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語錄

誤落塵網中 石詠莉

Ads by Google

沙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
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
——陶淵明《歸園田居》
石詠莉廿九歲,有大段日子算白過了。並非說做人必定要清高;而係,早知憑靚聲出 Hi-Fi碟已榮登今屆十大暢銷歌手,當初就唔使又性感又標榜整容地參加組合 Freeze啦,走咗咁多寃枉路。
由吸引看客變吸引真心聽眾,石詠莉坦言:「要洗底的。」過冷河還得吊鹽水,期間她為幫補收入,經歷唱內地夜場、遭禁錮……種種不堪回首的俗不可耐。
事業現轉機,男友鄧健泓乘勢求婚,照計雙喜臨門;之但係難得上位,又應否衝多段才嫁?鄧健泓這天陪她來影樓,拉喼彎身替未婚妻揀衫,死不願出鏡,自嘲:「我怕拖低她。」
跳離一張網,石詠莉會不會誤落另一張(情)網之中?

洗樓

我同自己講,千祈唔好時光倒流。

公平地講,鄧健泓唔算夫憑妻貴——石詠莉的「暢銷」數字,一萬張,男方早在《朋友二號》已經達標;只是當年置身「賣三萬靠邊站」盛世,無緣同獲女友的榮譽,過來人了。
唱片市道,愈來愈差。
石詠莉嘆氣:「 Patrick成日話冇人再聽他唱歌,我覺得好傷心。」
伊人事業卻意外驚喜,「第一批出貨三千,幾日賣清,要加印,感恩的。」
秘訣靠 Hi-Fi靚聲?
「就是用真樂器、一 take過唱。其實,別動不動說 Hi-Fi碟高檔;外國根本無分,毋須標榜,隻隻碟都重視錄音質素。我希望香港流行音樂可以咁,即使 Freeze的歌都值得靚啲。」
花更多心血,包括購買版權。「集中同一間公司的歌,一 log買會平啲;但揀歌還是要以感覺行先,所以分開買。例如《如泣如訴》,奇怪點解咁耐冇人翻唱嘅?原來這首版權特別複雜特別貴;有一刻諗過放棄,最後都忍唔住買。」
伴奏多謝樂師們收友情價,但資金畢竟有限(鄧石小兩口自資),石詠莉說:「死慳死抵,不想在音樂上慳,惟有在宣傳費慳,我們創先河『洗樓』——自己逐間跑影音店,求店家將隻碟放在試聽架,幫助銷情。」
盲頭烏蠅
翻唱,俗稱「口水歌」,有苦衷的。「成本並不比創作平(版權加改編編曲);但勝在聽眾已經熟悉旋律,唔使諗歌詞,專心聽我唱成點。第一隻 MV,我剪輯嘅,全部背影,連歌手名也不落,希望由聲音重新認識我。」
以至唱片封套僅以 Sukie's之名,不提石詠莉寶號。「係,洗底!」她坦承。
Freeze的石詠莉,與 Hi-Fi太格格不入。
「我同自己講,千祈唔好時光倒流。怎說呢,夢想是唱歌,公司話做組合,會唱主音,有獨唱機會,我即刻𦧲飯應啦,點諗到落差咁大?當時我一味聽話,食得鹹魚抵得渴。
「 Freeze解散了四年,總之不能走回頭路,再性感,心理會頂唔順。但又咁講,沒以前,便沒現在的學習。百感交集。」
說性感還客氣,直接就係「整容三嬌」——那是 Freeze本身也不避嫌的綽號。究竟石詠莉有冇整容?
「冇。我考慮過,還是那時不作澄清的好,因為兩位 teamates做緊美容院整容代言人,我話自己唔係,會對她們造成很大傷害,公司又覺得係 gimmick,於是我獨自承受,好無奈。組員之間的感情?麻麻啦,年齡差距大。」
這是一條弔詭命題——在悖謬的世代,承認(甚至唔係照認)整容,總有人讚你夠噱頭夠豁出去;但咁又點?勇氣欲速不達,到頭來 Freeze不成功、硬銷整容不成功,損了尊嚴,偷雞唔到蝕拃米。
「就是盲頭烏蠅,心口得個勇字,冇思考,後悔用錯了力。」
原來,毋須整色整水,她是村姑 Sukie——返璞歸真憑靚聲便紅。

家境一般,慶幸畢業後未問過屋企攞錢,仲有得幫補。

入行前的樣子,佢話證明冇整容。

Freeze其他兩名成員比
石詠莉年紀大三至六年。
冰河時期
過冷河,時間沖淡既定形象,石詠莉自嘲冰河期。本來冇壞,當悠長假期囉——千金小姐嘅話。不過她要養家,幫補收入,靠上大陸去唱夜場。
「有次嚇窒的經歷,助手被爆樽,我被困在一間房,因為拒絕毛手毛腳,我有我底線,搞事的人是黑底,唔俾我走。後來場主出手擺平,我和助手漏夜飛的士往機場,明明朝早才有航班都唔敢返酒店先,怕跟踪。
「機場至少安全啲。」
國內的機場,的確「至少」……
非王子
讀者信不信石詠莉咁純?連鄧健泓起初都唔信,這天他偷偷告訴筆者:「以為她是那種辣妹;點知我整天在家填詞,她可以全程在旁睇睇書煲煲碟煮煮飯玩玩狗就滿足,原來,她很『宅』。」
夜場出事時識咗鄧未?有否王子救美?識咗,遠水都救唔到近火啦。
何況,鄧健泓從不是王子。
石詠莉說:「他是個坦誠的男生,未拍拖已告訴我他得幾多錢,以前啲女朋友咁咁咁所以咁咁咁。」
冇得唔坦誠,鄧健泓戀愛史路人皆知,之前更發生他倆街頭撞正鄧前度李詩韻事件,石詠莉大方合照。
「她(指李詩韻)好 nice,我又鍾意望靚女。可以做番朋友是他們成熟,點解介意?
「 Patrick愛家人,愛小動物,多才多藝。」唱片封面鄧健泓操刀拍攝。
偏偏沒提在音樂上幫到手(鄧健泓也曾是矚目歌手)。
「那是 bonus,愛情並非看他為我做什麼,是看兩個人可以共同建立什麼——係肉麻㗎,佢都笑我揀佢係好蠢。」

鄧健泓現職港台 DJ,話今後會努力養老婆。

高調地在頒獎禮後求婚。

新歡舊愛狹路相逢,影番張相留念。
非公主


蠢,包括答應了男方在頒獎禮後的求婚。照計,難得紅起來,冇理由咁快嫁。
石詠莉說:「時代不同了,以前要收收埋埋,現在大家喜歡真實,總有愛屋及烏的 fans。人生存不是為別人活,是為自己和愛的人。
「我們已經做娛樂圈,唔想婚禮都似一場 show,未諗點安排……」
準新郎插口道:「搵咗律師。」倒實際。
準新娘續道:「如果不是屋企人要求擺酒,本想仲簡單啲,簡單而創意,我們不特別有錢,唔使公主式。」
賣碟賺來的錢,投放於下一張製作,因為繼續自資,希望保持音樂主權——應該來一次情侶合唱?
鄧健泓說:「會嘔的,怕拖低她水平。」
其實,應景嘅係《同是天涯淪落人》。
網•惘


作為軍師,鄧健泓說:「這張唱片的廣告主要放在印刷媒體,甚少擺上網。」
有點道理,網民貪免費 download,未必係肯花錢買 Hi-Fi碟的目標消費者。
唉,搞上網,本身也是一種塵網、一種迷惘——以為很有噱頭很豁出去咩;到頭來,可能像石詠莉般用錯了力、走寃枉路。
歷史冇得返轉頭,紙媒和實體 CD有一天會過去;但石詠莉固執,她的唱片,索性出埋黑膠版本。
撰文:余家強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協力:歐陽慧芯
化妝: Kayte Fung
髮型: Base@ihair& Nails
服裝: Club Monaco、 Melissa Bui

文章標籤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