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xt.jpg


本刊記者近年多次約訪王維基都不成功,直至兩週前他宣布考慮參選,終於接受本刊訪問。每當攝記舉機,他便自動自覺在政府總部前,擺出一副 chok樣任影。

封面故事

全城反連任 王維基帶頭劈 689

Ads by Google

王維基二○一三年失落免費電視牌照後,被本刊選為該年度的風雲人物,因為魔童有「無限復活」的本領,在他的人生軌跡中,總能夠憑一招「睇餸食飯搵路行」,隨時走位變來變去而突圍。
他這典型香港仔特質,在其五十四歲之年,引領他由商界殺入政界。
去年勁蝕八億元的香港電視( 1137)主席王維基,兩週前宣布,考慮參選九月立法會選舉,頭號政綱是「換特首」。
他率先帶頭劈 689的姿態,迅速迫使政圈泛民建制兩幫人馬
要表態是否撐梁連任。
他「左右逢源」的人氣更加一石激起千重浪,影響各個派別政黨的選舉部署。
王維基接受本刊訪問,大談「換特首如換地產經紀」的理論,並開出一個「可接受」的下屆特首四人名單。
他更首次表達「六四要平反但非急切」的
立場,並表述他心目中處理
《廿三條》及普選的香港仔計謀。
他堅稱自己不是建制,卻又拒絕承認是泛民,認為最怕他在香港島出選的人,是葉劉淑儀。
香港仔參政,一切已經計過度過。




一三年港視不獲發牌,大批市民上街力撐王維基,他亦因禍得福爆紅成為電視男神,吸納了大批中產及年輕人支持,人氣將變成他競選的籌碼。

王維基多次強調自己是「正考慮參選」,有人覺得他連加拿大護照都放棄,應該坐定粒六,只是不欲被計算競選經費而無承認去馬。但也有政界中人懷疑,他可能只是搭台做騷,以大旗手姿態帶頭鼓吹「換特首」,用他的知名度迫使政界左、中、右人馬在選戰前夕,一同表態反梁連任形成一股氣勢。「但若果北京在立法會選舉前決定挺梁,自會有人軟硬兼施叫魔童收手,到時他未必堅持去馬和中央對着幹。」有政壇人士分析。
眼前是否一場大龍鳳,這刻似乎無人能夠回答,甚至可能當局者迷。王維基究竟有幾確切去馬,他也無答實:「這一刻我在想:第一,如果我真的選,對香港是好事定壞事。第二,我是否真係鍾意呢份工作。我做生意不用看好多文件,現在要培訓自己睇好多政策 papers。第三,當然係市民有幾支持。」
王維基聲稱,未搵名人朋友支持,「我都未決定,未去到搵人階段。」他雖然口口聲聲話自己一人作戰,但背後似乎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商界陣營暗撐。例如:他找了前黨友、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密斟,田少之後話,若王維基決定在港島出選,不會派人同佢爭。此外,他又找了識於微時的中大同學、曾蔭權在任時的新聞統籌專員何安達替他特訓,還有兩度幫曾蔭權選特首的前資深財經記者游淑儀(她做記者時能直通時任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由她開設的公關公司 Y Communications負責安排訪問,「做公職,就要透明度高。」沒錯,話得考慮參選,王維基就要面向公眾講清楚,他在大是大非社會議題上的立場。
首要交代的,是六四。

因八九屠城移民


王維基九八年,曾出選立法會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後因其加拿大國籍不合資格,決定退選。十八年後的今日,他主動放棄加國護照,考慮循直選出戰。《蘋果日報》圖片

八九六四時,廿七歲的王維基正在美國佛羅里達州迪士尼樂園遊玩,回酒店時看新聞知悉屠城,即取消行程返港。他的中大同學張結鳳那時是《亞洲週刊》記者,六月三日晚在北京街頭被塑膠子彈所傷,他感覺到開槍鎮壓忽然跟自己很近,覺得非常恐怖,便立即辭去在 IBM年薪過百萬厚職並以賤價賣樓,極速移民加拿大多倫多。
王維基今天要放棄的加拿大護照,是因當初對六四的恐懼而得來。但恐懼以外,他此後廿七年對六四的態度,像霧像雨。
翻查王維基以往的訪問報導和個人專欄,發現他在過去十年,幾乎無提及過六四的個人立場。二○一四年六四廿五周年,他在報章撰文《歷史巨輪》,內容講六四,但全篇都無「六四」字眼。同年十一月他接受《 JET》雜誌訪問,報導提及他辦港視:「作為老闆,對創作真的完全不干預?『我只給他們兩條不要碰的底線,一是六四、二是一黨專政,其他題材自由發揮。』」
恐懼,一直也在。

六四要平反但非急切


替王維基部署選戰工程的游淑儀(左一),是曾蔭權的公關旗手,早前曾氏夫婦上法庭,她全程打點並安排低調的曾太發言。《蘋果日報》圖片

今次記者問正考慮參選的王維基,對六四有何立場時,他這樣答:「六四是一定要紀念,一定要薪火相傳,是中國人歷史中很悲痛的歷史,不可忘記。六四也一定要平反,但作為香港人,當我哋講一國兩制的時候,我哋係咪應該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河水?意思是:你唔鍾意人管你,你,也不要管人。」
這是王維基首次公開說「六四要平反」,但要聽埋下文:「我哋自己本身喺香港,而家有更加多急切性嘅嘢要搞,我哋自己政制、好多青年人問題、經濟都未搞掂。我會覺得,在此時講啱與唔啱,六四係唔啱、係要平反,但作為香港人,而家我哋有更多急切嘢要做先,我哋應集中火力,換咗特首先啦。」
王維基從來無去過維園燭光晚會,原因?「我當自己係公眾人物啦,我諗自己少出席這些聚會。」他可曾參與過關於六四的悼念或上街?「無。」記者再問:「你無感覺?」他答另一樣嘢:「我印象中是去二○○三年那次遊行,那是我第一次上街,反對《廿三條》。」
好,講《廿三條》之前,都要問多句:「八九年,你有無參與集會?」
「我在美國。」對,迪士尼。

香港仔《廿三條》有計


與廿六歲的私人助理 Hazel傳緋聞,王維基被問到女朋友是誰,他說:「我出選完全和我私人事無關,我前一陣子已經將我自己的家庭狀況交代了,關於我其他私人事,不回答。」

「○三年反對《廿三條》,是因為在那個情況下不適合,當時和而家都一樣,市民對政府沒信任,做乜都唔會成功。《廿三條》在目前沒民意基礎下,夾硬立法只得個打字,但事實上又一定要做,因《基本法》話要做。」
「或者可以用一個較聰明的方法解決。若仔細研究,香港而家好多法例,已具備大部分《廿三條》需要有的。是否可以在現有法律中,呢度攞啲、嗰度攞啲,集埋可以滿足到《廿三條》立法要求,又得到北京支持,對香港人來講又無咁嚴苛。」
難道可以不用《廿三條》的名義?「用唔用《廿三條》唔緊要,做番咁樣的條例,話控制住香港人,其實無多到,香港人也不會反對,法例已經存在。我未做晒功課,如果我決定出來選,我會交到功課俾大家。」

兩、三年無聯絡中聯辦


王維基太太唐靄玲是女強人,也是其母校九龍塘德雅中學校董,手持過億物業。

香港仔果然有計,咁普選又點睇?王維基說:「一千二百人的選委會最好拆咗佢,但再傾好花時間,用番一千二百人做提名得唔得?我勉強可以接受,不過出閘門檻不可以是一半,或可以跟以前的一百五十人,之後是一人一票。但我強調這不是我最理想的諗法,只是最起碼的要求。」
「立法會仲簡單,應全部直選,但可以傾的是多議席單票、還是單議席單票,我個人比較贊成後者,有利執政黨成立和發展。」那王維基可有想過組黨?「我無到呢個 stage,政治對我來講……以往廿五年我都做生意,雖然我寫好多文章關於政治,但組黨要有全面理論基礎、完整意識,現在大部分香港的都無。」
在香港當前這個二元對立社會,講立場,最直接是要王維基,講清楚自己是建制定係泛民。

他說,自己一定唔係建制,但他明明做過政協(○八至一三年),「做過政協就係建制?你知我點解唔做政協,是我自己辭任。好簡單,我做浙江省政協,看不到有什麼功效。我是一個有原則、重視自己生命時間的人,我不會浪費自己時間。」他可是不滿政協的舉手機器制度?「不是說舉手機器,而是我作為一個香港人,其實我不熟悉浙江情況。」
做政協是誰搭路?「當時通常運作,是中聯辦邀請上去做這崗位。」有政界中人揣測,今次王維基突然殺出,可能暗地得到西環祝福,他大聲話:「一定無。點可能有西環祝福?點可能西環會祝福一個人,叫他行出來大聲嗌換特首。如果我有西環祝福,點解我會無一個電視牌照呢。我過往呢兩年,從來無任何中聯辦、港澳辦、中方官員的朋友。我可以話你聽,我以前有,我做政協時有跟他們聯絡,但近兩、三年,我無跟中方官員有任何直接間接聯絡。」時間正是港視不獲發牌之後。

最𠝹到葉劉票

王維基曾是自由黨創黨黨員,問他九八年為何退出,他答:「覺得自由黨……當時好多嘢發生,好模糊。你現在問我,我也俾唔到答案你,應該是九三年組黨時,希望有些黨代表商界,但後來我們是否能夠……好耐了,我不記得了。」
他堅持自己不是建制,那麼,又係咪親中?「我好怕呢啲字眼,我係咪中國人,中國人親唔親中,我自己係中國人,生於這地方是香港人。若你指親中意思是愚忠、不理是非黑白(記者追問他會否做民建聯式的保皇黨),我唔係咁嘅人,我性格唔係,從來唔係。」
但他也拒絕承認自己是泛民,「我唔覺得咁簡單化,泛民就逢政府必反、建制就無論政府啱定唔啱都必定撐。我兩邊都唔係,我會逐件事睇,例如三跑我覺得要起、香港要有權控制我們的移民政策、單程證和自由行來港數量等。」
「如果我做議員,溝通很重要,唔會因為阿公要我投乜乜乜,我就投乜乜乜,呢個唔係我。」
非建制非泛民,反對港獨的他,更加唔會話自己係本土派,雖然他大賣香港電視製作的是本土創意劇集。「我真係好怕 label,你見鍾樹根,他也說自己本土,因大家對這兩個字有很多不同理解。」
咁,究竟王維基係乜,他的出現搞到建制和泛民都人心惶惶,他又自覺最能威脅誰?「講票,我點到後生仔票,你問羅冠聰、黃之鋒。最覺得我到佢票係葉劉,(你自己是否覺得?)肯定係啦,肯定係啦。」




王維基的民生書院中學同學,畢業時在紀念冊形容他:「為人很有才幹,可惜付出能力之外,總希望能得回一些名或利。但不失為機智、聰明,現實世界中甚有前途。」


王維基(右二)讀中學時,同學叫他王維,因有感他如詩人王維一樣機警,靠個腦和把口出位。 換特首如換地產經紀


王維基著西裝波鞋戴 Apple Watch受訪,一副輕裝上路的模樣,但和其他政治人物一樣,考慮出選的背後,其實有大量盤算和暗湧。

王維基的頭號政綱是:換特首。非常響亮、非常入屋。但大家都知,特首是北京的一個選擇,王維基又憑乜,可以左右北京決定?
「你當巧合也好、當北京聽民意也好,過往三個特首,選前一刻都跟民意相符。兩週前我開始講換特首,見到第二日,泛民已經出來話換特首重啟政改,我不敢叨所有光,但你當事有湊巧,前幾日又有報導話,民建聯都叫候選人不要說支持梁振英連任。大家係一個互動,要有人出來講先得。好多人好驚,但我唔係好驚,無乜包袱。」
「如果今次民建聯要選到,佢哋要講明反對梁振英連任。我好懷疑他們若好似上次周浩鼎咁閃閃縮縮,就一定輸,邊個都輸,鐵票都可以生銹。所以今次選舉,不要說泛民,所有建制派經直選的,都一定要行出來說反對梁振英連任,否則我不相信他會選到。」
「當然,最後是否成功不是我王維基一個人話,三百七十萬選民過往只有百分之五十出來投票,如果今年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出來,乜鐵票都沖淡,所以今年選民是關鍵。」
王維基唔識梁振英,點解咁憎恨梁?他卻抗議記者用上「憎恨」字眼,「邊個話俾你聽我對佢有憎恨,我對佢無感覺。」咁又要換特首?「唔係因為我個電視牌照,而是他主事手法、不融和性格,令香港矛盾不斷增加。他再做多五年,年輕人很大機會不是掟磚,我好擔心再有流血,再不換人就好危險。」
「換特首,即係換一個更加好的香港代理人。等於你去買樓,佢都無同北京講價,就返落嚟同你香港人講,業主話無二千萬唔賣。之後又同個業主講,話個買家唔會俾錢啦唔想買,咁就係個經紀有問題啦,換咗經紀之後,大家就有得傾啦。」

「可接受」特首四人名單

王維基開了一個「可接受」的特首四人名單:「曾俊華、曾鈺成、梁錦松、馬時亨(按他說時的次序)。他們都有才幹,好熟悉公共行政。」他說,四個是但一個都可接受,林鄭月娥呢?「你問我比較可以接受,呢四個我講咗啦,這四個比較柔和一些,做政府不是做生意,你鍾意點就點。」
王維基有無諗過選特首?「大把人比我更加能幹,更熟公共行政,更有從政經驗。」
不少人對王維基「忽然從政」都有不少揣測,覺得以魔童的性格,若非計過度過,不會突然撲出。「咁你不如話我忽然做寬頻、忽然做電視、忽然做 online(指網購)。忽然?我九三年已經寫自由黨黨綱,近幾年又寫好多文章講法律政治,我無 hidden。」
「我想再強調,我係無任何個人得益。做立法會議員,只會令我個電視牌照更加失落;講賺錢,嗰幾萬蚊,唔知夠唔夠我請議員助理;講名譽,平時有好多人同我打招呼,亦都有好多人可憐我。」
他的上市公司香港電視,上個財政年度勁蝕八億元,難道是從政搏翻身?「完全無關係,無損害也無幫助。如果以往廿幾年我做生意靠關係,我就唔會唔做浙江省政協,我個性格做過好多嘢好多人都知,我係寸嘴的人,唔鍾意亦好怕求人。」他說,香港電視將軍澳製作中心,今年底建成明年中入伙,會繼續製作,播放形式要視乎牌照,換言之,命運仍要等政府發落。
要有運行,只有換特首才是終極出路,王維基在人生走到五十四歲的年頭,踏足政界瞓身賭一鋪,並用自己作為注碼,迫使各路人馬押注齊齊玩大。這盤晒冷賭局,最後開大開細,抑或臨門撻 Q,真正的選戰好戲,由魔童領銜主演。

邊個最驚王維基?

港視被拒發牌後,王維基的人氣急升,吸納了大量老中青支持者。所以當他撲出來說考慮在港島區出選後,政界不論泛民或建制,都心有戚戚然。




葉劉有無好驚王維基?她拋下一句:「隨便人估,我唔評論,係咁先啦。」《蘋果日報》圖片

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任何人參選都會對其他人有啲影響。隨便人估啦,係嘛?我冇所謂㗎,我唔評論,係咁先啦。」繼而掛線。
民建聯鍾樹根:「大家路數有少少唔同,我比較基層,佢主要係中產、專業嘅票。我歡迎佢參選,唔怕佢票,對我影響唔大。」
自由黨主席鍾國斌:「田北俊有意出選新界東,自由黨將不派人落港島。佢兩個(田北俊及王維基)之間傾過偈,決定王維基會去選港島,以免大家重疊票源。王維基並非自由黨成員,但都係『自由黨之友』。」

民主黨許智峯:「佢肯定唔係進步民主派或激進民主派市場,喺中間派、溫和派、同開明建制派裡面攞到多啲票。不過,佢喺社會政策、地區服務無政績可言,而且政治立場模糊。佢唔會打亂民主黨部署。我哋都係乳鴿(出選)。」
工黨何秀蘭:「王維基是梁振英政府管治下的受害者,他對梁振英的取態清楚,但對於北京的政治立場卻未能看清,只知道佢做過政協,同北京接近,所以我哋都要問清楚,到底佢對民主選舉有咩睇法。」
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王維基的立場和路線,其實未對公眾講得好清楚,因為他過去一直以商家的角色出現,但他其實未展現政治立場。我想他應該是自由黨的政治光譜,我們的策略不會有太大改變。」

撰文:盧曼思
攝影:高仲明
攝錄:葉漢華
協力:吳婉英、關冠麒、黎雅婷
資料:鄭詠欣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