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列根和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是八十年代的抗共最佳拍檔。但一九八四年處理香港前途問題時,列根卻不願捲入漩渦,戴卓爾夫人也無從香港人的實際利益出發。《美聯社》圖片

壹週調查

九七密檔曝光  2047靠自己

Ads by Google

2047前途問題近期開始醞釀,英國日前表態認為港獨不可行。回歸十九年間,香港搞到一鑊粥,英國都未見為香港履行道義責任,更收起當年的談判文件,不欲被秋後算賬。
本刊從美國列根總統檔案館( Ronald Reagan Presidential Library)取得一九八四年白宮的解密檔案,發現原來《中英聯合聲明》(下稱《聲明》)正式簽署之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親自去信美國總統列根,希望美國能夠開腔大力支持《聲明》,並承認它在國際上具約束力。但列根卻未有順從鐵娘子這位和他一同抗共的「忠實盟友」,美國在香港問題上,反而不願被英國拉落水加入與中國角力的擂台,選擇站在一個「中立」位置,拒絕為英國抬轎。
解密文件同時揭露,英、美雙方其實一早已經知道,《聲明》落實的最大漏洞,是特區行政長官的產生方法,但倫敦一方卻無意企硬為港人爭取普選。這批白宮檔案,引證香港九七回歸只是中、英兩國的政治角力籌碼,美國則選擇一個「食花生」的角色,無人有想過港人的實際利益。
歷史告訴後人: 2047,香港人一定要靠自己。

 

 


戴卓爾夫人信件
《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有約束力的國際協議,它具有足夠細節及清晰度,闡述香港在一九九七年後五十年間的安排,令香港人具有信心。《聲明》有一個條款,列明它的條文會透過《基本法》作出「規定」。《基本法》會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成為九七後香港的憲法。我們保障香港在各方面享有高度自治,特別在金融、經濟、航空、海運。


香港高度依賴與美國的商務連繫。如果你能夠在《中英聯合聲明》公布後,授權一位政府高層發表聲明,表達對香港將來繁榮的信心,那將非常寶貴,並有力帶動國際社會反應,確保香港繼續成為繁榮資本主義社會。


列根回信草稿刪除內容:
(第一段黃字)
我很高興美國按你要求,表達對香港長期繁榮的信心。外界對美國聲明的熱烈反應,令人欣喜。近日美國與中國外交部部長吳學謙,在紐約舉行雙邊會議,吳個人評價你和外相賀維,在香港前途談判上,展示遠見和領袖風範。
(第二段黃字)
我深信《中英聯合聲明》會讓香港,在國際社會繼續扮演自由貿易堡壘的角色。


看到更多香港商界讚揚中英會談成功,感到鼓舞。正如英國政府在簽訂《聲明》前已經預料,目前商界對香港的將來,更具信心。
追尋香港九七回歸史,必須解密一九八四年《聲明》簽署前後的歷史檔案。英國國家檔案館,每年定期解封三十年前的政府機密文件,但八四至八六年間,有關「香港前途」的檔案,卻被英政府下令不能解封,估計當中涉敏感內容有政治考慮,可能令政客醜態曝光,影響當前的中英關係。
本刊於是從美國入手,向八四年時任美國總統列根,他退位後在加州開設的列根檔案館,取得當年白宮掌握香港前途問題的機密文件,當中包括英、美兩國元首的書信內容。
《聲明》具「國際約束力」

《中英聯合聲明》一九八四年簽署時,香港人無 say也無機會為自己爭取最大民主。下一波 2047前途問題,香港人要為自己爭氣。

《中英聯合聲明》是在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簽署,並在之前三個月、九月廿六日草簽。原來草案正式出爐之前一個月,英國人忙於秘密發功,積極拉攏盟友美國,希望華府可以開腔力撐。
戴卓爾夫人在聲明草簽前一日,去信美國總統列根。鐵娘子在信中提到,《中英聯合聲明》是「 a binding international agreement」(有約束力的國際協議),又指出它具有足夠細節及清晰度,闡述香港在九七後五十年間的安排,條款亦會透過九七後的香港憲法《基本法》作出「規定」('stipulated'),但留意英國人擅玩文字,鐵娘子在信中「 stipulated」這個字,的的確確加了引號。
戴卓爾夫人在信中又提到:「我們跟中方的協議並非完美,但我相信是好的。」、「我們保障香港在各方面都享有高度自治,特別是金融、經濟、航空、海運。」卻無提及政制及民主自由。她指,由於香港經濟依賴美國,她希望列根可派出內閣要員發表一份聲明,表達對香港前途的信心,為《聲明》在國際間打下強心針。


英國建議美國採用聲明被美國刪去部分:
(第一段黃字)
會談結果具國家領袖風範及創意。
(第二段黃字)
《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具有國際約束力的協議。
(第三段黃字)
美國政府會盡力提供協助,令商業活動成功進行。
(第四段黃字)
美國會與英國及中國合作,保障香港特區在國際組織中被接納,例如關稅及貿易總協定。
早知特首安排漏洞

美國最後聲明

其實,早在列根收到鐵娘子的信件前,美、英兩國元首屬下的一眾外交官員,已就香港問題互相探聽摸底。美國希望知道,《聲明》實際上如何落實;英國則希望拉美國出面支持,成為其大後盾。
當時的美國駐港總領事館,在聲明正式簽署前,派人四出向香港政商界收風,駐港總領事李文( Burton Levin)向華府匯報時,早着先機提及:「很奇怪,幾乎無公眾關注《中英聯合聲明》的漏洞,例如:九七後的行政長官產生方法、《基本法》有可能廢除港英時代定下的法律。但是,英國人宣稱對此不太關心。( The British Profess No Great Concern On These Points.)」
當時向美方俾料的線人,原來是港府高層、港督尤德的政治顧問麥若彬。麥若彬在八十年代末,曾任中英聯合聯絡小組英方首席代表,代表英國人與北京談判,具有重要角色。麥若彬在《聲明》簽署前夕,私下向李文表明,北京堅持要含糊處理將來特區的行政長官產生方法,因北京擔心,倫敦會在過渡期安插自己的人馬,九七後繼續控制香港。
麥若彬向美方表示,北京堅持特首問題要留有空間,但他聲言有信心九七前,中、英雙方會傾出一個滿意的揀選方案。但解密文件並無提及,麥若彬當時有關注香港人的取態及利益,亦無提及普選或任何選舉方式。
北京承諾履行公約

港獨議題冒起挑動北京神經, 2047將是香港下一個前途關口,港人正爭取自決有得揀。《蘋果日報》圖片

麥若彬又向美方提及,中、英兩國都同意,九七後違反《基本法》的香港法律會被視為無效,因北京擔心殖民影響力延續。他透露,兩國最初談判時,北京曾提出要廢除危害中國主權的香港法律條文,英方對此作出抗議,認為定義太廣,故只能以「違反《基本法》」作為界線,並認為這個共識威脅不大,相信大部分港英時代定立的法律都得以保留,但英國也預料,九七正式回歸前,香港各方面都會被大肆去殖。
白宮密檔也記載,麥若彬曾向美方提及,九七後香港人擁有的自由和權利。麥若彬明確指出,中方保證過,九七後會繼續履行聯合國《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近日梁振英挑起難民議題,提到如有需要會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此公約正正是建基於《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框架之下。換言之,梁振英若要退出聯合國公約,就是違反當日中方的承諾。
白宮文件記載麥若彬的說話中,可見英國人其實一早已經知悉《聲明》的漏洞,但英國當時根本無意為香港人爭取最大民主,只考慮當時與中國角力的籌碼和勝算。回歸至今將近十九年,特首無普選這堆遺臭多年的蘇州屎,英國人確實責無旁貸。
華府拒為倫敦抬轎

戴卓爾夫人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跌倒的經典一幕,預兆香港九七無運行,不幸地應驗。

美國密密搵線人收風後挑通眼眉,早已經掌握到中、英之間的政治角力,以及一國兩制實行上的問題。因此,華府非常聰明地選擇置身事外,避免站在英國一邊而要為香港前途承擔責任。列根和一眾白宮幕僚,最後回覆「忠實盟友」時,都顯得步步為營,對外表態時更加非常小心用字。
其實,早在戴卓爾夫人去信列根前、即《聲明》草簽前一個月,一九八四年九月初,鐵娘子的部下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官員,已經向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表示,希望美國能夠開腔撐《聲明》。英方甚至主動起草字眼,希望美國人照跟照用,當中包括鐵娘子信中所強調的《聲明》是「 internationally binding agreement」(具國際約束力的協議)。
倫敦在游說華府引用其字眼時指出,《聲明》經過英國國會辯論審議、簽署、再由英女皇拍板,強調「具有國際法中的完整法律效力」( will make the Agreement carry the full legal force of International Law)。不過,美國一早已明白,《聲明》能否落實的關鍵在中、英雙方,故由始至終,拒絕公開承認《聲明》的國際約束及法律效力,亦拒絕承諾會對香港提供具體協助。
白宮既然看穿唐寧街借其抬轎的企圖,因此拒絕按倫敦要求,用其起草的字眼,以免孭鑊上身成為歷史罪人。解密檔案中,其中一份美國國務院的文件講到明,美方就《聲明》對外表態所用的字眼要籠統,避免扮演《聲明》的仲裁者或者捍衞者角色,不要擺出力撐姿態、也不要作熱烈肯定,只要「低調地支持」( low-key expressions of support),不站在英國或中國任何一方。文件又指,早在中、英談判香港問題之初,華府已選擇了中立角色,因此不宜在《聲明》簽訂時,為英國造勢。
美表態前先知會北京
結果,美國的全篇聲明,用詞大多屬中性,無任何激烈讚賞或支持的字眼。而且,美國正式對外表態前,先知會了北京。英國亦知悉有關安排,但希望華府不要跟北京協議字眼。白宮的對外聲明,最終在《中英聯合聲明》公布當日,以國務卿舒爾茨的名義發表。
華府的低調令北京偷笑,因北京一直猜疑英、美會聯手,迫使它作出更多妥協。但事實是在整個香港九七問題談判中,英、美兩國都不想「𢱑爛塊面」為香港人搏到盡,得罪當時正處於改革開放起跑線上的中國。
英國雖然未能拉美國落水,但底線是希望美國對香港政策不要變,美商和港商繼續其貿易生意不撤資,美國政府也不改變港人申請美國簽證的手續和程序,這些也是北京所希望見到。
最後,列根回覆鐵娘子的信件,呼應美方聲明的用字,刪去了所有具感情色彩的字眼。白宮檔案揭露,列根在信件草稿中,本來引述中國外交部部長吳學謙,讚揚鐵娘子處理香港前途談判,具有遠見和領袖風範,但此部分後來卻被刪除。
《聲明》發表後,白宮幕僚替列根起草回應記者提問,當中指出,美國的最大關注點,是香港繁榮穩定能夠持續,但附加註腳:「視乎聲明如何落實。」美國當時最關心,是投資的四十億美元貿易金額,故希望《聲明》能夠持續促進美港經濟。
列根當年處理香港問題時,其實也有來自其他共和黨員的壓力,因當時有共和黨人提出,要讓香港人自決前途,但聲音未成氣候,最終未有成為列根的政治炸彈。此外,列根被問到台灣問題時,亦同樣抱冷淡態度、拒絕表態,只說視乎兩岸人民意願,美國希望和平處理。
曾經見證中英談判的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說,八四年時,他並未與美國接觸,並不知悉當時美國背後的盤算,「記得《聲明》發表當日,我還說美國和其他國家都好撐香港。」他指,本刊今次取得的解密文件,是他首次聽到的美國取態,「文件給 2047的啟示是:年輕人要爭取話事,我認為十分公道。」
列根長眠加州

列根檔案館也是列根的墓園,墓誌銘是他生前名句:「 I know in my heart that man is good, that what is right will always eventually triumph, and there is purpose and worth to each and every life.」《美聯社》圖片

列根總統檔案館( Ronald Reagan Presidential Library)也是列根的墓園,位於加州西米谷,距離洛杉磯市中心四十五分鐘車程。列根生於伊利諾州,但他決定死後長眠加州,皆因他的從政之路起源於加州州長一職。他卸任後獲富商捐出西米谷郊區三百英畝、面向太平洋的靚景地皮,興建屬於他的紀念園。
美國總統卸任後,都會興建其檔案館,按國家《檔案法》規定,公開在任時的白宮檔案,最快在卸任後五年文件便可公開,敏感或有機會危害國家安全的文件,可延長至十二年、或永不公開。
目前共有十三名美國總統設有檔案館,他們大多選擇在自己的出生地、或有特別紀念價值的地方興建,今年底卸任的奧巴馬,計劃在他的政壇發跡地芝加哥建其檔案館。總統檔案館的經費由聯邦政府支付,由於檔案館也是總統的歷史及身份象徵,要搞得有體面的話,或要像列根一樣接受捐獻。
列根檔案館的規模在各總統檔案館中數一數二,內有超過六千萬張文件、一百六十萬張相片、以及數以萬計的錄音及影片。檔案館也有常設展覽,介紹列根豐富的一生,講述他由做明星、從軍、從政到入主白宮之路,展品包括他出選加州州長時坐的福特野馬車、總統就職禮上所穿的西裝、用過的白宮辦公桌等。列根在八一至八九年代表共和黨出任美國總統,○四年逝世,終年九十三歲。
撰文:盧曼思
資料:鄭詠欣
插圖:劉志誠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