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棚仔市集 喚起手作初衷

贊助商連結

棚仔是個神秘的地方。
位處深水埗欽州街,附近有大商場、新落成樓盤、工廈唐樓……
被高樓包圍的棚仔,已有 39年歷史,曾經是熱鬧興盛的布販市集。
但,市集敵不過發展——農曆年後市集面臨遷拆。
人們珍惜最後的時間,辦了一場活動,集結了大量手作人,開檔賣布類工藝品,令棚仔這個地方,重拾朝氣,更讓市民明白到這個布販市集,原來處處是寶。

外面 熱鬧繽紛

12月某日,「冬季 Pang Mart棚仔市集」開始,棚外,一檔一檔手作人席地而坐,賣自家製作品,當中有不少是與棚仔相關的布藝手作,因為這個小市集的目的,是集合手作人,一起守護棚仔這個地方。

像擺檔的 Winnie,縫製圍巾、帽子、頭飾等,只見她拿起一條暗紫色腰果花布頭飾,向客人推銷:「這種舊式花布,是棚仔買的,在外面絕對找不到。」她三年前開始做布藝,從網上得知這個地方,此後每月來買布,貪布款夠多夠獨特,還試過在棚仔買到真絲布做頸巾,猶如尋寶地。

再走過去一點,還有時裝設計師展示一條由棚仔買的蕾絲花布做成的婚紗,甚至連與布藝不相關的手作人,都現身支持。有畫家把深水埗這神秘風景畫在筆記本子上販賣、糖畫師傅用糖漿製作「撑棚仔」字樣糖餅出售、還有咖啡師沖泡「棚仔情」、「棚仔巷」、「棚仔機」三款咖啡,為被逼遷的布販籌款。

入口處還放置了幾部織布機器,讓人回味舊時布業。想親身體驗舊時織布工藝,便可走入停車場,有布販示範如何用編織機將毛線編織成一塊毛衣布料,再用縫盤,將幾塊布料縫成衣服。龐大的編織機器引起新一代好奇,紛紛圍觀嚷着要試玩。
外頭的市集熱鬧非常,手作人個個身懷絕技,但他們都說,真正的大師傅,都在棚仔內!







內裏 高手雲集

走進棚仔,鐵皮天花下,燈光昏暗、舊風扇霍霍作響,幾十檔布販密密麻麻聚集,布條一匹匹疊在攤檔,叫人眼花繚亂。

「以前這裏可熱鬧了,做時裝的、拍電影的、外國廠家,都來買布!」突然在棚仔一隅,聽到布販何太、李生等人在閒聊。何太在這裏經營了 38年,跟大部分布販一樣從汝州街搬過來:「 1977年興建鐵路,政府將我們遷移過來『臨時』市場,一直至今。」

當年高峰期 200多名布販聚在棚仔,那年頭還未有連銷式平價時尚和淘寶,布業、紡織業、時裝業百花盛放。後來廠房全遷往大陸,直接在國內買廉價布,香港這棚仔,剩下學生、時裝設計師等客人。







棚仔內不只有各式布料,還有蕾絲、拉鏈、鈕扣等設計配料。





Bubble Handicraft的手作人 Winnie認為棚仔是手作人搖籃,提供了高質便宜的布料,而且人情味十足。

但市場萎縮不等於無價值,對不少識貨之人來說,這裏仍是寶地。只見何太埋頭找布,不一會自豪地拿起一幅黑色通花蕾絲布說:「這是外國品牌做內衣的布料,質料上乘獨特,外面肯定無。現在仍有人來買布做衣服,誰叫外面布料衣服一式一樣,質料又差又無美感!這些舊布賣一塊少一塊。」細心發掘,還可找到日本絲光棉、懷舊花布、特色鈕扣等。最重要是,布料沒現時國內山寨廠攻鼻的化學染料味,相反質素高價格便宜,叫人逛得舒服。

棚仔內的師傅更是卧虎藏龍。其中華姐是車衣神手,正在為街坊車縫枕頭!「現在都靠車衣、做衫為生,否則難發市。」華姐說大部分檔主都是車縫好手,皆因學生、設計師以至家庭主婦,都會來這裏找他們改衣,甚至由零開始縫紉一件衣服。她總會不毫吝惜傾囊相授,例如甚麼布料適合做外套、甚麼做內衣、牛仔布要洗水才柔軟、絨布夠保暖適合縫頸巾等:「只要肯問,任何一個師傅都會答你。」







棚仔內的風扇、舊時鐘、招牌都將寫入歷史。


李生、何太等布販平日聚在棚仔內閒話家常。


何太在棚仔 38年,見證這裏由盛轉衰,她說以前賣布都是一匹匹賣,現在生意冷清,一碼都賣。手上這幅名牌內衣布料,只售 35元一碼。

她坦言明白布業式微,政府要收地無可厚非,只是現行方案根本無出路:「政府打算把我們遷往通州街街市,但以市價八折租金租給布販,我們收入微薄根本交不起重租。」

只要政府先解決露宿者問題,然後向布販提供免租期或津貼,把通州街街市變成一個集採購、訂製、展覽、教學、銷售於一身的「棚仔社區布藝市裝中心」,相信就能串連起一條既守住傳統也發揮創意的產業鏈,而不是現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短視方案。




最初棚仔有廁所,但政府以有礙觀瞻清拆後,布販要到鄰近公園公廁,而為方便洗手,檔主們自行加建了這個水喉。


華姐是棚內衣車神手,她慨嘆不是賴着不走,一心喜歡車縫手藝,只是奈何政府一直未解決租金及露宿者問題,叫她和一眾布販無處容身。


連糖畫師傅也來撑棚仔。

反對關閉棚仔布市場
Facebook: http://tinyurl.com/PangJaiFB 

撰文:王宇紅
攝影:鄭明川
鳴謝: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