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觀點

槍砲之論,發人深省( 2016/6/2)

Ads by Google

五月二十一日,中共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接見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訪京團,談到香港獨立運動:「港獨一旦羽翼長成,對付還不容易?中央要法律有法律,要槍有槍,要砲有砲。」這番話,基金會主席馬恩國引述之後,基金會榮譽顧問譚惠珠馬上美言粉飾:「張副主任是說,要用法律、輿論,取代大砲、機槍。」其實中共六十六年班班政績,在在證明馬恩國引述無訛,粉飾何為。

而這槍砲論實在發人深省。首先,香港大專學生正努力遺忘六四的槍聲砲聲。香港大學學生會長孫曉嵐說:「悼念六四,不是應該有個了期嗎?」中文大學學生會長周豎峰說:「我們對六四悼念,未敢苟同。」他們甚至說:「致力建設民主中國,只會窒礙香港民主發展。」於是,香港大專院校學生會今年一致抵制維園六四悼念之夜。
遺忘六四的年輕一輩,不少應是受所謂城邦派、熱血公民等影響,或主張獨港,或主張港獨。他們認為,香港民主幾十年了無寸進,罪在民主派。但熱血公民教主黃毓民、城邦派國師陳雲,從前也都算是民主派;現在,換一面「本土」旗幟,就把「爭取民主無功」責任,盡諉他人,還力言「民主派和土共合作,不先打倒民主派,不能打倒土共」。他們看準年輕一輩易欺。

年輕一輩不會知道,黃毓民曾以他所謂「中國心,香港情」,寫過一本《無所不容而有所不為》,批評「政客操弄本土意識,自外於中國,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歪曲民主」。年輕一輩也不會想到,董建華、曾蔭權主政期間,陳雲先後擔任藝術發展局策劃總監、民政事務局研究總監,不為土共效力盡心,怎能安享萬鍾俸祿整整十年。大專界那些本土派少年是不是以為,埋首於「我不是中國人」沙堆,就可以擺脫中共羈縻?是不是以為,大陸實行專政,和香港無關,因為專制政權對香港會網開一面?是不是以為,憑陳雲一本《城邦論》,就可以令中共槍砲喑啞?他們說,今年六四之夜,將集會「構想香港前路」。以上三個問題,也請他們一併想想。
又五月二十四日,習近平登上「中國最新收回的領土」黑瞎子島,給張榮順的槍砲論補上一筆。按黑瞎子島以及接壤俄國的一百四十四萬平方公里土地,本為中國所有,只是清朝中葉以降,陸續被俄國蠶食鯨吞。而中共領袖江澤民、胡錦濤,還相繼和俄國簽署協議,追認當年帝俄、清廷之間訂立的不平等條約,放棄一百四十四萬平方公里領土,只討回半個黑瞎子島,顯然一遇俄國,就要槍無槍,要砲無砲。習近平還對俄國總統普京笑語盈盈。
中共要遏制港獨,其實只須槍砲對外不對內。但是,這個提議,對中共來說,一定等於「陰謀顛覆國家政權」;對本土派不問是非者來說,則一定等於「賣港求榮」。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