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號

嬌妻出山 春潤堂 地址:深水埗大埔道 14-16號華都大廈 2號鋪 電話: 2788 2383

贊助商連結

只要聽到街坊、熟客稱呼:「事頭婆」,深水埗春潤堂的劉潤勤,便會不住揮手,笑容燦爛得連嘴巴下方的癦也顯得特別嬌俏。瘦小的身軀,一下子散發出巨人的風采。
難道來自事業的自信,是女人最神奇的化妝品?

玉手掌店

喀嚓喀嚓喀嚓。丁方小店中,戴着玉鐲、水晶的纖纖玉手剪呀剪,豬油渣去蕪存菁,留下肥瘦均稱的部分。豬腸細細挑走脂肪,剪成均等的節段。
叮噹叮噹叮噹。玉手又把潔淨的碗碟一隻疊一隻,整齊妥當地堆放在一角,再用力一抹,抹走桌上零零星星的油迹。玉手端來湯麵,麵條放得骨子,比湯略高,配料細細點綴,讓人感到有份女兒家心思潛藏其中。
創辦這店的,原來是個纖細瘦小的婦女。她叫劉潤勤,二十出頭嫁作翟家婦,婚後相夫教子,一直沒有工作。八十年代中期,工廠開始北移,在抓毛廠當工人的丈夫翟容春不欲隨波逐流,「我跟丈夫說,不要緊,大不了我們一起捱吧!」兩人早年在深水埗置業,眼見樓下都是走鬼檔,似乎有可為。當時三名兒女陸續出生,待哺家中,劉潤勤卻師奶出山,跟丈夫一起在桂林街賣小食。車仔檔經營不久,兩人認識了在鴨寮街賣糯米飯的華叔。華叔年邁,欲退休,見翟容春為人老實,就提出連手藝、架生一併頂給對方。劉潤勤眉精眼企,雖然在街頭混的日子不長,但老早洞識江湖生態:檔檔各自各精彩,不能重複,打對台。糯米飯只此一家,生意有保證,於是鼓勵丈夫接手。




女兒家掌店,處處流露纖細的工夫。


店小,企理乾淨。


丈夫翟容春比劉潤勤年長十二歲,常叫她放棄店子,但她心高氣傲,就是不從。

劉潤勤跟足華叔指示做糯米飯,豈料效果強差人意,「一罉糯米,十五斤,猛火蒸三十五分鐘,效果霉霉爛爛。」下廚到底是師奶強項,她改用矮一點的蒸籠,讓熱力容易傳遞至上層,又改變分量、時間,每罉糯米三十斤,只蒸十五分鐘,結果糯米飯粒粒分明,淋上豬油,撒上葱花、花生,口感滑溜,油香四溢。勾魂飯香傳遍街頭,天冷時,每天賣掉三百斤米,十分巴閉。 1988、 89年,政府着力修整市容,大舉掃蕩小販,翟氏夫婦無奈退出江湖。後來經營過茶記,又改賣光碟,總之四處鑽,尋覓生機。賣了一陣子光碟,劉潤勤仍是對飲食念念不忘,於是跟業主商量,求他容許闢一角兼賣糯米飯,結果一賣賣了十年。「客人說,沒有牌,你也能做得這麼久,咁鬼叻!」 2003年,沙士爆發,社會着力改善公共衞生,無法再偷雞摸狗地賣無牌熟食。
那時的翟氏有樓有積蓄有投資,沒有生活壓力,打算提早退休。終日在家照顧兒女,丈夫覺得知足愜意,倒是劉潤勤心有不甘,翻閱地產雜誌,看中花園街一個鋪位,打算買下做小食生意,但丈夫不以為然,「他說賣成千萬,我們哪買得起?」加上市道才從沙士陰影中恢復過來,丈夫覺得一動不如一靜。劉潤勤心高氣傲:「我懂做飲食,怎會做不來?幾百萬,數年就能供清。」她不死心,四處打聽,知道深水埗大埔道有家士多待價而沽,心又動起來。她日日去士多對面的公園靜坐,觀察人流,發現不算暢旺,但不是沒有優勢,「她所在的位置,是三條街的交匯點,一是大埔道,一是長沙灣道,還有一條冷巷。」她自信只要再出山,這裏一定變天。女人就是煩,終日死纏丈夫,理由多多,「買下來消磨時間、過日辰也好,加上仔女還小,爸爸媽咪終日賦閒在家也不是好榜樣啊。」結果男人怕煩,女人就得米了。丈夫抽了口氣,看着眼前這個瘦小主婦說:「人咁鬼細粒,心就咁鬼大隻!」




新鮮豬腸得細細挑走脂肪。


油渣麵用上海麵作麵底。 半邊天

2005年,小食店開業,名作春潤堂。劉潤勤竟然沒有重操故技,「不賣糯米飯了,因為時代不同,以前的人吃東西但求飽肚,但現在的人講口味,糯米飯不是人人愛吃。」  一邊賣涼茶,一邊賣魚蛋、燒賣、碗仔翅、生菜魚肉、油渣麵、韭菜、蘿蔔、豬紅、豬腸。劉潤勤沒做過這些小食,但為人精叻聰慧,總摸索出門路來。想做魚蛋、油渣麵,便去別人檔口靜靜觀察,研究做法,「等送貨的人來,偷看貨箱,把供應商的資料抄下來。」本來以為靠鋪過日辰,誰料愈做愈有生意。怕兼顧不暇,影響質素,便停賣涼茶,專攻小吃。後來米線、重慶酸辣粉大行其道,劉潤勤不甘落後於人,研究做法,加入其中。




思敏(左)跟思燕年紀相差四年半,如一般姊妹,成長過程交織着吵鬧、扶持,感情很好。


梓霖媽媽是忠實粉絲,看着思敏落鋪、結婚、生女。


熟客黃小姐說,一呼例牌,思敏便知道是甚麼,很喜歡小店的人情味。

女人做食物,心思多,豬腸專挑新鮮貨,不用調味,只放進豬骨湯中煮熟,已經是人間美食;豬油渣雖然不是自家製,但也挑得精,「我們用過一些豬油渣,是用豬網油做的,口感溶溶爛爛。於是改了供應商,其豬油渣採用新鮮豬做的」;碗仔翅的肉絲、木耳絲足料,啖啖口感十足;韭菜、生菜、芽菜一定不依賴供應商送貨,天天親自到北河街選購,確保新鮮;鯪魚肉專挑石硤尾街市一家菜檔的出品,貪其口感特別彈牙爽口。熟客梓霖媽媽說:「她的魚肉有着我們小時候吃過的味道,在其他地方吃不到的!」
劉潤勤愈做愈起勁,天一光便落鋪備料,洗豬腸,調校汁醬,烹調碗仔翅,晚晚清理碗筷、爐具後才回家,一看時鐘,都凌晨兩點了。丈夫一貫好逸,劉潤勤懶理他,一心向前衝,「仔女說爸爸不懂收錢,不懂計數,甚麼都不會。」說罷,這個女人仔哈哈大笑。




女孩到底愛美,買菜也孭靚手袋。


生菜魚肉,爽口彈牙。$13


思燕負責採購食材,生菜、芽菜、韭菜來自不同檔子,十分精挑。


魚肉碗仔翅,肉絲木耳蛋花樣樣足料,$15。

這個死命衝的女人,有天突然剎掣。數年前開始,她常常頭痛,吃甚麼藥也根治不了。嚴重起來,痛得眼水直流。碰上繁忙時間,痛症來襲,只能邊拍打腦袋,邊用意志叫自己撑下去。她知道身體響起警號了。「我老公鬼殺咁嘈,說要頂手給別人。我說唔得!我一定要叫女兒幫手。得得得,不用你做,你回去。」
這個女人煩完老公,纏閨女。「佢唔制㗎!她說做飲食骯髒、辛苦。」游說大女思敏足足一年,才得償所願。八年前的思敏,才 25歲,是個補習導師。想到在行業中做了五年,載浮載沉,開始感到苦悶,「想轉工,可又不知做甚麼好,那便試試幫媽媽手。」
鄰鋪女工見這個妙齡女孩花拳綉腿,忍不住潑冷水,「你閏女哪會做?這間鋪除了你,沒人能擔得起。」劉潤勤不客氣道:「你點知?今日才第二天!」




擺放貔貅,生意不好時,劉潤勤會摸一摸。


打翅講究手勢,肉絲、木耳絲、粉絲烹調成湯水後,得加上生粉水快手攪勻埋芡,如果力度不勻,生粉會凝結成粒狀,不好看,不好吃。


當了外婆,退下火線的劉潤勤可以弄孫為樂了。 兩生花

難怪阿姐多口,小食店看似簡單,其實工作細碎繁複,小處做不好,滿盤皆落索。劉潤勤說:「手勢很重要,每樣工作的手勢都要教好她。為何重要?就算做一碗油渣麵也有手勢的。麵夾起,放進碗中,要高聳的,不是平放,再放上油渣才好看。如果麵放得不好,散落湯中,就唔靚囉,睇落唔開胃。」即使剪韭菜這麼簡單,也不是人人做得好,「有些人剪不斷的,甚麼也不理,死命壓進湯麵中。第一不好看,第二人家吃的時候,要整條吃,很不方便。每條韭菜都要剪到靚一靚的!」
思敏身心都經歷過一段磨合期。初期久站,雙腳腫脹,得浸鹽水紓緩,也曾經想過重回職場。慢慢適應過來後,不但身體習慣了,連心理也接受了,「我不是很喜歡改變,我喜歡這樣就這樣好了,不要搞我郁我騷擾我,我很少接受新事物。」




小食車載滿魚蛋、豬腸,光走過也叫人流口水。


自家菜脯,以辣椒粉、蒜茸等調味,佐湯麵一流,$30。


豬油渣得去蕪存菁,是耗心機的工序。

八年下來,她在小店中找到很多快樂。「我的工作一直很少出現同事,對象永遠是小朋友。反而在這裏,認識了一班熟客,彼此噓寒問暖,有時稱讚你,有時撩你兩句。」思敏說,駕馭流程、掌握效率,最叫她興奮,「同一時間客人柯打十碗八碗,你可以記到、做到,而最後他們沒有詐型,我便感到好大滿足感!」黃小姐是死忠粉絲,「阿妹(思敏)和阿姨很親切,一來到叫例牌,就知道我想吃油渣麵加豬腸,還有一碗淨魚肉。」
年多前,妹妹思燕辭掉銷售工作,加入小店。兩姊妹,一個開早,一個收夜;一個開爐備料,一個買食材;一個喜歡對外,一個喜歡鑽進廚房,很合拍。思敏說:「她喜歡做的,我不喜歡;我喜歡做的,她不喜歡。」思燕則最喜歡一家人凝聚的感覺,「她(思敏)喜歡照顧人,我喜歡被人照顧。在這裏工作會感到愜意,好像被人保護的感覺,因為有我家人在。」
打滾多年,小店總算結下不少善緣,深得街坊支持,但丈夫一直沒有放棄過叫劉潤勤放棄。「我爸落柯打着我們快點接手。」思敏姊妹兩個月前正式接了棒,成為當家。劉潤勤後來知悉,自己的痛症來自腦下垂的良性腫瘤作怪,動過手術,不宜操勞,惟有退下火線,當回嬌妻。這回她終於聽話了。




麻辣雞腳,惹味可口,$10


酸辣雞翼尖,隻隻肥大多肉,$10。


小食店講求效率,稍有空閒,就要串牛柏葉,善用每分每秒。


思敏負責開鋪,早上七點已經開始備料、執拾。


油渣麵,油渣肥瘦均稱,麵條爽口,$20


重慶酸辣粉,加豬腸,辛辣惹味,$25。


能力是逼出來的,當見到人龍愈來愈長,思敏便會叫自己專注冷靜,做好一碗碗麵。

春潤堂
地址:深水埗大埔道 14-16號華都大廈 2號鋪
電話: 2788 2383
營業時間: 10am-10pm

撰文:周燕
攝影:關永權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