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拖欠約五萬元薪金的阿肥,現時生活十分拮据。為了節省開支,他現在每日都是吃杯麵充飢,境況坎坷。

壹些事壹些情

亞視悲慘男

Ads by Google

於一九五七年創辦的亞洲電視(最初名叫麗的呼聲),雖然收視一直低企,但總算陪着兩代香港人成長。不過,亞視最終不獲政府續牌,四月一日正式熄機關台,結束五十九年的使命。留下來的是一個爛攤子。陷入財困多年的亞視,經常出現拖糧欠薪鬧劇,台前幕後所有員工,每個月都不知道是否有糧出。
亞視員工,個個都叫苦連天。即使已熄機,仍欠下數百名員工五千多萬薪金。熄機前全港關心,傳媒悲情報導一浪接一浪,當事件過後有了新炒作,傳媒不再關心這班曾「過度消費」的人物。
煙花散盡後,本刊訪問了三名前亞視員工,都因為被亞視拖糧,令生活陷入困局,活在悲慘的現實中。有人銀行戶口只剩下四十元,每日只能以杯麵充飢;有人因無錢供養年邁父母而感內疚;亦有人擔心人到中年,做不回老本行。其實,還有很多很多……。
最新進展,亞視清盤案呈請人王征(前亞視主要投資者)又耍新招,確認正與三位投資者商討重組方案,若能順利落實,其中一名姓趙投資者,會於十月中前交出六千萬元付清員工欠薪。
不過,不少前員工都認為,還是盡快清盤討回欠薪最實際。

 


「戶口得番大約四十蚊,都係靠賒借度日,朋友都話長貧難顧,唔會再借㗎啦。」五十歲的吳瑞貞(阿肥),因被亞視拖糧,這數個月來都是問朋友借錢過活,但已經借無可借。
每日食杯麵充飢

九二年加入亞視做編導的阿肥,曾和不少幕前人合作。圖中和他合照的,是前亞視藝員寶珮如。

九二年加入亞視的阿肥,亦做過報紙和雜誌等平面傳媒。其後紙媒低迷,他曾轉行做保安和侍應,「我雙腳有毛病,唔企得太耐,有次更導致坐骨神經痛,最終要辭工。」長期失業的他,去年九月幸得朋友幫助,重返亞視做編導工作。
本來以為從此會有安樂茶飯,怎料亞視又經常欠薪,「(去年)十二月份人工,幾乎係『搶糧』,因當時一聽到有資金存入(公司)戶口,我哋就立即去『搶糧』,(怎樣搶?)我哋會鬥快入支票,就叫做『搶糧』。」今時今日的香港,打工仔竟然要這樣去取回自己應得的報酬,的確十分可悲。
其後,想搶也沒機會。踏入一六年,阿肥已沒有收過工資,亞視欠他一月和二月的薪金,和一個月代通知金,共約五萬元。被拖糧,阿肥生活陷入困境,「食就要好慳,冇大魚大肉,唔可以出街食飯,做咗毒男。依家每日都係食杯麵,飽肚又平嘛,冇餸㗎,生活真係好坎坷。」
為了追討欠薪,阿肥不時要東奔西跑。去法庭和勞工處,又或和立法會議員會面。可是連交通費,亦負擔不來,「依家我去立法會申訴同抗議,我都冇車錢,都係懇求朋友借一百蚊俾我搭車。」他搖頭無奈地說。
問人借錢交租

本月中,一班亞視前員工,聯同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鄧家彪(中),在高等法院門外集會請願,要求法庭盡快發出亞視清盤令。

一直與母親相依為命的阿肥,數年前母親過世後,被調遷到同邨的一人單位。雖是斗室蝸居,但總算有個安樂窩。不過這兩個月來,他已付不起千多元的租金,頻頻遲交租,「租金要千幾蚊,都唔知點算,惟有拖住遲些交,借到錢就交,依家嘅租金都係借返嚟交嘅。」
今個月的屋租他仍未交,房署已給了他一張單,提醒他要快些交租,「如果連呢間屋都冇埋,我真係唔知點算。」
其實阿肥在九二年加入亞視做編劇時,亦有過風光日子,「當時有個節目叫《今日睇真 D》,呢個節目幾乎全台人一齊去做,『解剖外星人』那一輯,創下三十多點收視。」因為收視好,舉行了大型慶功宴,當時的老闆林百欣,更向每人送了一個小金牌。
鬧亞視無良
因為做出佳績,有電視台和雜誌邀請他們過檔,但阿肥選擇留在亞視,因覺得亞視對自己不薄,「因為節目有收視,當時嘅人工一倍倍咁加,真係好風光。」而當時,他亦投資得利,持有五百萬的股票,可惜其後轉炒期指一鋪清袋。
對於未來有何打算?阿肥矢言一定要追討欠薪,一定要把亞視清盤,「一日未攞到欠薪,我一日都在捱苦。轉行?我已五十多歲,仲可以做乜嘢呢?」他直斥亞視是無良僱主,弄到如斯田地,是傳媒的悲哀。
他的一生,最風光的時間是在亞視,但最艱苦的日子,也是因為亞視。

當年「解剖外星人」那輯節目,收視好兼全城轟動,當時的老闆林百欣,向每名工作人員送上一個小金牌作獎勵。

獨居一人公屋單位的阿肥,今個月仍未有錢交租,房署已給了他一張單,提醒他要快些繳交。

阿肥重返亞視前長期失業,所以沒有積蓄。自一月開始被亞視拖糧後,他的戶口只剩下四十元。
冇錢俾家用
「坦白講有點羞家,咁耐以嚟未試過唔俾家用。」在亞視做了接近四年導演未婚的 Chris( 34歲),亦是今次欠薪事件其中一名受害者。
當初滿腔熱誠加入亞視做導演的 Chris,做過《亞洲小姐》、《感動香港》、《六合彩》和賽馬節目,沒想過亞視真的會倒閉,「三年前,情況冇咁差㗎,當時(亞視)嘅品牌冇咁嚴峻冇咁差,亦冇想過會變成依家嘅鬧劇,以及見證佢倒閉。」亞視執笠,他亦被欠薪,「一月同二月嘅人工,因為佢係解僱我,要補一個月代通知金,總共大約九萬蚊。」
失業兼被拖糧, Chris的生活大受影響,連帶影響七十多歲父母的生活,「我最慚愧係冇能力俾家用,父母已退休,要我供養。」
未能給家用,母親還反過來幫他,「媽媽好錫我,成日會問我夠唔夠錢用,之後就將幾百蚊塞入我袋中。」 Chris坦言很難過,「我自問唔係一個懶惰嘅人,好努力工作,冇想過大富大貴,但都估唔到搞到咁嘅田地,要父母時時刻刻替我擔心。呢樣嘢我真係介懷,但我又可以做乜嘢呢?」
電視行業步入寒冬, Chris也擔心很難找工作,先後兩次到有線面試也沒回音,到無綫應徵,被要求降職,「無綫應徵廣告部,佢哋問我做唔做助導,叫我由助導開始做,助導薪金少一截,我覺得冇理由咁樣做番助導,過唔到自己,所以冇接受。」
Chris又說,如再找不到導演工作,便會轉行做地盤,因為要吃飯養家。

亞視熄機後失業的 Chris,現時只有接一些剪片工作幫補生計,亦因為暫時未能給家用予父母,感到十分慚愧。

當初滿腔熱誠加入亞視做導演的 Chris,一心希望製作好節目提高收視,但最終還是見證亞視倒閉。

在亞視做了四年導演的 Chris,做過《亞洲小姐》、《感動香港》、《六合彩》和賽馬等節目。
同事更需要幫忙
亞視雖然已熄機,但員工之間仍然團結。在亞視工程部做了二十多年的曾憲國,雖然自己亦失業,但沒有急於搵工,暫時做了亞視欠薪關注組召集人,全力幫同事追討欠薪,「現在大部分時間係幫同事,因為好多事情要鋪排思考。老實講,我將自己搵工計劃放在次位,次一等嘅位置。」
對於這年多來亞視經常拖糧,阿國坦言不好受。而亞視現時仍欠他兩個月薪金和一個月代通知金,大約六萬元。他結了婚,雖然沒有兒女,但也影響生活,「以前會經常出外用膳,依家少咗,盡可能返屋企食,喺屋企煮。無謂消費會減少,可以咁樣講,生活質素相應下降咗。娛樂亦減少,因為娛樂要用錢嘅。」
中年失業搵工難
他預計要到五月才會有時間搵工,但電視這行業正值低潮,「會有擔心,因早前跟幾名新聞部同事傾過,大家都發覺市況好差。」尤其是忽然間多了數百(亞視)人湧入市場,市場吸納有限的。搵工,難上加難。他又擔心自己已經五十二歲,競爭力不及別人,「我都想做番呢行,但要有心理準備,我未必可做番呢一行,要用一個中年人嘅角度去思考,唔可以再用一個年輕人心態去思考。」
這段時間,他除了處理追薪事件,其他時間都是留在家裡,感覺自己是退休老人。太太安慰他,就當作給自己休息,但這個假期感覺一點也不好受,「好似我太太所講,就當休息吧,但呢種休息真係唔舒服。」

在亞視工程部做了二十多年的曾憲國,以前經常要去鴨寮街買零件。可能已成習慣,現在失業,也會間中去走走。

亞視早年還有自家製作劇集,曾憲國就負責廠景和外景工程,和不少幕前藝員稔熟。
撰文:程志康
攝影:田俊
news@nextdigital.com.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