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基金爆煲後,有數百個苦主組織群組,在法院門外示威,高舉「香港霍氏騙局」、「霍文芳還錢」等標語,令內地有頭有面的已故商人霍英東家族再蒙羞。(網上圖片)

壹號頭條

$20億基金突冧棚 霍英東二房長子返港逍遙

贊助商連結

四年一度的奧運在即,除了霍震霆和郭晶晶,再度令霍英東後人站在鎂光燈下的,卻是一單二十億元騙財醜聞。
近日網上流傳多段短片,有數百名苦主舉着「霍文芳還錢」標語示威。苦主聲稱,霍英東二房長子霍文芳,在內地成立私募基金,再用霍家後人的牌頭,加上超過十釐的回報,吸引大批人投資,但最後本金無法歸還。有傳郭晶晶前男友田亮,以及藝人吳啟華前女友金巧巧,都是受害人。後者接受本刊訪問,坦言損失慘重:「是富豪家的兒子,我才買呀!」
霍文芳否認是基金法定代表,撇清關係。但本刊發現該基金疑點重重,而追查霍文芳香港足跡,發覺他住半山、坐郵輪,繼續逍遙。




霍文芳是霍家二房長子,不過自九一年他因走私軍火被捕,即傳出他只是養子而非親生。

霍文芳的確是名門之後,屬已故愛國商人霍英東與二房馮堅妮的長子。不過有關他的新聞,負面居多,當中香港人最熟悉的,是他曾經賣軍火。九一年,他在美國非法販賣一萬五千支 AK-47自動步槍。據當時報導,他曾向美國海關派出的臥底密探稱,是中共國防部屬下一個機構代表,曾與伊朗皇家衞隊、巴基斯坦及斯里蘭卡泰米爾游擊隊洽談過軍火交易。
最後他在美國服刑,由於認罪及轉做控方證人,霍英東用五十萬擔保他回港。由這時開始,霍老發聲明與這名兒子劃清界線,指一切只是霍文芳的事。後來更傳出,霍文芳是馮堅妮改嫁霍家時帶回來的,霍文芳身份由兒子變成「養子」。

霍文芳內地搵食


霍家行「共產制」,家族成員要共同住在沙宣道大宅之內,不過霍震宇過去曾透露,其實他們的房間面積很細。

不過,內地人卻未必查到咁仔細。近年霍文芳轉到內地搵食,創辦了六寶基金。買了這隻基金的吳啟華前女友金巧巧,就只知道有霍家後人參與。金巧巧說:「北京有很多基金,就看你選擇哪一家,那我們就選擇了霍文芳。」她續說:「他家是有頭有臉的人呀,不會有騙的可能才買的,肯定做的項目是好項目。」
根據六寶基金的網站,項目入場費最少幾百萬元,故客人非富則貴,金巧巧亦前後投資了過千萬元人民幣(下同)。她回憶說,是透過朋友介紹,當日上六寶基金位於北京朝陽區的寫字樓。當時基金經理即拿出一份營業執照給她看,而上面寫着「法人」就是霍文芳,「(霍文芳)香港很出名呀,富豪家的兒子,就增加了我買這隻基金的可信度。」
金巧巧○二年曾與香港藝人吳啟華拍拖,後來分手。三年前與博納影業總裁于冬結婚,丈夫曾出品《竊聽風雲 3》。金巧巧除了拍戲,在北京亦有投資火鍋店。她於前年先以四百萬元,投資六寶基金一個年息達十釐的計劃,「在北京,這種基金很多的,都是在百分之十左右,所以不會覺得回報特別高、風險特別高。」一年後,她成功拿回本金連利息近四百四十萬元,於是在第二次,她決定加碼至七百萬元,投資期三個月。她坦言其實沒有見過霍文芳本人,「整個樓層都是六寶的辦公樓,看起來也很有氣派。雖然合約也不太正規,但嘗試過了,把本金拿回了,還有利息回到賬戶上,當時就什麼都相信!」

項目介紹 不清不楚


金巧巧是內地女演員,常演公主角色,包括《西遊記》的孔雀公主、《春光燦爛豬八戒》的長二公主,不過為香港人所熟悉,是她與吳啟華的戀情。

不過,一如所有引人加碼的案例,今次出事了,「這次當到期時,他們說:『沒有,現在有點問題,需要等。』一直無還錢,就找人去他們公司盯着,搞不了我們就起訴,那他們就先給一一百萬、又給了五十萬,一點一點,終於打回來了四百萬,但還有三百萬的本金和一百萬的利息追不到。後來有一次再上到他們的辦公室,所有東西已經被搬走了。」
金巧巧於是報警,「我們去公安局,公安說已知道這件事,因為已經有很多人來了報案。」六寶基金○九年成立後,牽涉的金額已經超過二十億元。據金巧巧所知,有很多人根本一毫子都拿不到,甚至聽說有人因虧損而輕生。
金巧巧坦言,基金集資做什麼項目,她並不清楚:「這個……你問我……當時是……這個我看一下再回覆你。」她再想了一回,「實際上做什麼項目不重要,我買這個項目,最重要是看中霍文芳這個名字。」

不要問 只要信

記者根據網站資料,六寶基金在證監會下的中國證券投資基金協會註冊。基金其中一個投資項目:「霍氏天然氣特殊目的公司」,投資規模達四億,回報十至十八釐。然而最重要的資料——天然氣究竟位置在哪裡?網站並無列明。另一個「六寶定向增發專項投資基金」,「投資於 A股上市公司定向增發項目進行專項投資」,講完都唔明,不過回報高達四成,似乎是「不要問、只要信」。即使有具體地址,如投資於北京銀凱綜合樓,但銀凱綜合樓的公司在出事後,拒絕承擔責任;案件由北京法院審訊,至今仍然難分真與假。
除了霍文芳,網站顯示亦有六寶基金職員來自香港,包括總監孫華庭,翻查資料,一名叫孫華庭的人,九八年曾被香港證監會釘牌,指他當時為順隆外匯公司代表,藉着客戶買賣盤獲取的資料,買賣兩隻股票,從而賺取利潤總額達四十多萬元。常務總監謝登宏,同名人士曾則於○四年,被一間叫香港泰信國際網絡的公司入稟,指他與另一董事沒有履行董事責任令公司蒙受損失,因而向二人追討二千多萬。




愛國商人霍英東○六年離世,霍文芳一如其他霍家後人,亦有出席喪禮。《蘋果日報》圖片


霍震寰任大掌櫃 幾個月無回家


現時霍文芳租住黃泥涌峽道一屋苑,保安員透露他已多個月沒有回家。《蘋果日報》圖片

有內地傳媒報導,六寶基金的總裁已被拘捕、亦有高層失聯,而基金的錢依然下落不明。關鍵人物、即霍文芳,已置身事外。他在內地透過律師表示,六寶基金股東一直未經他同意,偽造他的簽名騙取工商登記,成為法定代表人,已經報案。本刊翻查北京工商局資料,至今仍然由霍文芳出任法定代表人。在六寶基金的網站內,亦有多張照片,清楚見到霍文芳出席由六寶基金舉辦的活動。事實上,網站內還有介紹六寶是「霍氏實業成員企業」,打着「霍氏」旗號,旗下多間公司包括北盟能源、霍氏慈善基金及霍氏中國策略等等。翻查在香港公司註冊處,均由霍文芳持有,並出任董事。
有指霍文芳已離開內地回港,他旗下所有公司,都報用一間位於尖沙咀的秘書公司作聯絡地址。記者後來根據一家多年前的公司資料,發現他報住一個位於半山黃泥涌峽道的高級住宅。記者前往找他,樓下保安透露他已多月沒有回來,「霍太都上咗郵輪喇。」記者在停車場發現一部紅色波子,登記車主就是霍文芳現任太太張玉節,不過車子已被一塊大布蓋住並綁好,估計車主已打算長時間出門。

多次令霍家蒙羞


按霍英東的遺囑,兒子於他離世後可每月分得零用錢,而霍文芳分得最少,只有五千元。

身為霍家公子,霍文芳並不算富貴。霍氏香港資產逾一百億元,但霍英東的遺囑顯示,每名子女在他死後,只一筆過分得數百萬至三千萬元現金,並每月支取零用。其中最得寵的霍震寰每月分得十萬元,而不得霍英東歡心的霍文芳,每月只有五千元!就算按通脹調整,現時每月亦只取約五萬元。事實上,霍氏家訓規定,除了長房外,其餘各房不得經商,不過霍文芳卻有自行做生意。
記者曾找霍家長房兒子回應,霍震寰的秘書一聽見霍文芳三個字,似乎已知何事,表示霍震寰已交帶不會回應。而霍震霆表示自己身在英國,叫記者留低訊息,但之後一直未有回覆。除了曾經賣軍火,霍文芳過去多次令霍家登上報紙。他早年與祥嫂細妹十一姨洪國華結婚,並育有一子,○一年兩人離婚,最後因爭拗離婚贍養費五百萬元及兒子撫養權問題,鬧上法庭,曾勞煩霍英東親自出庭作供。今次霍文芳捲入二十億基金詐騙案,為霍家家醜,又加了一筆。

撰文:梁佩均、黃綺敏
攝影:財經組
攝錄:財經組
mailto: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