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守嘉賢臺數年的看更,見到沒有惡意的探險者時,會善意提醒他們小心地滑,因曾有人被青苔跣倒入醫院。

圖片故事

潛行荒宅

Ads by Google

潮流興探險,其中一個勝地是灣仔堅尼地道的一座荒廢樓宇,它位於聖公會聖雅各堂後面山坡,有個秀麗名字——嘉賢臺。
沿着數十級樓梯進發,樹根穿破旁邊的水泥牆,沿着排水道向下伸延。上到頂層卻見不到入口,只見大廈被重重綠葉包圍,邊行邊撥開眼前的矮灌木,終在石屎圍牆,找到一個破開缺口,潛入荒宅。
樓宇內死寂、陰森、破爛,灣仔的生命力,來到這兒就終止。網民形容這裡是香港的切爾諾貝爾——內有被厚塵遮蓋的坐廁浴缸、日久失修搖搖欲墜的鋁框和晾衣架、中門大開但停在一樓不上不落的升降機、還有掛在牆上吊吊揈的電話聽筒。
愛刺激玩捉迷藏的探險達人,貪這兒有數十間污糟邋遢吉房、伸手不見五指的地牢;揸相機的龍友們,鍾意它被綠色草木重重包圍的奇異景象;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街頭藝術家,愛上房間的一面面白牆,將它變成塗鴉畫板。
原來,嘉賢臺建成廿六年,從來無人入住過。

 

嘉賢臺一九九○年落成,屋苑的三座四層高建築,未曾有人搬入居住,亦未有作重建。香港地寸金尺土,為何一幢樓可以丟空廿多年,卻無人虎視眈眈?
嘉賢臺丟空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因為該地段並無馬路直達,令消防車無法駛近,違反《消防條例》;亦有人指因為建築物旁的山坡經常有山泥傾瀉,而建設和維修護土牆的費用高昂,發展商不肯承擔,決定放棄云云。
翻查土地註冊記錄,當日興建嘉賢臺的發展商,是廖創興企業全資附屬公司、嘉賢置業有限公司,原定作為銀行職員宿舍,但建成後一直丟空,九二年起先後轉手三次,最終在九三年,由同珍集團的王仲銘家族,透過公司高威富,以二億四千萬元購入至今。

嘉賢臺位處港島半山(圖中),屬豪宅地段,若重建將是塊肥豬肉。

以往曾有道友潛入以嘉賢臺為家,故看更每晚都要進行一次「例行探險」,巡視七十二個單位。
信邪
但嘉賢臺之後一直丟空,現時高威富由同珍的家族公司王仲銘發展基金持有,大股東兼同珍集團總裁王賜豪六年前曾指,其父王仲銘希望審慎發展公司物業,但未有直接回應謎團。本刊記者早前再向王賜豪查詢,他不作回應。
王仲銘自二○一○年去世後,其子王賜豪與其姪兒王大為,一直為爭產進行訴訟,官司至今未完,雙方爭拗涉及持有嘉賢臺的王仲銘發展基金。本刊曾向王大為查詢,同樣不獲回覆。有測量界人士估計,嘉賢臺若拆卸重建的話,市值估計超過廿五億元。
雖然嘉賢臺無人住,但也有維修窗戶及鐵閘等小型修葺工程。受僱於同珍集團、長住在嘉賢臺的看更表示,如今潛行荒宅者絕大部分是貪玩的年輕人和龍友,公司在出入口及走廊安裝監控鏡頭。談到嘉賢臺可有鬼怪傳聞,看更邊笑邊說:「喺度抄錶抄咗三十年嘅電燈公司職員,話有嘢發生過,但佢話,我喺呢度住,唔想講我聽嚇親我。」看更原來以前做過驅邪道士,他在居住的房間門外放了面八卦鏡:「呢啲嘢,我信!」

嘉賢臺沒有半盞亮燈,在黑夜裡上落,手電筒必不可少。

嘉賢臺的信箱,廿六年來未曾打開過,升降機門連保護膠紙都未撕走。它落成那天,是被遺棄的開始。

屋苑恍如熱帶雨林,外牆長滿泰山拉着飛躍的樹藤。
攝影:高仲明
攝錄:李育明、胡智堅
撰文:關冠麒
資料:鄭詠欣
news@nextdigital.com.hk

    文章標籤

    圖片故事 潛行荒宅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