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信屋成立近六年,主席林偉駿指今年市況為多年來最差,坦言最壞打算是結束三十間分店。

壹號專題

日圓租金夾擊  759林偉駿:今年唔抖會玩完!

Ads by Google

二○一一年,日本東北大地震,重挫日本經濟,造就 CEC國際控股( 759)阿信屋成名契機。短短六年間,隨日圓下跌, CEC由多年徘徊低位的「毫子股」,升至一三年歷史高位近五蚊,分店由一一年的四十間升至現時約二百七十間。
同樣是日本,但今次卻可能是摧毀阿信屋的奪命符。阿信屋標榜對抗超市霸權,形勢卻在近年漸起暗湧。上年開始,日圓急升、租金高企、同行惡性競爭,加上近日熊本地震影響來貨,令零食王國地位岌岌可危,股價由高位再撻番落一元水平。壞消息相繼而至,老闆林偉駿直指今年要「抖一抖」:「一定要調整,唔係我哋會玩完!」

 

 

林偉駿指,港鐵大部分分店都賺不到錢,成為率先結束之列:「我哋主要做量,細鋪好難做到買一袋二袋,好多人都係買支嘢飲就算。」(關永浩攝)

近日林偉駿接受傳媒訪問時,聽得最多的問題是:「今年執幾多間?」林偉駿坦言現時市場已不能與往年相比:「以前邊有咁多零食鋪?個餅愈嚟愈細,但仲多人去爭,唔縮皮真係無辦法!」
翻開公司一五年半年業績,截至十月三十一日零售業務經營溢利為二千二百一十五萬,按年跌百分之三十二,而純利更跌百分之五十三至八百零九萬,平均每間分店每月賺得一萬多元。市道每況愈下,林偉駿近期放盡風聲指「今年真係要縮」,由四月初計劃今年關閉十四至十五間店鋪,到近期指最壞打算關閉三十間,「愈講愈衰!」他坦言曾受行家指責「唱衰個市」:「仲托住個市做咩!朋友有個仔嚟我度做開實習,近排突然話學校唔俾做兼職,唔嚟做啦。我問係唔係驚執,佢話唔係,但係大家心知肚明啦。」他續指:「跌咪跌囉,呢排特別多朋友走嚟安慰我,如果個個都為面子去死撐,死撐就真係玩完啦!」
加三十萬人工留人

近日熊本地震,林表示當地零食出口暫時沒有太大影響,惟當地糧食不能出口時,他一定會全力配合。(關永浩攝)

不少光顧阿信屋的市民發現,以往較平的「正價」貨品愈來愈少,取而代之的是折扣較少的「公價」貨。林偉駿承認與近期市況有關:「真係平唔到咁多,除咗兌換率問題,其實日本貨本身有部分都加咗價。」他指出五月將有七成貨品換成公價:「公價嘅毛利率都係百分之三十五至三十七,有部分仲要得百分之三十,呢個仲要係入貨價嘅毛利,仲未包鋪租同人工嗰啲,加加埋埋要成百分之三十一至二成本,我哋控制成本已經做得好好,已經唔係話其他方面使多咗,但如果唔加人工,依家點請人?」他指單單在三月,人工開支已經增加了八十萬:「前線好難請人,依家周街都要店長,俾唔到好條件就走。」
他坦承現時不少大財團入小量貨源,以低價來做噱頭搶攻營業額:「好似 OK便利店咁,麵同啫喱特別平,呢兩款我哋照跟就死。」他又否認現時分店多能造就霸權:「五年前仲有可能,依家周街都係(零食店),水貨又大把,我哋根本無可能定價太貴。」
二百間是界限

林偉駿最大嗜好就是養魚,觀塘寫字樓亦養了四大缸魚,直播甫出現不少網友已大呼:「好多魚啊!」(關永浩攝)

很多人質疑阿信屋「點解行兩步就有?咁多間唔驚蝕?」原來林偉駿深知問題所在:「五十幾間就 break-even,一百到百二間係最賺錢,因為唔使租倉,車四架就夠,過二百間就係一個界限。」雖然每間平均盈利減少,但他最終仍以四百間作為目標:「生意係分薄咗,但係穩定啲,預計要三年調整,但係奈何呢個時間遇到呢個情況,我哋惟有沉一沉,重整一下。」
他指出,領展( 823)及港鐵( 66)的鋪租較貴,其中港鐵沿線鋪因營業額未如理想,年內最少結束五間,佔總數約一半。他坦言:「四五間無論點都會結業,其他都要等傾續租,但係地鐵鋪咁矜貴,點會平租俾你!」他直指細鋪的生意額遠比大鋪低:「好多旺區、四五百呎嘅鋪都係蝕錢,千五呎大鋪先有錢賺,屋邨啲婆仔情願行遠啲都要去大鋪。」
領展賣場搏減租

CEC國際早在一九七九年成立,在一九九九年上市,招股價一元一角,股價在上市當日升近三成,當時林偉駿(右四)才四十一歲,仍是滿頭黑髮。(關永浩攝)

林偉駿直指領展租金加幅驚人:「沙田禾輋,原本七萬蚊租,依家仲要分利潤俾佢,夾夾埋埋十六萬,我附近仲開咗分店,分薄咗生意,點同佢續?佢點肯減咁多?」近日領展出售資產給炒家,他反而期望租金能夠受惠:「賣嘅多數都係啲邊皮鋪。啲炒家多數都係炒車位,最近有一間係轉咗新業主,反而有得講數。」
領展「頭號」炒家之一林子峰,旗下持有零食店優品 360°,他就指不怕被趕走:「佢都要租俾惠康百佳,啲炒家都係志在炒車位,租好定自己開好,有數得計,我反而唔擔心。」他反而擔心管理不善,令商場人流減少:「領展唯一優點就係管理做得唔錯,始終佢都要保持個形象,但係定時定候都會喺商場搞吓活動,炒家就未必咁落力做宣傳。」
無人再買日本貨


有報導指出,日圓再升,阿信屋就要按比例結束分店,林偉駿澄清:「其實條數唔係咁計,關鍵係再升啲,日本同歐洲貨就無人買。好似日本版可樂,依家賣七蚊左右,遲啲要賣到八、九蚊,但依家香港版都只係四個幾五蚊,到時仲邊有人買?日圓再升,啲貨就矜貴番,大家仲食合味道咩,都走晒去食康師傅啦。」他坦承現時大多新貨都來自日本以外地方:「好似急凍嘢咁,大部分都唔係來自日本,就係知道日圓無可能一直咁跌。」
林偉駿指出,一年前日本零食商開始「出蠱惑」:「一係加價,但係佢哋覺得加價好大件事,所以多數都減量。」他透露生產商務求令消費者有錯覺,在生產時下了不少功夫:「好似即食麵咁,個包裝一樣,但係成個麵扁咗,但係睇落唔知,因為麵條同麵條之間空隙大咗,無咁實,無一間生產商唔係咁做。但係佢哋始終都有良心,唔會整化學嘢,佢情願偷減少少料。」
連環開副線之謎
除了日本零食,阿信屋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副線種類繁多,由最初的急凍食品,到現時寢具、麵包店、雲吞麵店都有,林偉駿就指很多都只是無心插柳:「其實好多都係業主要求,第一間急凍食品,就係因為領展唔俾賣米,但係冷凍嘢就可以,可以開喺街市位。有啲就業主可以租多間鋪,但係無理由一個商場開兩間,惟有拆出嚟。」至於今年會不會有新的店種,他即答:「無啦,唔通賣雜誌咩,有新嘢都會放去鋪頭。」
沒有新副線,林偉駿反而力谷糧油市場,擺明向惠康和百佳「挑機」:「以往都係經米商入貨,但係依家直接向泰國攞貨,可以平百分之十幾,個牌都等咗七個月先拎到。」他解釋:「經濟好唔好大家都要開飯,我知超市好緊張呢個市場,依家其實係擺到明同佢哋爭生意。香港人呢幾年係食少咗米,我哋賣一包即係佢哋賣少一包。」問到會否害怕大財團再打壓,他表示:「誠哥邊度得閒理我哋啲小兒科!」他補充:「同超市競爭,好過同士多鬥啦。」
網民挑機 Q&A
上週五,林偉駿到本刊 facebook fanpage直播,即時與網友對話,不少網民都提出尖銳問題。

與網友對話期間,記者將網友投訴難吃的薯片給他「試吃」,他解釋:「好多時唔理好唔好食,我都俾機會批發商,但呢隻歐洲人係用嚟做沙律,唔係就咁食!」(何少忠攝)

問:為何好吃的零食常斷貨?
答:啲貨賣完一(貨)櫃就要等下一(貨)櫃,有啲貨原本打算一直賣,但發現原來一段時間斷貨,生意更加好。

問:聽聞阿信屋七月會結束?
答:最多都只係少開分店啫,上得市,爛船始終都有三斤釘。

問:你本人知唔知點分熱賣價、街坊價、超筍價、公價、
正價?
答:啲價我自己定,點會唔知啫!(記︰其實有咩分別?)其實無分別㗎,正價就(較來貨價) mark高 42至 44%;街坊價 40至 42%;公價 35至 37.5%;熱賣價 25至 30%。有啲超底價見底嗰啲,仲低啲。

不少市民都質疑「 689」折是否故意,林稱:「喺你哋心目中, 689就係特首。(係唔係抽水?)唔係抽水, 689放水啊。」他坦言一直是特首梁振英的支持者。《蘋果日報》圖片

問:你會不會請零食試食專員?
答:當然唔會啦,你過到來覺得試食好得意,可能試一次、兩次。如果你日日試食……我話你聽,我試嘢好有興趣,手淥到咁,就因為試壓力熱水鍋,噴到我手爛咗十幾廿日,日日食抗生素。

問:點睇 759股價由 2蚊 4毫跌到 1蚊?
答:咁點解唔講佢由 1毫升到 5蚊呢?最緊要係由 1毫升到 5蚊的過程,我無利用呢個機會去集資、去呃佢哋。我專心工作,你話做老細做到你咁白痴,日日自己做。你可以話我無能,我接受,但炒股票,我真係無咩興趣。

問:最好生意係邊間?
答:最好生意、一直保持係元朗,有個叫布殊嘅伙記,以前是 7仔老闆,丟低老闆唔做,走過來做,所以就第一,做幾百萬㗎。第二就係粉嶺聯和墟嗰間。
問:有無諗住減肥?
答:我梗係無啦,我係 270幾磅,即係你的兩倍幾。(記︰你又知我幾重?)我睇我個女都係一百磅。

問:不如做多啲唔同行業,例如寵物用品店。
答:幫狗沖涼?梗係唔啱啦。去到依家經濟問題,專注番。小家電 cut剩 18間,日本城咪開心啲。

問:成日合埋眼,係咪好疲累?
答:呢個係我習慣,呢個唔係唔尊重,係我習慣諗嘢。(編按:林早前接受本刊訪問指每日只睡四小時)

問:高登網民洪非凡係 759邀請嘅「網上打手」?
答:我真係唔識佢。佢幫我哋寫嘢?我無俾過錢喎。如果有人唔收我錢而幫我擺平啲嘢,真係要識吓佢。
撰文:梁延宇
攝影、攝錄:財經組
協力:黃嘉慧
news@nextdigital.com.hk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