噠、噠、噠, 87歲的呂明每日孜孜不倦地做他的最新發明,以鋼片取代藤接合蒸籠底的竹片,蒸籠身夾上鋼片,令蒸籠更耐用。

老字號

職人不倦 明生鋼竹蒸籠廠

Ads by Google

追慕手工藝,有人遠渡重洋,拜訪日本之刀匠、歐洲之鞋匠。
殊不知,咫尺香港,也有個孜孜不倦的職人。年近九十,蒸籠手藝早已進化成一盤製造業生意。但雙手、腦筋還是停不了,每日噠、噠、噠,做蒸籠去。一臉風霜皺紋,但笑容還如稚子。
歲月終究流逝,注入不朽的精神,生命便常青。

雙手,不息勞

沿鐵道路軌走,青葱小道,交錯電線,矮小的房子一家挨一家。這裏不是日本、台灣,而是屯門邊陲的亦園村。
鐵皮閘門一開,是個萬呎家園。小庭園種了荔枝樹、龍眼樹、黃皮樹,鬱鬱葱葱。
庭園旁是石屋藤椅,沐浴日光的衣物。悠然生活景致之間,傳來篤、篤、篤、噠、噠、噠的響聲。
一個佝僂老人,頭戴冷帽,架上老花眼鏡,捆紮竹篾,裝嵌鋼片。
他喜孜孜道:「呢個蒸籠,係我最新發明,出面都未有㗎!」他滿足地笑起來,露出歪歪斜斜的齙牙。
這款竹鋼蒸籠,底部的竹篾不以藤捆紮,而是鋼片,籠身用兩塊竹片夾上鋼圈。
老人說,傳統竹蒸籠,損耗快,酒家用上一兩個月,便要再購置新一批。他加上鋼材,耐用之餘,亦易於清洗。
這老人叫呂明,今年 87歲。寶號叫明生,早年在廣州設廠,聘用了二三十人製作蒸籠。他根本無須再動手。
「好過無嘢做、戇居居坐係度。做下嘢,手腳都靈活啲。又可以消磨時間,好快一日。」
每天在洪水橋喝過早茶後,呂明便回家,埋頭工場,直至做累了。
他是鶴山人,少年時在廣州學做蒸籠、麵粉篩等廚具。六十年代初,離開妻小,隻身由廣州經澳門,偷渡至香港謀生。
「有啲人識做竹,唔識做五金;有啲識做唔五金,唔識做竹,我就兩樣都係專科。」
有門手藝傍身,泥水、木工、五金,樣樣都會做,要謀一口飽飯吃,到底也不難。
七十年代初,他在新填地街租了一個百多呎的板間房,作為工場,生產蒸籠及少量廚具。







竹青是竹的外層,質地順滑,用來編織蒸籠蓋。


昔日寄望生意興隆,如今只望每日都精神奕奕,做上數十個蒸籠,自娛自樂。

白天接生意,晚上生產,披星戴月,埋頭苦幹,「做下做下,覺得適合自己,咪一路做嚟搵食。」
呂明去大角咀一帶的竹欄挑原條竹,「有人買竹搭棚,我就買嚟做蒸籠。一條成丈長,即係成三四米,買幾條,已經夠用。」
粗身的叫茅竹,瘦身一點的叫丹竹。前者做大蒸籠,後者做小蒸籠。
原條竹枝,破開後,以竹刀削開。外層叫竹青,較順滑,通常用來編織籠蓋;內層叫竹肚,較粗糙,通常用來做籠身。
當年呂明提起刀子,輕輕一敲刀片,細細一劃,像寫個阿拉伯一字,竹片便一開二,二開四……愈削愈細薄。
游刃有餘的手藝,箇中都是學問。「竹開得唔好,就唔夠順滑,之後就圍唔成個圓形。
做歪咗,蒸籠就搭唔埋,所以都講技術㗎。」
竹片變成蒸籠前,還要捲成彎曲,放上爐上烘暖定型。
幾塊竹片疊起圍成圓狀,鑽洞,穿鋼線固定,加上竹青及藤編織成的底,就成了蒸籠。




亦園村的家,還放了許多竹篾,讓呂明過手癮。


從廣東羅定買入預先烘熱定型的竹片。 腦筋,轉不停

彼時油麻地的酒樓,像得如、一定好等都找呂明做蒸籠。數年下來,油麻地的山寨廠不敷應用。
他在屯門田心村找到一個豬場,改作工場,聘了幾名師傅生產,還在油麻地設門市,喚作「明生」。
其時四名子女中兩名兒子也移居香港,正好幫助父親一把。
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騰飛,社會步入小康。由蒙民偉引進的日本樂聲牌電飯煲,香港很多家庭也負擔得起。生活條件得以改善的同時,打工仔工作愈趨繁忙。腦筋靈活的呂明,就想出適用於電飯煲的鋼蒸籠來。
電飯煲有不同容量、大小,他根據其尺寸、規格,設計相應的蒸籠。
煲飯時,在飯煲上架上蒸籠,就可以同時蒸煮餸菜,節省時間。
這款小發明大受主婦歡迎,風行一時。當年大東電報局出版黃頁,羅列商鋪聯絡。
呂明就在黃頁,刊登這款電飯煲蒸籠,作為明生的招牌貨。







七十年代,日本樂聲牌電飯煲在香港很流行。呂明心生妙計,發明了全鋼蒸籠,讓煲飯、蒸餸菜同步進行。


早年為樂聲牌電飯煲設計的鋼蒸籠。

除了製造全鋼蒸籠外,呂明又忽發奇想,想出結合竹鋼,做出另類蒸籠來。
傳統竹蒸籠,不生倒汗水,沒有水滴沾濕食物,蒸包點一流,但有其弱點,就是損耗快。
呂明於是想出,以鋼圈作為蒸籠堅實外層,內圈依舊是竹篾,取兩家之長。
呂明沒上過幾年學,卻充滿自學精神。小型機器,都由他親手改良。
「自己諗㗎啲機器,無人有㗎!」氣槍打釘,他覺得不方便,又消耗腕力,便模仿衣車,做了一個支架,置上氣槍,以鐵線接駁腳踏。
打釘時,輕輕一踩腳踏便行了。
他又發明了一台「剪紗機」,用來做麵粉篩。其實是把電鑽的頭拆掉,裝嵌一個剪刀頭,再置上支架。
把鋼網放上模具上,輕輕轉動手掣,剪紗機便把鋼網剪裁出來了。
「往日用把駁電線嘅電鑽,有條線拖住,唔方便,咁我就改用乾電池電鑽。」
呂明笑騎騎,一臉得意,介紹他用了數十年的 DIY發明。
「做得嚟,又有人要,咁咪算囉,搵食既嘢,無咩所謂!」




幾年前,有人慕名拜訪,着他幫忙做黃大仙籤筒的竹籤。「黃大仙顯靈呀!」呂明喜孜孜說。


蒸籠蓋子加上鋼條固定,更堅固耐用;矽膠手柄,防止熱力辣手,是呂明的心思。


又有家餐廳,邀請他用蒸籠做燈罩。


明生園,是家,也是工場、貨倉。


油麻地舊門市,呂明難得亮相,因為他大部分時間埋首工場。


昔日的山寨工場位於田心村。


每件小工具都印證了歲月砥礪下的不朽手藝。


工場的小型機器,都由呂明親手改裝。電鑽加裝剪刀頭,就成為剪紗機。 生命,老不掉

他的蒸籠、麵粉篩,當年已經遠銷至海外唐人街的餐館,十分巴閉。
工場位處的田心村,交通不便,不利運輸。呂明於是在亦園村買了現址,既是居所,又是工場貨倉。
八十年代,人人想搵快錢,爭相投身金融、地產,傳統手工業,愈來愈難請員工。
呂明於是把生產基地北移,先後在深圳、廣州設廠,由呂明親自訓練員工。
「改革開放時,一個月百零蚊就請到一個工人。
我哋有二三十個工人,都係𡃁妹仔。嗰陣時要幾多人,有幾多人。你請佢,有餐飯食,佢就嚟。」
在時代洪流的洗擦下,呂明不知不覺間,由手藝師傅,變成廠商。西裝革履,頭髮梳得貼服體面,好不威風。
一年春秋兩季的廣州交易會,呂明例必出席,搜羅大陸優質鋼具,有時甚至赴美加的展覽會,洽談生意。
「最好笑,有次我去江門同一間貿易公司傾生意,間廠拿住啲鋼蒸籠,話點靚點好,叫我幫襯。」
呂明一看,已經覺得眼熟,再看對方塞來的價目表,不就是自己親手寫的那張?
「實在係我寫嘅,我都唔出聲!」別人抄襲,他沒有生氣,也沒有道明實情,只覺好笑,亦感得意。







累了,就坐在小花園休息,很寫意。


每朝去洪水橋一家酒樓飲茶。酒樓部分蒸籠由明生供應。要知道自家出品行不行,最可靠當然是親身使用。

如今稻香、季季紅等集團,都採用明生出品,生意穩健。
二子、幼子,一個掌管油麻地門市,一個管理廣州廠房,他早已不用操心。
「我啲仔淨係識做買賣,唔識做呢啲㗎。」
話雖如此,老父的創意腦筋,原來也感染了下一代。
二子呂樂觀打理門市,除了自家蒸籠外,也售賣別家廠房的鋼具。
前陣子,很多人找韓式蒸架,他們購置了一批,熱潮退卻後,蒸架無人問津。
呂樂觀人如其名,笑瞇瞇道:「你當水果籃又得,菜篩又得,燒烤網都得,物件一個啫!」
只是昔日汗衣粗褲,埋首工場的時光,到底讓呂明最回味。
勤奮如昔,依舊跟數十年歷史的工具、機器為伴,篤、篤、篤,做蒸籠,哪怕只做到數十個。
呂明對手藝的熱誠,子孫都感受到。
二子呂樂觀說:「我哋都幾敬仰佢㗎!佢教導我地咁多,又畀機會我地自己發揮,佢自己又創造咁多嘢。」
孫子阿康則說:「每次探佢,都係整緊嘢,好似砌模型咁!」
「我中意就剪下,中意就坐下,得閒就食飯。食飯咪收工囉!」
這個老不掉的老人,坐在庭園的藤椅上,搖搖晃晃,笑意盈盈,像遊樂園的小孩。




從外邊看,明生園不過是尋常工場,殊不知內裏住了個勤懇的發明家。


九十年代,呂明(左一)去美加展覽會,一派生意人風範。


日本雜誌早年採訪明生,吸引了一班東洋客。


呂明有三子一女,二子呂樂觀管理門市。人如其名,也像其父,性格樂天。


呂樂觀兒子阿康,是大學生,放假會到門市幫手。


門市坐落廚具公司雲集的油麻地上海街。

明生鋼竹蒸籠
地址:油麻地上海街 284號地下 F鋪
電話: 2780 9756/ 2770 0082
營業時間: 9am-7pm

撰文:周燕
攝影:葉天榮

    文章標籤

    明生鋼竹蒸籠廠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