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業正籌款協助被控告的 club legend上訴。

壹擋專政

還我 Ladies Night!( 2016/4/28)

Ads by Google

「還我 Ladies Night!」上星期,自由黨青年團本來想搞一個別開生面的活動,挑戰平機會。可惜到最後關頭,提供場地的公司怕惹來麻煩,這次帶點粉紅色的和理非非行動最終告吹。


爭取「還我 Ladies Night!」有男,也有女。暫時我亦未見香港有女權分子說 ladies night是父權社會的圖騰什麼的,所以請容許我大膽假設:「至現時為止,香港社會的共識接受,生意人對不同性別的人提供優惠;消費者要是不喜歡商人的這種作為,也可以用行動去杯葛。」
「法院依法判決,這件事還有什麼好講?」被告的那一間酒吧,其實連上庭答辯的功夫也省下,乾脆認罪了事。我相信司法公正,亦無意挑戰香港的司法公正,不過現實當中,會跟政府打官司,絕大多數屬兩類人:極窮或者極富。對於沒有什麼好輸,懂得利用法援的一群,跟政府打官司是政治抗爭的新常態。對其他的大多數,要是能罰款了事,理性計算下多數選擇破財擋災。做生意,是求財,不是求氣。
「挑戰平機會吧!」自由黨青年團認為這個衙門無事生非,更將矛頭直指已經卸任的周一嶽。不過,我可以想像得到,在平機會打工的官僚,也只是覺得自己是「依法辦事」。順帶一提,平機會雖然是個負責執行反歧視法規的機構,而經費也是百分百來自政府,不過平機會的官僚無論如何都堅持自己是「獨立法定機構」。本來,「獨立法定機構」的形式,原意是要這個機關,也公正地監管政府部門。至於實際情況如何,相信公眾自有評價。
絕大多數人,都沒有跟平機會打交道的經驗。可是,對於這個衙門的調查和處理案件手法,我倒有第一身的經驗。曾幾何時,我是《蘋果日報》網上版的負責人;當時我們率先加入留言功能,讓讀者參與討論時事。眾所周知,《蘋果》不少個人意見極為強烈的讀者,討論留言難免有人身攻擊。有一次,兩群讀者發起罵戰,有讀者被其他人指有精神病,而他就投訴到平機會,指《蘋果日報》網上版言論涉嫌觸犯「殘疾歧視條例」。
收到投訴,平機會當然秉公辦理,更要傳召我問話。「讀者留言點管呀?!」既然我沒有什麼要交代,只好拒絕傳召。這樣做或許令到平機會官僚無法順利 close file。不過,我也很難說服自己去配合一個有權但無從問責的機關,再者,言論自由的大前提下,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會刪除讀者留言。所以,最終我指示了集團的法律顧問:「要上法庭先話我知啦。」
話說回頭, ladies night事件,只是香港政令不行的冰山一角。性別歧視條例經過立法會通過,法例不切實際,政黨又有沒有責任呢?事實上,特區政府為了趕時髦,有不少為立法而立法的舉措,奈何行政霸道之下,政黨政客不是盲撐政府的,全部被視為敵人,結果香港政治不是阿諛奉承,就是針鋒相對。真正的諍言沒有市場,政策又怎能不離地?加上執法官僚那種傲慢和不近人情,施政又怎可能得民心?就連食得好、著得好的小資產階級,都可以因為一件小事怨氣爆發,這個特區政府都可算是失敗中之失敗。 A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vb4life 的頭像
tvb4life

明星八掛大分享★☆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