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計就明

生力啤的真正朋友

Ads by Google

人在冰島,看到旺角亂石、木棍及火焰橫空,感到陌生、痛心及驚恐,心情比窗外的白雪更冷。生長在 1967年後的香港,生活曾有困苦,穿著破爛「白飯魚」,仍踢出沒有猛虎的射球;換上名球星的波鞋,踢出的竟是鐵桶及或有鐵釘的木板!

警察無故追打市民不對,同樣市民追打警察也不對。手執自製盾牌後的崇高理想,成不了開脫的擋箭牌,一句「官逼民反」不能抹去暴力的事實。難道股民持有的股份價格插水,賠了身家,就可圍堵聯交所或證監會嗎?
真正香港品牌
買股不是望價升,就是望股息。以長假前公布全年業績的生力啤( 236)為例,股價在 2006年初是 1.55港元,上週是 1.15港元。此十年間,生力啤僅在 2014年及 2013年,派發共 0.03港元的股息。無「升」無「息」,難道生力啤股東,又說「股逼民反」?
說到「生力啤」,相信大家想起的並不是一隻細價股,而是一個大家熟悉以香港本地釀製,並以「真正朋友」為口號的啤酒品牌。有趣的是,生力啤曾不是香港本地釀製,亦不是真正香港品牌!
生力啤現母公司是菲律賓的「 Top Frontier」,原母公司「生力總公司」由 1914年開始在香港入口銷售啤酒,至 1948年在深井建立啤酒廠,及後啤酒廠遷至元朗,原地皮改建成住宅。生力啤曾在 2007年至 2009年間,終止元朗啤酒廠的運作,由內地釀製的啤酒代替供應。至 2009年 4月,因內地成本上升及香港取消啤酒課稅,生力啤才重新運作元朗啤酒廠。
真正業績及資產
自問並不好杯中物,卻在 20年前的科大 MBA碩士論文中,竟選了「在中國的國外啤酒製造商」為研究對象。研究中發現內地是一個充滿動態的市場,啤酒製造商過去證明成功的策略,並不能保證未來仍能成功。此發現說來像「阿媽是女人」,但仍恰恰反映生力啤的現實。
生力啤開始一心集中在內地釀製啤酒,內地收入卻開始下跌,由 2007年逾 4億港元,跌至 2014年的 1.6億港元;反之,來自香港的收入,卻由 2007年的 3.4億港元,升至 2014年 5.6億港元。無「升」無「息」的生力啤,或就是源於市場變動的估計落差及策略不協調所致。
最新業績顯示,生力啤的內地收入稍有改善,仍能按年上升 8%,算是兩年持續上升;可惜,香港收入,卻按年大幅倒退三成。生力啤在控制或減省銷售成本、銷售及分銷開支、員工人數都出色,但無阻業績在十年中第七次見紅,出現虧損。
市值僅 4億港元的生力啤,除擁有知名品牌外,資產淨值約 5.4億港元,多次減值後的非流動有形資產,包括物業,仍有 6億港元,現金及存款等約 1.5億港元,負債以貿易應付賬及控股公司貸款為主。報表給人的感覺,似業績不濟但仍有資產及業務支持。
去年 5月,在大時代中,在炒作下,生力啤股價曾升至 3.16港元,成交亦大增;回到現在,股價回到平均價以下,成交大跌,甚至零成交。高位買入仍持有生力啤的小股東,還不是生力啤的「真正朋友」!
大家又有否持有類似而在高位買入的股份?可分析報表,選到一些有業績及業績不濟但仍有「三斤釘」的,以等待下一輪大時代或炒作。「股逼民反」有用嗎?

林智遠
Nelson Lam

執業資深會計師,會計專業發展基金主席,最愛與太太旅行,出名講 talk及撰寫大學會計書,其著作已被翻譯成不同語言。
目標以淺易簡單的方法,使牛頭角順嫂也能看懂會計數字和陷阱。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