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活

玩木養志

贊助商連結

手作木工蔚然成風,市集工作坊不乏木椅木匙木飾。
木家具已不夠新鮮,居然有人以木頭製作小玩意:工藝少年廢木為樂,製作無聊但好玩之物;慈父因愛之名,花經年為兒子做玩具木頭車。
別人眼內毫不實用或浪費時間,木匠卻以玩木養志,明白快樂為何,玩樂作為實用,何其踏實。

工藝少年 玩轉廢木

「你看,這些東西好廢好無聊啊!」客人經過攤檔與朋友說。「對呀,我們的作品好廢,歡迎隨便玩隨便碰。」店主拿起其中一件木藝把玩,一句歡迎,把兩個本來皺眉搖頭的客人留住,好奇拿起桌上的小玩意,一件又一件,忽然,小檔口擠滿駐足的人。
這是 Bacchus、 Dave和阿帥擺市集常出現的對話和情景。三人讀藝術出身、愛好木工,畢業後組成「木碎好少年」,自學製作可簡單郁動,沒實際功能的作品,例如不停斬樹的熊人運動機、有腳會走的聖誕樹運動機等。
作品全由廢木做成,包括退休老木匠送贈的木頭、工業區拾來的卡板木、鋼琴木、甚至馬路旁被大風吹倒的樹幹,都是他們的原材,不花費更不浪費。再來便是,用「廢」字打破外界對事物的定義,包括木工和藝術。 Bacchus解釋:「現在的東西太多功能,甚麼都要實用,太多被定義的事情。所以無意為作品定義,是無聊、是玩具、是藝術,任人解讀。」




木碎好少年的作品除了作售賣,還會辦工作坊,教授製作 Tony或 Johnny運動機──會搖頭的鹿和牛。


打破對藝術的定義,用木頭創作既可以玩,又可以觀賞的桌上藝術品。


Bacchus(左)、 Dave(中)和阿帥(右)同是讀藝術出身,以木工作為藝術創作。除了玩味為主題,各有風格: Bacchus喜以細小的肢體為作品主題、 Dave的創作則多為表現一種狀態,而阿帥則鍾情機械運作。


市集上,對木碎玩物好奇的小孩。

別人如何看悉隨尊便,三人心底把每件作品看成藝術:「誰說藝術一定高級、昂貴和只作遠觀,我們製作可以玩的藝術。」
見 Dave和阿帥拿來幾嚿木玩意示範:這是 Welcome Machine,手不停擺動代表歡迎,這是 Reject Machine,頭不停搖在拒絕人,和雙腳暴走的 Angry Machine組合起來,便成為 Make friend Machine,哈哈哈……」合體的木頭玩意在搖頭擺動手腳,看似無聊滑稽,但的確會吸引人拿上手重複把玩。
「美感之外,我們相信好玩的東西能令人快樂,打動人心。客人被作品吸引開始,已是藝術的過程。」
難怪三人認為,最大的滿足是,市集見到有人拿起作品玩得不亦樂乎:「試過有小朋友初初嫌棄無聊,拿上手玩後,禁不住叫爸爸帶他回頭再玩,甚至買了回家。」他們笑說,即使不買也鼓勵任玩,最好每個嘴裏說「廢」的過路人,都玩得開心。此外,三人更樂意分享玩具郁動的原理、開班教學鼓勵人動手做木玩意:「不一定要消費才能換來快樂,自己動手做小玩具,像父母輩年代,快樂好簡單。」
老實說,玩樂時為何要談功能、說教育意義?回想舊年代,玩具確是無聊好玩便足夠。三位少年用小玩意帶大家回歸美好年代,難怪可以自豪說:「『廢』是對我們的讚賞。」




這些木材全是一位退休木匠送給三位的。


放在工作室門口的樹,是早前三人在馬路旁拾回來的:「社區和大自然都是我們的工作室。」


退休木匠除了送贈木材,還有用了多年,自製的工具。對於三位新手木匠而言,這種工藝傳承最為珍貴。

木碎好少年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chipgoodguy 

木匠爸爸 手做玩具車

那頭,三個少年羨慕舊年代手做木玩意,這邊有個爸爸級木匠,為兒子親手做玩具、木頭車。其中手搖木頭車,更在早前的「九龍城書節」引起小哄動,木匠兩歲九個月大的兒子,坐着木頭車出巡,旁人大呼好有型。
這位木匠爸爸,是手作品牌「 Fishycraft」創辦人朱耀煒(阿朱),為兒子做木玩具,是貫徹不走平常路的生活態度:「不是說完全不消費,但不想被大財團、商場設計限定了我們如何消費,可以自己做的話,便動手做。」
兒子一歲時,他見玩具店有種引誘孩子學行路的手推玩具車,便拿工作室現成材料,也做了一個給兒子,而且還夾上心愛玩具,增加步行動力。到兒子學會走路,有日居然在工作室拿起小板櫈,反轉當車坐。他忽發奇想:何不做輛真正可以騎的車?
「孩子帶來的靈感意想不到。」阿朱做了第一輛手搖木頭車,不過略嫌手工和外形太粗糙,車尾受力部分不夠穩妥:「兒子不太願意坐。」於是又鑽研第二代,保留木輪子、木把手和木座椅,其餘車身換上鐵枝架,更穩固也更有型有款:「現在見到的,是以第二代再改良,更精進的第三代,由第一輛到第三輛手搖木頭車,足足花了超過一年時間!不過見他終於享受坐上去周圍玩,也算老懷安慰。」阿朱還做了時下流行的滑板車給兒子。雖然木製比較重,也沒有市面買來的防撞防震,速度也不及鋼鐵做的滑板車;但對於木匠而言,從親手挑選木材到製作過程,都別具意義:「每一塊木頭紋理、軟硬度都不同,由木匠透過觸摸、感受,去判斷哪塊木用作哪一個車件部位,我想這便是匠人常說手作的溫度吧。」其實單看度身訂做的座位、把手,高度、大小,都是木匠對作品和孩子傾注的心意,這一點,工廠大量生產的冰冷玩具絕對無法比擬。







朱耀煒認為手作木工,是一種有溫度的工藝,蘊含木匠對木頭的心思。


從構思、畫圖,到製作,足足花了超過一年時間製作。


第一代手搖玩具車,阿朱笑說當時兒子不太愛玩,所以後來又做了第二、三代。


市集上這兩架木頭玩具車引起不少人好奇和詢問。

他拿起一部兒子近期最愛的滑板車,指住上面摩擦痕迹:「即便木頭上的一刻一畫,都是經歷,是另類的美感。」當然最重要是,壞了有木匠爸爸維修。兒子學會維修的意義,也是阿朱的意外收穫。
「最初沒那麼偉大,想藉此感染或教育他甚麼,只是純粹讓他覺得好玩便足夠。但漸漸好像潛移默化了父母的價值觀,兒子現在看見甚麼壞了,便說『拿給阿爸維修』,我也會坦白跟他說,盡量修理,但不是甚麼都可以維修,所以要珍惜。」三歲孩兒總會似懂非懂地吃吃笑,然後又騎住小車玩樂去。
「阿仔還小,未懂手作的意義,也會扭買玩具。只願他大個一點會發覺,原來阿爸做玩具給自己,是一件很有型的事。」木匠爸爸從簡單願望裏,溢出暖暖笑意。




這架手搖玩具車,花了超過一年研發。阿朱說會公開發售,為小朋友訂做,每輛$2,800。


可以摺合起來的手作滑板車$880


這是阿朱為兒子做的第一架玩具小車,可夾上不同公仔。

Fishycraft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fishycraft 

撰文:王宇紅
攝影:周義安、鄭明川
鳴謝: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