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有夢  

海連茶樓 地址:荃灣福來邨海壩街永嘉樓 15-16號地下

守舊的人

贊助商連結

26歲的蔡崇恩( Jim),一心想找份寫字樓工。年前回到家裏經營的茶樓打工,原為騎牛搵馬。
沒料到在老茶樓的歲月情懷中,萌生了當家念頭。只是當家不易。一年下來,被長輩當頭棒喝,被資深員工責罵,苦練過樓面功夫,捱過哭笑痛罵,這年輕人仍不氣餒,在老店式微的城市裏,學做一個守舊人。

荃灣這家老牌茶樓,在區內扎根五十多年,每天經營早午晚市,第二代話事人是三兄弟,但均已年逾半百,第三代又抗拒飲食行業,惟獨 26歲的蔡崇恩例外。負責晚市樓面的他,禮貌周到,「你好,我叫阿 Jim,點稱呼你?請問飲甚麼茶?幫你洗隻杯。」感覺比一般同齡的年輕人持重、老練。

閒談間有說有笑,原來求學時,他是個宅男,沉醉搖滾、黑人音樂,「放學鐘聲一響,第一個離開課室,很少朋友。」自學編曲,大學畢業前,製了 demo,透過朋友交給曾與周栢豪、陳柏宇合作的唱片監製周錫滿,竟獲對方收為徒。找到夢寐以求的工作,儘管收入微薄,「每天看見熟悉的音樂人,厲害的樂手,監製如何完成唱片,學到很多。」

可是,愈做愈覺不適合。始終他愛的是另類音樂,不喜流行曲的音樂模式。矛盾之間,惟有捨愛。「以興趣形式做音樂較適合我,始終要面對生活,打算找份文職,對將來較有保障。」碰上自家酒樓缺人,在未找到工作前,兼職樓面,討個外快。




崇恩(中)的師父、唱片監製周錫漢(右)是他的人生導師。左是另一監製徐浩。


崇恩至今(前排右三藍衣者)仍記得數年前癌病過身的三舅父(後排左二)燦爛的笑容。

起初,與家人一同工作,感覺不錯,「由工人湊大,節日都沒有爸媽陪,看見街上很多小朋友都有爸媽。」久而久之,更感覺到老酒樓充滿人情,客人與老闆談笑風生,或吃完一聲再見,溫情洋溢。始發現人情不是白來的,是靠人一點一滴凝聚回來。他最欣賞是曾在酒樓打工、已經過身的三舅父,「他經常笑口常開,記得茶客的喜好、興趣,人人都鍾意他。最記得他的笑容,想以他為榜樣。」

漸漸,他喜歡上在酒樓工作,沒再求職。有了接手的念頭,卻迎來當頭棒喝。有天二伯父與他在店中吃飯,他吃了多件肉韌的牛柳,一直不覺異樣,倒是二伯父按耐不住,「他說如此韌,你吃不出嗎?你年輕可以吃到,你要顧及很多老人家咬不到。」才驚覺自己從小對食物沒要求,大專時只吃十元「頹飯」,吃慣了不自知,「這區多老人,從此我記得這個韌度便是韌。」後來才發現是供應商送錯貨,影響品質。




保留花碼字標價,新一代已不懂看。


中式牛柳$100,香濃軟腍。


小炒王$106,惹味夠鑊氣。

學會了分辨味道,手腳亦要配合。起初,不夠力拿起多個茶壺,買了握力器,鍛煉指力。但動作始終未夠迅速,有資深員工曾語重深長勸說:「少爺仔不如你找份文職,這裏工作很辛苦,不適合你。」心灰意冷時,憶起做音樂時監製的教誨:「他叫我每天回家中,想想今天甚麼事做得好,甚麼事做得不好,每日反省,下次便要改進。」一點正能量,讓他撑下去。

一年下來,三伯父讚他聽教願學,年少懂事。工作上了軌道,不知不覺間,連心態也改變了,「以前覺得生活沒意思,不想出街見人。但現在客人食完說一聲再見,我覺得很有價值,這是用錢也買不到的快樂,人也開朗了。」學懂人情無價,對舊物也有感情。也為客人設想,寧願做個守舊人,「要保留店貌,很多熟客就是愛這兒的老味道,也有人覺得花碼字、懷舊點心很有趣呢。」




拿壺托杯,如今技巧純熟。


舊式啡茶壺,坊間少見。


父親(右)對他信心十足,深知兒子為人踏實,不太過問他的工作。


努力學做當家,與熟客建立感情。

海連茶樓
地址:荃灣福來邨海壩街永嘉樓 15-16號地下
營業時間: 4:30am-11:30pm
電話: 2417 4361/ 2490 3134

撰文:關曉輝
攝影:鄧廣基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