風,也使舊客戶在艱難時期伸出援手,比平日購買更多,或準時找數。最後,埋單結算,該年生意額不跌反升。




帶妻兒到雲南茶山,學習採茶。


茶恩情濃

生意上升,可是仍不足以抵債,兩年下來,王曼源咬實牙關,一點一滴還債。那時大學剛畢業的王雅詩卻看在眼裏,心酸不已。「父母獨自承受沉重壓力,不願跟我們說,但看着他們捱到面容憔悴,作為兒女都想分擔重擔。」零五年回巢,原本主修設計,對茶葉零認識,父親讓她到內地門市,從銷售做起。

只是性格剛烈的她,說話耿直,到底不適應內地的銷售文化,經常得罪客人。「買一斤平的,便嚷着要送一斤貴的,根本不合邏輯。」有次麻煩的熟客找上門,要求試飲最貴的普洱,她不從,兩人爭持不下,她語氣甚重打發對方:「我說這裏沒這規矩,他的要求很不合理。」後來,熟客向其父投訴,她即時被父親下令返港。王曼源說:「這情況可以婉轉一點,或拿一些其他貨給他試,要尊重他人,不用得罪顧客,客人走了便不會回頭。」




王詩雅從父親身上學茶,也學做感恩的人。


逾百年的同興號青茶普洱,鎮店之寶,價值二百萬元。

始終初生之犢,意氣難消,直至妹妹出事,才體會到父親的待客精神。零九年,一次嚴重巴士意外,妹妹重傷昏迷,被送往深切治療部,住了二十天。其時妹妹尚小,一家人為免傳媒追訪,待她醒來後調往私家病房,可是費用龐大,「花逾百萬元,連塊紗布也要計錢。」醫院怕他們走數,要求每數周找清款項,然而公司一時周轉不靈,保險未能即時索償,一家苦無對策,焦急不已。

可幸不少客人得知他的困境,也樂於襄助,願意提前找數或買貨支持,助他們渡過難關,「在我們最有需要時,伸出援手,有些客都盡量每周逐少找數,每周也打電話來關心,我們很感動。」這時,她才深刻明白父親的教訓,恩義永記心中,「如沒有父親當日經常幫人,今日就無人幫我們。他成日提我要記得幫過我們的人,今日未必還得到,日後有需要,一定要報答。」




昔日用來篩選茶葉的筲箕。


27歲的幼子 Michael,勤力斯文,像父親般醉心茶葉。 


得兒女回來繼承家業,王曼源希望代代相傳,打造百年字號。

女兒學懂感恩,做生意也不忘本。現時她負責香港業務,經常與非牟利機構及大學合辦茶藝班,將喝茶文化年輕化,開茶室也為了推廣喝茶,「父親教我們要做個感恩的人,貢獻茶業。」

生意壯大,弟弟也回來幫忙家業,負責國內市場。王曼源原本難得輕鬆,卻又忙於替山區茶農建校、成立推廣茶文化的協會,飲水思源,回饋社會。訪問當天正值他生日,他悠然安坐在室中,沏一壺茶品茗,飄來的不單是茶香,喝下的幾口熱茶,還有夾雜千百回甘的人情,悠遠香醇。

榮源茶行
地址:九龍尖沙咀科學館道 1號康宏廣場北座 2211室
電話: 2889 2352/2369 0330(須預約)
Facebook:榮源茶行

撰文:關曉輝
攝影:黃健峰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