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些事壹些情

護士師奶飛上天

Ads by Google

飛天滑翔傘,看似一個不着邊際的玩意,但那份小鳥在天空中飛翔的自由,卻深深吸引老中青三代人追住嚟玩。
本刊追訪三個個案:八十後公立醫院護士,見盡生離死別,提醒自己有能力就要玩到盡;四十多歲的師奶仔多年來全職照顧家庭,係時候要跳出刻板生活,俾人笑「論盡」也要夢想飛行。年近七十的阿伯趁「食得走得」,苦苦哀求滑翔傘教練讓他學習滑翔傘,不讓生命留下遺憾。
「得咗喇!我終於得咗喇!」他們乘着滑翔傘,雙腳離地一刻,大地頃刻在我腳下,他們說會玩上癮的。

 


Case 1:靚女護士堅.離地
在香港玩得滑翔傘,就要有心理準備消耗大量體力,皆因起飛地點在山上,由落車地點行上山往往需要一個小時,烈日當空之下暴曬起飛,不少港女聽到都耍手兼擰頭,寧願留在家中煲韓劇,或者 online shopping好過。
有型

Joyce一飛沖天,在陽光和海風包圍中,她笑得比以前任何日子都燦爛。

偏偏廿九歲的 Joyce有別於一眾港女,雖然她很貪靚,但她也喜歡同陽光玩遊戲。 Joyce三年前獨自一人走去學滑翔傘,她說:「有一次在西貢海旁散步,突然間有一個女滑翔傘員在我身旁降落,那一刻我覺得很有型,所以我回家做資料搜集,找到很多滑翔傘的資料。」
Joyce在公立醫院任職產房護士,性格理應小心謹慎,但她偏愛高危玩意滑翔傘。
原來 Joyce以前在醫院工作的經歷,讓她體會活在當下是十分重要,她說:「以前在男病房工作,有患血管瘤的病人,他們可能會突然間爆血管瘤,這是非常突發的事件,我們會盡力搶救,但很多時都搶救無效,所以我需要珍惜我的生命,享受我想做的事情。」
護士壓力大

任職醫院婦產科護士的 Joyce,見慣生命誕生,但自己的新一天,卻由飛上天開始。

享受做一隻雀仔在天空飛翔, Joyce也會很注重安全,她說:「每樣運動我會玩得小心,要對自己有信心,對滑翔傘要充分了解,而且要找一個專業的教練,即是合資格的教練。當然不會將自己放在高危的地方,所以每一次玩,情況是安全的。」
公立醫院工作壓力大,每日都要處理性命攸關的工作:「我現在於產科工作,要接生嬰兒,因為關係到兩個人的性命,即是兩個人的家庭,所以是雙倍壓力,每日返工也是挑戰。所以每次玩傘,當我行上山行得很辛苦,每一次飛下來我都會覺得很開心,就會忘記工作辛苦。」
Case 2:師奶唔易做
師奶 Maple六年前誕下女兒後,放棄做社工並決定當全職媽媽,多年來相夫教子, Maple把家頭細務都打理得妥貼,一家三口住在青衣一個私人屋苑,生活寫意,是羨煞旁人的理想家庭。
中年危機

透過玩滑翔傘, Maple擺脫了中年危機。

六年師奶仔的生活,收窄了 Maple的生活圈子,她說:「心理上有很大變化,去年開始覺得六年家庭主婦,生活太安穩令情緒有點低沉,玩完滑翔傘好像找到生活的動力。」
Maple解釋當上全職媽媽,自然將所有注意力放在女兒身上,反而逼得女兒太緊:「例如問佢去廁所後有沒有洗手,每次也會問有沒有洗乾淨?吃飯後有沒有抹嘴?自己回想也覺得太細微,覺得自己很煩,女兒也覺得你好煩。」
甚至有時 Maple覺得自己鑽牛角尖,她說:「很小事情也會向女兒發脾氣,發完脾氣自己便哭,質問自己為何如此小事情也會發女兒脾氣?」
尋回方向

飛翔沒有年齡和身份限制,師奶也可以一飛沖天。

意識到中年危機, Maple情緒開始傾向負面,她決定重新摸索生活推動力,她偶然在網上發現學習滑翔傘的資訊,她回想二千年去澳洲,經過海邊,看見當地有人玩滑翔傘, Maple憶述:「覺得飛上天的感覺很好,但當時的感覺覺得很遙遠,以為只可以遠觀而不是普通人能夠玩的。」
心動不如行動, Maple瞞着家人先斬後奏去報名,她說:「其實我還未說服家人讓我玩滑翔傘,我一開頭是偷偷地玩的,直至現在我老公也不是太支持。」
玩滑翔傘不是輕鬆的玩意, Maple說:「上到山就算不能飛行,背着十幾公斤的裝備行到喘氣,就算去到冇得飛,也是鍛鍊個人的意志,堅持相信有明天,下次上山應該會大風可以飛,更可以磨煉這份堅持與毅力。」
Case 3: 69歲首學滑翔傘
69歲的城哥,他的故事好像上一代的新移民,努力在香港打拼,他二十歲時為了逃避文革,從潮州偷渡來港在學校當校工,來到香港先後做過工廠工人和的士司機,營營役役大半個世紀,城哥努力賺錢養妻活兒。眼見一對兒女長大成人,年紀老邁的城哥發現他有一個心願,一直在他的腦內縈繞:「我要在空中飛翔!」
難我唔到

年近七十歲的城哥,也可以飛上天,所以你和我不要再有借口,應去體驗一下飛翔的自由。

城哥的嗜好是行山,行山時仰望天空,看見空中的滑翔傘猶如小鳥自由自在飛翔。他決心學滑翔傘,他說:「人最重要是你想做什麼便做什麼,無理由做不到的,因為我還有體力。」
城哥的女兒在網上看到香港滑翔傘聯會( Hong Kong Paragliding Federation)的 facebook,找到滑翔傘教練袁偉傑(傑 sir),但傑 sir起初因城哥年紀大,一度擔心他的體力不能應付,傑 sir說:「當時我比較擔心,因為城哥差不多七十歲才初學滑翔傘,我要看清楚他的身體狀況如何,本來我想嚇退他,刻意帶他上山,行一整天,又要他拿着重東西,又在太陽下暴曬一整天,如果他驚而退出就好,但他又不害怕。」
估不到刻苦訓練嚇不到城哥,教練形容他毅力驚人,只是反應因年紀關係而稍為遲緩,最終他順利完成初級滑翔傘訓練,三月底他更與課程同學到台灣,首次成功飛翔,城哥說會挑戰香港各大滑翔傘熱點。
點樣有得玩:

享受最自由的前提,是要準備爬山和費力拉動器材,有付出才有收穫。

別以為玩滑翔傘難過飛天,只要找一個合資格的滑翔傘教練,便可嘗試一飛沖天的感覺,人稱「傑 sir」的香港滑翔傘聯會專業教練袁偉傑估計,現時香港大約有一百名合資格的滑翔傘員,他表示各人對學習滑翔傘的進度不一,他說曾教授一個學員,他最快三個月便學會,但也有學員要一年才學識。
傑 sir說學費及裝備的費用約五萬元,但學習初期教練會提供滑翔傘,待成功飛行後才由學員自行決定是否購買滑翔傘。
本港共有八個認可的滑翔傘飛行熱點,包括西貢浪茄、石澳、馬鞍山、八仙嶺、九龍坑山、大東山、鳳凰山和北潭凹。
撰文:陳慧瑩
攝影:王晴、金文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