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阿爸,打拳無罪!

贊助商連結

二十連勝的曹星如,上週在世界拳擊組織最新超蠅量級世界排名升上第一位。
想做世界一哥的,還有二十三歲蘇寶生。他上月在香港業餘拳賽決賽的擂台上,被打至眼角紅腫,嘴角滲血。寶生凝神屏息等待着評審宣判,「冠軍係,寶生!」全場歡呼,他咧嘴而笑,接過金腰帶。朋友來恭賀,家人卻不在席。教拳月入五千,三千給了家人,仍被阿爸鬧「仆街仔」。寶生仍盼望會得到父母原諒。

打拳辛苦係必然,損傷流血經常發生,我個頭盔有好多血漬。過去幾年,每朝五點起身操練三個鐘;然後返屋企食早餐,瞓兩個鐘;之後再操三個鐘,八點幾就上床瞓。未夠辛苦,打比賽要減磅,試過一星期內要減十磅,每日只可食兩餐,每餐一個蘋果、一隻蛋、兩塊麵包,連水都要減,但訓練照舊,無論出咗幾多汗都只可以飲一啖水。我竟然口渴到刷刷吓牙,吞咗啖水!嘩!嗰啖係我人生飲過最甜嘅水!
幾辛苦唔緊要,最緊要有家人支持,但我無。我打拳,佢哋完全無興趣,唔會同我傾,一見就鬧。有次我贏到拳擊大專盃冠軍,佢哋都照鬧。細佬待遇好唔同,佢讀到書,阿爸阿媽會讚佢,關心佢。我呢?開口埋口都鬧我「仆街仔」,話憎到唔想見到我。阿爸由細到大都無讚過我,自從我打拳後,再無嗌過我個名,佢覺得打拳就係黑社會。初初我傷心到匿喺房喊,點解要咁樣鬧我?我唔係你個仔咩?我搵到目標,有夢想,每日都無浪費時間,你哋唔係欣賞我,而係批評我。
屋企環境唔好,阿爸做看更,阿媽做清潔,一家四口住公屋,瞓同一間房。我讀書時已經兼職好多份工,搵自己生活費同俾家用。而家喺拳館教班,收入唔穩定,自覺係屋企嘅寄生蟲。即使有時我教少咗班,月入得二千,都會倒貼俾足三千,自己得番幾百蚊,惟有慳住使。

菲律賓拳手問我:「我哋窮,無得揀。你有書讀,點解要打拳?」我唔識答,只係好單純咁愛上,嗰種拼勁、熱血,其他運動都俾唔到我。我高級文憑畢業,讀體育,坐唔定。我中四第一次接觸拳擊,係睇日本漫畫《第一神拳》,之後就去上興趣班,後來遇上菲律賓嘅傳奇拳手 Luisito Espinosa,我第一位教練,佢教曉我咩叫真正嘅努力。教練好錫我,比親生爸爸更親切,將佢識嘅都教我。記得第一次比賽輸咗,我喺更衣室,強忍眼淚。佢輕輕拍我個頭,話唔緊要,好似氹細路咁。我即刻爆喊。我將來如果有成就,一定唔會忘記佢。
職業生涯一開始,人哋就會計你嘅戰績,幾戰幾勝幾負,好似曹星如咁場場贏先有人留意到,有贊助。職業拳賽係國際性,我出道遲,經驗少,對比菲律賓拳手,個個從小開始學,打職業賽時已有十年經驗,我要更努力追。我知打拳可能有嚴重後遺症,如柏金遜,但無阻我決心。我入唔到大學,但深信只要專注做好一件事,一定會有成就。我明白父母關心我,只係方式錯咗。打拳並非只為自己,更希望打出成績,俾佢哋過最好嘅生活。

撰文:關卓凌
攝影:高仲明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坦白講 阿爸,打拳無罪!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