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鴨式教育,就是迷信權威及強調服從;我們都是填鴨式教育的苦主。

壹擋專政

我們都是填鴨式教育苦主( 2016/12/29)

贊助商連結

早幾天,在網上見到有不少人都在討論一套由長者協助開發的「自由香港」楷書字體。這個項目,本來打着「團員世代」的旗幟,應該是一件美事。

不過,當我一見到這個開發團隊,開口埋口說其他字體有不少「錯字」,而他們眼中,普世間就只有香港教育局頒布的「小學學習字詞表」,才是中文正確寫法的依歸。我的感覺是反胃的。
開發「自由香港」字體的團隊,更大的希望是所有香港出版的中文教科書都用他們的「正確」字體,讓香港學生學習「正確」的中文字寫法。無錯,香港的學生受那麼多苦,說到底就是因為這種「絕對正確」的填鴨式教育思維。
什麼是填鴨式教育?強調記憶背誦,只是表相。填鴨式教育的底蘊,是迷信權威以及強調服從。記憶和背誦,只不過是手段,填鴨式教育最終目的是要訓練出一群服從的技工。香港有世界第一流的文書技工和技術官僚。所謂「培養學生思考能力」,只不過是口號。
無論在社會上什麼層次和環節,填鴨式教育的「好學生」第一個想到的,總是「什麼是標準答案」。尋找標準答案的過程,他們首先會找權威。記得在中學時期,我已經對這種態度感到很不耐煩,因為在同儕眼中,那些掌握了考試答案的人,彷彿都是支配了宇宙萬物最終真理的智者。到了長大之後到外國升學,才發現香港學生心目中的「高手」和「權威」,原來只是一群沒有自己創見思想,在二流象牙塔內的三流從業員。
我知道,這樣說會得失了不少人,但事實的確如此;世界很大,香港其實很狹小。

教育,目的本來就是要讓兒童掌握獨立思考和學習的能力,而不是將一套「欽定」的資訊下載到腦內的記憶體當中。中小學的課程,應該是學生研習方法,而不是將資訊,當作真理。
坦白說,我也曾經是填鴨式教育的受害者,真正開竅的過程,已經是長大成人的日子,閱讀課堂以外的材料得到的啟發。事實上,以當今在網上資訊的氾濫,其中有不少似是而非的觀點,但偏偏就是因為有這種環境,獨立思考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個人質素。但哲學地從另一角度去看,也只有這種意見紛陳的狀況,才有可能讓我們更接近事實的真相。
說到底,對任何不能夠被挑戰的權威和既定思想,其實都應該抱懷疑的態度,否則人類文明不可能進步。
有人說香港社會發展停滯不前,也有人覺得香港的氣氛令人感到窒息。我認為最大的問題還不是因為這個城市的生活空間狹小,而是思想的空間被填鴨式教育所剝奪。香港有世界級的技工,卻沒有對等級數的設計師;香港的技工只懂得接受指令,假如沒有指令的話,技工亦惟有抄襲別人的做法,又或者繼續因循過去的範本,無法因時制宜,不會面對現實,解決問題。
如是者,這個城市隨着世代的轉變,累積了愈來愈多不合時宜的規條,又或者出現更多不切實際的假大空。這種狀況,才是集體無奈的根源。在這種封閉的思想環境中,我們都是填鴨式教育的苦主。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