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一口煙,沉澱思緒;呼一口氣,從頭開始。與書店緣起緣滅,六十一歲的林榮基坦言現時最珍惜是日光下自由的空氣。(莫志謙攝)

壹號專題

2016封面回顧

贊助商連結

枱頭的月曆,換上了新的,二○一六年畫上了句號。
這一年,是香港的政治年;政治與經濟從來都不可分割,而打從梁振英上台之後,港人對「黑金政治」這個名詞更不會感到陌生。
環環相扣下,二○一六年香港風雨飄搖,動盪不堪。
五十二個星期,五十二個封面,編輯部不停與死線競賽,務求將最熱最爆最受關注的,都呈現在讀者面前。
在新一年之始,就讓我們與讀者一同回顧過去一年,最觸動、最震撼人心的十大封面。

林榮基︰見到不公義 就應該行出嚟 


1372期

銅鑼灣書店老闆及店員共五人失蹤事件發生至今逾一年,當時身在香港的李波在沒有回鄉證的情況下,「以自己方式」被帶返大陸接受審訊,各人亦被安排在鏡頭下「認罪」。直至今年六月,店長林榮基被安排悄悄回港,提取有書店銷售記錄及客人資料的電腦,失蹤謎團終被解開。
當日,林榮基臨離港前在九龍塘火車站連抽三支煙,決定向何俊仁求助,並召開記者會爆出中共囚禁他的原因和經過。「因為呢件唔係我一個人嘅事,亦唔只係書店嘅事,係成個香港嘅事。」林榮基再次接受本刊專訪,仍強調這一點。

害怕七人車


林榮基當日認為書店事件是全香港人的事,不惜以身犯險大爆被囚過程。中共一手破壞一國兩制,林榮基帶頭遊行作出控訴。

林榮基戴着鴨舌帽和口罩接受訪問,開始前他接了警方的電話報平安,「依家佢哋唔使保護我,但一星期會打一次嚟,確保我冇事。」
記者開始拍攝時,林榮基始除下口罩。口罩背後,是噩夢的後遺症,「譬如我行街,我都會留神,行一段路,我就會搵個地方停一停,等後面嘅人過咗先,同埋我會望一望後面,睇吓有咩人我係認為有可疑。」
有時他亦會杯弓蛇影,對七人車尤其有戒心,「我從深圳俾人塔住,帶上去火車站轉火車,嗰架又係七人車;我去到寧波,落車轉車嗰架又係七人車;住咗大概兩個月,再出去另一地點,佢哋裝模作樣嘅法庭,拍一個視頻認罪,坐嘅交通工具又係七人車,返嚟嗰架又係七人車。」前前後後,他共乘了八次七人車。
林榮基一向低調,從不想成為新聞主角,不過誰也沒法回到過去,惟有向好的方面反思生命的意義,「書店同依家嘅生活,幾乎係兩個世界。譬如依家嘅日出日落我睇得到,計返轉頭成七千幾個日出日落係冇見過。」

談判等於對賭

由書店事件到近期的人大釋法,他關心的不只是書店的存亡,更擔心中共步步進逼,香港人走向絕境,「但香港有個好處,仲可以出嚟抗爭。同埋我覺得呢種係公義,香港人應該要有,如果作為一個公民責任,你見到不公不義,你係應該要出嚟。」在上月初反釋法遊行的隊伍中,林榮基亦默默跟在隊尾,用雙腳發聲。
香港前景,他不看好,還借用中國現代詩人何其芳在書中引述的詩句︰「我願是一個揀水的雀兒,在秋天的田坎上,啄雨後的露珠。」意思是世間無一可言,亦無一可食,「我覺得社會係好紛亂,同埋好多唔公義嘅嘢。」
習近平上場後,中共對香港管治愈見收緊,港獨思潮迅速崛起。林榮基承認港獨是偽命題,現實上香港到二○四七年也是無法獨立,不過他贊成提倡港獨,作為與中共博弈談判的籌碼,「我可以同大陸一個商談,或者對賭,談判。佢唔允許我哋所謂要求港獨,咁冇㗎,你放一步囉,我咪所謂自決囉。萬一本土自決佢都唔得,你咪按《基本法》去做囉,你唔好再釋法,唔好再提倡所謂三權配合。」他認為最理想的結果,是談判到中共沒再違反一國兩制的承諾,不再嚴重干預香港事務,「談判就等於對賭,問題係願唔願意喺呢個方面作一個交換。」

告別「我們這一家」

去年三月底,特首梁振英的三女梁頌昕,由香港飛返美國繼續學業時,在機場進入禁區後,才發現手提行李遺留在航空公司櫃位附近,當時送機的梁唐青儀,知悉後卻竟嘗試自己帶同行李闖入禁區,之後又強迫航空公司職員把行李代為送入禁區,惟被職員拒絕。
事件擾攘一輪後,梁振英透過梁頌昕的手提電話跟航空公司職員對話,有指他更以「叫我梁特首」作施壓,要求機管局派員協助。最後機管局跪低,派人代送行李,讓梁頌昕成功取回行李登上飛機離港。
事件曝光後,引來公眾譁然,梁振英被質疑濫用特權兼視航空安全如無物。他事後否認有濫用特權,又稱當時致電女兒只是關心情況,更公然踐踏新聞自由,譴責本刊派員到美國採訪梁頌昕,指本刊騷擾其女兒。
由於民航處及機管局為幫梁振英補鑊,竟聲稱有關做法沒有問題,結果引來航空業界極度不滿,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於四月中,在機場發起集會,有數千人參加,抗議梁氏一家在行李門事件中使用特權,三名空姐之後更入稟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推翻機管局指行李不用同行同檢的事後報告。




1362期


行李門事件涉公眾利益,本刊當日派記者到美國史丹福大學校園追訪頌昕,但卻換來梁振英點名譴責。事件顯然是干預新聞自由。 下台催命符


梁氏一家人人都做過新聞人物,其子傳昕前年捲入劉鳴煒向瑞典卡羅琳醫學院捐款設分校事件,梁振英被質疑為子鋪路;外界就長時間關注齊昕的情緒健康及疑似家暴問題,最後連細女頌昕亦因行李門「失守」;不過,港人在今年七月後,終可跟這家人說聲再見。

政圈曾傳出,由於習近平向來痛恨官員濫權,梁振英在行李門一役正正犯上大忌,雖然他沒有被即時下台,但一直渴望連任的他,卻在上月忽然以「家庭為由」,宣布不會爭取連任。
梁齊昕的情緒問題,一向不是秘密,惟在去年十二月初,梁振英與梁唐青儀接連被拍到現身沙田威爾斯醫院,有報章引述指梁齊昕入院多時,而在有關消息「通天」後兩日,梁振英便順應「劇情」宣布不爭取連任,外間解讀是中央對他亮起紅燈,但對香港人來說,就是意味在今年六月三十日,終於可以跟這一家人,正式告別。

這世界 沒有如果……

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在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以合共近六萬票當選,但在十月宣誓時因展示「 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旗幟,遭政府入稟司法覆核,要求法庭判他們宣誓無效。事件導致人大在十一月就《基本法》 104條釋法,要求議員要真誠地按誓言宣誓。
失去議席,更因訟費和被立法會追討議員薪津而面臨破產,但他們仍決意上訴至終審法院。「走出嚟係想話俾香港人聽,你唔服輸,你肯去砌,就有希望。」梁頌恆說。
由宣誓風波到被 DQ,再面臨破產,在不少港人眼中,梁游已經輸了一大半,但他認為他們仍堅守到這個信念去行每一步,做他們認為是正確的事。游蕙禎坦言,早已預料政府會對付他們這班代議士,只是她沒想過竟會在宣誓這一步就動手,批評政府帶頭破壞香港的制度和秩序。
若果上訴失敗,梁游隨時要揹上五、六百萬的律師費、訟費,最終似乎只有破產一途。不過梁頌恆說:「如果連我哋自己都選擇唔去保護呢個(選舉)結果嘅話,究竟我哋又講咩民主呢?我哋當初參與選舉又為咗啲乜嘢?唔通真係為咗個議席咩……」




1383期


經歷被 DQ,梁游將會把戰場重置於街頭,並爭取境外政府通過一些與人權有關的草案,例如美國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石鎬鳴攝) 下一步 跳出香港


因為在宣誓時展示「 Hong Kong is not China」旗幟被 DQ,但游蕙禎強調並不後悔,更揚言進入議會後不敢講自己的政治理念才是愧對選民。

很多人在法庭宣判後跟他們談如果︰「真係有如果,我就會將個時間點跳早少少,直情唔會參與一個選舉結果係可以輕易被推翻嘅一個選舉。」梁頌恆笑言:「鬼叫你係香港人咩!無得後悔㗎……如果香港人呢個身份要諗後悔,你可能好多位可以後悔。」游蕙禎則用堅定的聲音補充:「如果我為咗入議會而掩住自己良心、政治立場嘅話,我覺得我自己到時真係會後悔。」
這盤棋,他們已被暫停一個回合;下一步,他們預告會重回街頭,甚至跳出境外,爭取境外政府通過一些與人權有關的草案,例如美國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台灣的難民法。梁頌恆希望此舉可以幫助民主運動的抗爭者,「起碼俾多少少保護罩佢哋。」不過,他們擔心的是,所謂的「五十年不變」化為空想,香港遲早淪為中國二、三線城市,「你覺唔覺得我哋而家過到一半已經好叻,你捱到二十五年,而你覺得香港係無變嘅,我已經覺得係叻到一個我想像唔到嘅地步。」梁唏噓地說。

大劉再落 呂麗君面

華人置業( 127)前主席劉鑾雄(大劉),與兩位紅顏知己甘比及呂麗君,共處多年,終要二揀一。上年底「戰況」漸趨明朗,大劉自爆與呂麗君分手,並與甘比結婚,成為去年娛樂性最爆燈的新聞。
本刊曾翻查土地註冊處等多項資料,發現大劉指呂麗君是超級富婆,曾獲贈逾廿億資產,但實情不少物業仍未過手。以「呂麗君」私人名義根本沒持任何物業,甚至傳說中送給呂麗君的車牌,都是華置揸手。
文章出街,已經將呂麗君當仇人的大劉,進一步落對方面。他轟呂麗君「臉皮厚過恐龍皮」,展示呂曾簽署的文件,證明自己曾送贈逾億珠寶及名牌手袋,聲稱若有半句大話「就絕子絕孫」。而他與甘比婚後不久,就將山頂白加道 31號 D號獨立屋,轉售予長子劉鳴煒;而此屋正是呂麗君母親住的地方,呂麗君哥哥亦經常在此出入。呂媽曾指女兒被害,對方「毒蛇放毒液」,相當激氣!與此同時,呂麗君亦搵定後路,以二點八八億元購入跑馬地藍塘道 39號、由恒隆( 101)發展的洋房。不過該處被指風水麻麻,處倔頭巷,真正 no way out!
而大劉則繼續錫住甘比及另一繼承人劉鳴煒,過去華置頻頻出售資產予大劉,單計上年已有銅鑼灣皇室大廈、上海愛美高大廈、羅湖商業城、美國萬通大廈等,部分直接落甘比及劉鳴煒袋,再由華置派發特別息「貼」大劉一筆,名副其實「左手交右手」。劉鳴煒對父親再婚無發表任何意見,繼續主攻政治,力谷搞青年事務。近日又做網上籌款,又去 facebook香港總部「見工」,當年他曾轉投梁營,今次明顯保守得多,遲遲未表態支持哪一位候選人。




1394期


除夕期間,大病初癒的大劉(中)再次現身,與甘比(左四)及女兒秀樺(左二)一同倒數,旁邊有四名戴口罩、持毛巾的保鑣「護駕」。 純官派錢自己人

新世界發展( 17)創辦人鄭裕彤(彤叔)去年九月去世,雖然彤叔昏迷近四年,有指家族早已分身家,但彤叔訃聞中,竟出現鄭家純(純官)密友王穎妤所生的澤弘及澤然,二人還拍住上進軍英國,惹來爭產疑雲。
一直以來,商界都知彤叔生前,屬意將事業王國「隔代」交給孫仔鄭志剛。但他突然中風,未及部署,結果由七十歲的純官坐正,由他親自掌舵。鄭志剛近年則主力發展 K11藝術空間等非核心業務,低調下來。
彤叔子孫多,家產難以分得人人滿意,不過純官亦很識做。周大福( 1929)公布最新業績,雖然公司受中港零售氣氛轉差影響,半年賺十二億,按年下跌 12%,營業額亦按年下跌 23%。但公司派息,卻十分疏爽。周大福半年股息連特別息,共派兩毫一,即共派二十一億元,高於盈利七成半,即係派凸!但留意番,鄭裕彤家族公司持股達到 89.3%,家族成員因此淨袋十九億元,即係派番俾自己人。相反小股東由招股價十五元持貨至今,現時股價六蚊左右,連利息都要倒蝕近七蚊,相當慘情。
至於一直盛傳的公司架構重組,純官曾解畫指未有動靜。但集團年初連番出售中國地產項目,並將新世界中國私有化,再挖走新地( 16)前高層蘇仲強及黃少媚等,實質有後着。有傳新世界發展及新世界中國的兩個地產團隊會合併,而周大福旗下的地產業務,也將整合到新世界中國之內,變相重組。由於新世界中國一向由純官弟弟鄭家成和其次子鄭志謙打骰,意味家族利益再一次洗牌,且相信陸續有來。




1388期


彤叔死後,純官(右)正式執掌新世界事業王國,市傳他有意將公司架構重組。圖左為其子鄭志剛。 人仔換美金 兌不兌?


1349期

人民幣早幾年的走勢,有升無跌,港人急着開人仔定期戶口賺息賺價。但一五年八月內地央行默許人仔貶值,此後人仔如江河日下。如何走資,成為內地人熱門的新話題。
人仔大貶值,除了是去年、亦將是今年最關注的命題。本刊近日到保險公司林立的尖沙咀一帶訪問,發現不少內地自由行旅客,雖然紛紛在鏡頭前表示對人民幣「很有信心」,但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不少旅客卻又坦承,早已在港購買保險。遊客 Jasmine表示:「雖然不能刷銀聯卡買保險,但是 Visa跟 Master都是可以的,沒有限制,我自己都買了。」從事金融業的她更表示:「我真的不方便再答下去,我沒辦法再說!」
雖然中央不斷出招,傾盡全力托市,包括出口術、叫停用銀聯卡在港購買保險、加強打擊地下錢莊,近日更傳出境內人民幣要提交文件,才能轉為外幣,但似乎未能令人民幣轉勢。人民幣匯價在去年二月至四月曾出現短暫小陽春,但很快又再「急瀉」,離岸人民幣匯價在去年十二月急跌至最低位兌 6.9871,距離破 7只有 129點子,以在岸價計,全年貶值近 6.5%。
德國商業銀行外匯研究主管 Peter Kinsella曾向本刊透露,預期人民幣上年內會再貶值最少百分之五。
而晉峰金融集團執行董事文錦輝就指,短期人民幣望 7.2:「農曆年底之前銀根都緊,唔會咁快穿 7,新年過後機會就大。」
由於內地居民每年可以兌換五萬元美金,新一年「兌不兌」、「幾時兌」,成內地網民間的熱話。以往內地銀行都出現很快換罄的情況,今年一月新的限額開始,不少市民摩拳擦掌撲美金,早前有傳中央有意將限額縮減至一萬,惹來恐慌,後來外管局否認傳聞,但會加大力度打擊走資情形。計一計數,十一月中國外匯剩餘 3.0516萬億美元,已較高位縮水 24%,假設有六千萬人同時兌換五萬美元,頃刻間就會換光所有外匯儲備!

橫洲顧問坐大 負責 2030+勁賺兩億

本刊在去年九月,一連三期的封面故事,追蹤元朗橫洲事件。本刊發現,原來在橫洲公屋計劃旁的新世界豪宅規劃,與政府聘用同一顧問 Arup(奧雅納), Arup懷疑藉此預先修改申請書,更欲與未落實的公屋馬路作「無縫銜接」,同時被發現在該項目中盜用政府機密統計數據。事件引起社會激烈反應,上月城規會最終不通過新世界轉土地用途的申請。
然而,涉事的顧問公司 Arup卻只被「停賽」三個月,對這間國際大行而言只是「九牛一毛」,因它早已掌控香港土地發展方向。 Arup原來在去年三月,成功以四百八十萬投得規劃署的「香港 2030+」顧問項目,協助制訂 2030年後的全港發展策略。翻查政府資料,一○年至今, Arup竟成功投得最少十三個與「 2030+」計劃發展的地區相關政府顧問項目,涉及六個部門和逾兩億元顧問費。
該計劃欲發展新界北地區及在東大嶼山建設新核心商業區,是政府未來土地發展的重頭項目。有團體估計,單單東大嶼山的龐大填海工程,就要花四千億元,相等於現時一半的財政儲備,勢成超巨型大白象,亦令人擔心, 2030+將成為利益輸送的源頭。
Arup坐大,但因橫洲公屋項目而被「滅村」的永寧村等三條村,利益卻被漠視,幾十年家園勢被推土機夷平,永寧村村長陳愛金說:「遞信俾張炳良都六、七次,去立法會示威咗四、五次,但政府冇同我哋交涉過!佢哋靜雞雞走入村左度右度,村民就趕走佢哋。」村民們去立法會公聽會,運房局只派常秘現身;政府亦始終沒有為他們失去家園提供合理賠償,要上樓就要經嚴格資產審查:「一家月入萬六,資產三十幾萬,根本冇可能!我哋唔係要金要銀,係應分要補償。」村長指大家會繼續抗爭,有村民正在申請司法覆核,指政府未有就橫洲項目做環境評估,當政府正式收地,村民會在村口搞「更亭」:「大家輪流看守,唔會俾政府入嚟搞任何嘢。」




1385期


橫洲公屋計劃原打算收回由屏山鄉委會主席曾樹和經營,面積達十七公頃的福喜停車場建樓。該車場更涉及非法佔用三點八公頃官地做生意。但最後卻變成向一班勢孤力弱的非原居民開刀。只許鄉紳霸地賺錢,不許百姓有日安寧,引起眾怒。(林志謙攝)


陳愛金指,政府的職員曾經偷偷走入永寧村,對包括他母親在內的老村民,訛稱只要做了人口登記,就可以上公屋:「但佢哋已經唔會再被政府呃到。」(李育明攝) 趕走一男子 王維基未止血

去年六月,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接受本刊訪問,宣布參選立法會選舉的他,訊息只有一個,希望身體力行站出來踢走 689。就是這一男子,令王維基失落了免費電視牌。他帶頭劈 689,然後全城一起 ABC( Anyone But CY)。不過王維基最終未能贏得立法會議席,他回覆本刊記者指:「做事不能只看結果,選舉不應只論輸贏,在整個選舉過程,我學會更多,有很多得着。」無論如何, 689終於無得入閘,全香港人熱烈地彈琴。
雖然輸了議席,但頓成「 ABC概念股」的香港電視( 1137)股價於 689宣布不尋求連任當天更一度升 54%,不過平靜下來後,其股價又由絢爛而歸於平淡。有指香港電視的牌照一直未到手,是因為梁振英為連任而拖延。如今, 689走了,兩個女版 689來勢洶洶,換湯不換藥,這樣下去,照道理電視牌照並不樂觀,這刻的魔童只能相信獅子山下,努力便會有奇跡,他說:「獅子山精神一直存在,過去存在,將來也存在。」
他否認香港容不下創意,「過去數十年,香港人守規守法,不斷追求創新,靈活尋找生存空間。」不過事實呢?未有電視牌照,香港電視押注做網購 HKTV mall,並於兩個月前在北角和富中心開設首間門市,另短期目標再開十間門市。在鋪租昂貴的年代,「倒行逆施」開門市,創意只能於夾縫中尋求。翻開香港電視中期報告,至去年六月上半年為止,雖然來自網購的收入比前年同期大升九倍,但做零售成本不少,埋單仍虧蝕一點二五億元,要賣幾多件貨才止血?
趕走 689,或有機會換來林鄭月娥,王維基說過不支持,但還有什麼可以做?他回覆本刊說:「人並不是可以改變所有環境;而且,永遠有可能出現更好或更壞的環境和情況。可以改變的,是我們的心和態度,無論任何環境下,都要做好自己。」字裡行間,隱約感到一片無奈。




1369期


王維基希望「換特首」,最終夢成真。 689將離任,但不論香港人或是王維基,前路仍是難行。(高仲明攝)


未有電視牌照,香港電視積極發展網購業務,兩個月前在北角開門市,事實上在鋪租昂貴下,經營成本充滿壓力。(《蘋果日報》圖片) 旺角騷亂 一年後

年農曆年初一晚上,旺角街頭因為熟食小販擺賣問題,氣氛變得緊張。有本土組織在網上號召市民到場聲援小販,終演變成一場「魚蛋暴亂」。大批示威者在街頭焚燒雜物,掟磚頭掟玻璃樽,警員要向天開槍鎮壓。這一夜,旺角變天,出現前所未有的亂局。
這宗近年罕見的騷亂事件,雖然事發至今差不多已一年,但警方的拘捕行動仍未停止。截至上月中,警方共拘捕了九十人,包括七十九男和十一女,其中五十五人被落案起訴。
一直積極爭取小販與墟市權益的立法會議員劉小麗,甚至親身嘗試在深水埗擺檔被捕,被視為燃點起旺角撐小販運動的關鍵人物。
當晚她也在旺角現場,在山東街協助腸粉大王曾啟新擺檔。她形容當時是「一街之隔,兩個世界」,當時警察在砵蘭街築起人牆,分隔了市民和小販,所以一邊是示威人群,另一邊仍然有小販在做生意。劉小麗說:「做小販真係好忙、好攰。」所以即使在現場,很多事情都是後來看新聞才得知的。
「喺香港做小販,唔知點解要好似賊咁。」她沒想過事情會演變成衝突、騷亂,但她覺得響應號召出來支持小販的人,大家都有清晰的目標。今年的熟食小販何去何從還是未知數,劉小麗希望食環署執法「寬鬆一點」,而她亦會繼續在議會提出可行的方案,予熟食小販在農曆新年擺檔,與眾同樂。




1353期


回顧被拘捕的經歷,林淳軒希望港人別再對當晚的行動者存有仇恨,指社會需要更多的了解和體諒。 政府不近人情

而腸粉大王曾啟新也認為,一切的觸發點都是食環人員過分執法,「我做咗小販三十幾年,年年農曆新年都係咁擺。」他說從沒想過政府會這麼不近人情。而他亦狠批稱:「香港政府的思想落後二十年,冇理由將大家都喜歡嘅事情都趕絕。其實大家新年無他的,只想和和氣氣。」問到他今年的安排,他回應說:「唔敢諗,但平民點都會搵到佢嘅生存空間。」
「唔知點解變成示威者,明明嗰晚只係去食嘢。」前學民成員林淳軒( Derek)聲稱,因當晚曾往旺角買魚蛋支持小販,兩日後出發前往台灣時卻在機場被捕,「我當時仲未知咩事,我以為和雨傘運動有關,因為我之後都未去過旅行。」他後來被控暴動罪,更被拘留了四十八小時。
但 Derek堅稱,自己當晚在警方開槍鎮壓後,已立即離開現場,因為他很清楚自己與示威者的原則和路線不同。
他又憶述警方拘捕他後,迅速到他家中搜證,他亦經歷了難過的四十八小時,不可關燈睡覺、沒法躺平、以索帶綁住手,就連上洗手間也有困難。他說「最深刻就係呢四十八小時」,因有機會和好多在拘留室嘅年輕人傾談,在拘留室有一半以上嘅人,都係不知就裡就被拘留,「有啲係通宵打桌球啱啱落樓,仲有個女仔係因為戴口罩被帶走。」他最終被撤控,感謝得到很多關注和支援,他覺得自己相當幸運,「其他濫捕情況,未必有咁多關心。」
一年後回望,對於 Derek來說,他認為當晚發生的一切其實是「延續雨傘的積怨」,而「全武裝」的警方,亦需對當晚事件負上很大責任。「好像清金鐘咁清、清旺角咁清。」他反問警方:「你期望示威者有乜嘢回應?」他說市民看到一批手持盾牌的警察,就很自然感受到惡意,然後演變成對峙的情況。」
這場騷亂,引起社會各界譴責, Derek認為社會大眾應就事件作更多理性討論和了解。大概是因為自己是搞社運的,所以他理解當天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雖然路線不同,但大家都係喺爭取民主嘅路上。」他說理解本土勇武派的想法,同樣面對雨傘運動後的失落,「喺我眼中,嗰一晚唔係要爭取啲咩,爭取咩訴求,而係一個爆發,對好多不滿、對於警察過去做嘅嘢,一個抗爭程度嘅爆發。」




旺角騷亂一年後,劉小麗希望公眾不要再執着抗爭手法,應多些關注小販權益和墟市的發展。


旺角騷亂當晚,大批警員築起人牆,跟群情洶湧的示威者對峙,最後演變成有人掟磚頭掟玻璃樽的暴亂事件。 張德江訪港 中聯辦護送禁軍

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今年五月中旬訪港三天,當時正值梁振英和中聯辦在姿態上最為強勢之時,張德江訪港,被視為中央挺梁的的動作,加上之前旺角爆發掟磚事件,及港獨議題廣受注意,所以此次訪港的保安工作十分緊張。
由於張德江屬於中共領導層第三把交椅,保安工作十分大陣仗,由核心內圍去到核心外圍,共有八層禁軍保護北大人。
在張德江到訪前,本刊已獨家拍攝,有中聯辦登記車輛,絡繹不絕運送大批平頭裝、身材健碩的中南海保鑣進駐張德江下榻酒店。據了解,第一至五層的核心保護工作,由內地人員執行任務,當中包括直屬中國公安部轄下的中央警衞局部隊,第六至八層外圍保安工作,才交由香港警察負責。
而張德江訪港第一日,大批官員在停機坪接機,中南海保鑣穿著筆挺西裝,每人手拿一個公事包「篋神」,場面甚為搞笑,似足電影《國產零零漆》周星馳的造型。
據聞公事包內是防彈毯,以防張德江被偷襲可以即時拿出來擋子彈。短短訪港三天,禁軍在張德江衣食住行各方面,採取嚴密保安,以免張德江被人暗算。例如張德江入住的酒店,房間會事前進行地氈式搜查,確保沒有偷拍和竊聽工具,亦有專人檢查坐駕有否被人放置爆炸品,所有衣服,都會經保安人員事先檢查和親自傳送,以免被裝偷聽器,抵港後所進食的食物和飲料,會由專人先試食再送上,確保沒有被下毒,檢查工作巨細無遺。
中聯辦當日護送張德江有功,加劇西環入侵香港政治圈之說,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仕途一度闖高峰,但隨着梁振英宣布不角逐連任特首,同樣是命運共同體的張曉明頓時失勢,自此鮮有公開露面,並面對改組命運。




1367期


去年五月張德江到訪前夕,本刊獨家拍攝到中聯辦登記的車輛,接送大批平頭裝的中南海保鑣,進駐張德江下榻酒店。


西裝筆挺的中南海保鑣,每人手拿一個公事包「篋神」,內藏防彈毯,以防張德江被偷襲時,可以即時拿出來擋子彈。


張德江訪港的保護工作十分嚴密,警方出動了全頻無線電干擾車,除可干擾無線遙控飛機靠近,還可干擾無線遙控炸彈。

撰文&攝影:時事組&財經組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