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業閔, 29歲,不但是「傳剩行動」組織者,推動剩菜也是寶的理念,也在自己的起居生活中,見證不花費也能活得豐盛。

年輕有夢

廢青

贊助商連結

周末晚上,元朗大橋街市的商販正收拾檔口,清理場地,準備下班去。
有個平頭青年推着車仔,健步穿梭其中。
「今日有無嘢賣剩?」
逐一探問沿路經過的菜檔、水果檔。
青年手長腳長,長着一雙兜風耳,乍看之下,像卡通人物跳跳虎。
不知是否卡通的外表特別有破冰力,不少商販都願意交出當天賣不掉的瓜菜。
「大佬,而家去邊搵呢啲年輕人咁有心啫?」一個菜販說。
原來破冰的力量,來自一份不可救藥的理想。

青年叫羅業閔,數月前,他參加了綠色團體「自然脈絡」的導賞訓練課程,認識了他的偶像、深綠行動派「野人」莫皓光,受到他身體力行實踐簡樸生活所感染,於是跟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組織「傳剩行動」,每周一天,集結有心人,推着車仔到街市收集當日的剩菜,走進社區,不問身份、收入,免費分給願意伸手的人。

別以為免費就一定有人要。香港人要不戒備心強,不相信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目光流露疑惑,繞道走開;要不嫌麻煩,沒有膠袋在身,還是不拿了。剩菜派不完,業閔跟義工就要包底,把瓜菜帶走。義工 Daphne說有次收了一大箱豆腐,又濕又軟,沒有多少人願意拿,最後有三分一箱無人問津,她惟有通通帶回家,以後數晚,餐餐吃豆腐,連愛犬也得吃一份。

如此自找麻煩的事,要不是背後有個頑強信念,豈能做下去?業閔說,他無非因為看不過眼城市人的浪費,希望透過這些傻瓜行動,喚起社區對浪費食物的反思。




剩菜有瑕疵,但只要削掉損壞的地方,不損其價值。


路過的人多,執菜的人少。香港人到底不缺物質。

業閔其實一點也不傻瓜,反而滿腦想法。大專修讀社會學,關心很多社會議題,隨便拋出一大堆理論,公平貿易、資本主義、消費、剝削……「我一直思考怎樣生活才對別人、大自然帶來最少破壞、剝削。」

他自稱廢青, 29歲也沒有穩定收入、固定職業。 2009年畢業後,做過很多行業,例如安老院、地盤科文等等, 2012年,衝出生活藩籬,跟朋友騎單車,流浪世界去。遊歷畢回港,又轉職保險。但性格沒野心,長期零保單,一年才賺八萬,得打散工幫補收入,午餐捱麥記廉價包。




街市商販熱心,無私讓業閔收下賣剩的瓜菜豆腐。


獨居流浮山,房子又破又舊,但他活得很愜意。

然而,對於他來說,沒錢不但沒有對生活做成問題,反而讓他更會生活。五六年前開始,獨自租住流浮山鐵皮屋。房子千瘡百孔,屋頂漏水入風,玻璃窗破爛。業閔嘗試自己修葺,甚至搭出個小廚房來。他發現只要願意動手動腦,根本不需要花錢僱人。近年更開始跟隨裝修師傅學藝,邊賺取收入,邊鑽研工藝。三餐要求簡單,不追求美食,喜歡買菜做飯,亦不介意接收朋友吃剩的東西。出入騎單車,不介意踩半小時單車去元朗,亦曾經花六小時來回流浮山和旺角。「(踩單車)當作一個活動而已。不能說付出時間就是浪費。」他視以上種種付出為生活情趣。「解決困難是人生必經的階段。解決了一個問題,你就能學習得一樣技能。」

他目前有個微小又宏大的願望──盡快修葺住所旁的爛屋,改建成一個資源共享的空間。能夠化腐朽為神奇,化廢物為寶物,就算是廢青,也是個有為廢青。




近年離開保險行業,皮鞋都蒙塵了。


《人生之體驗》、《資本的衝動》、《西方將主宰多久》

FACEBOOK:傳剩行動

撰文:周燕
攝影:謝致中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