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 2010年,中大亞太研究所發表的民調顯示,當時已經有近四分一被訪者支持以更激進的手段,去迫使政府回應市民訴求。
相信,今天要是重複同樣的民調,結果會更見極端。

壹擋專政

如何避免讓下一個「梁振英」執政( 2016/2/18)

Ads by Google

「都是那個梁振英!短短幾年,就令香港變得如此撕裂。香港亂,梁振英才有足夠理由,去收緊權力,推出廿三條。」這種觀點,在今時今日有一定市場。尤其當大家都深信不疑,梁振英的每個決定,首要考慮就是要配合北京的旨意,順理成章,在梁振英任內香港落得如此田地,必然是北京授意,並由梁振英忠實執行。

 

「退一萬步說,就算不是北京直接下達撕裂香港的指示,梁振英以及他背後的第二個權力核心,也要靠搗亂香港,來肯定自己的存在需要。」曾幾何時我也認定了,香港失治,千錯萬錯,就是因為在北京和香港中間,有一重政治既得利益,從中作梗,要破壞高度自治的承諾。
說得再白一點,要是香港不亂,又哪裡來的維穩費?沒有維穩費,他們又何來過水濕腳的機會?猴年正月初一晚上在旺角發生的衝突,卻令我反思,除了以上的可能性,究竟香港是否還有其他被忽略的問題?
無疑,梁振英既是志大才疏,為人個性亦好鬥;他擔任特首,肯定促使香港的矛盾惡化。與此同時,香港的確有一群政治機會主義者,借過去幾年的各種事件,例如政改等,站在台前走到街上,企圖製造輿論,但客觀結果是沒有凝聚共識,卻令香港更顯撕裂。
不過,我必須指出,香港早在梁振英出任特首之前,就已經像一個充滿爆炸氣體的密室。早在 2010年,中大亞太研究所發表的民調顯示,當時已經有近四分一被訪者支持以更激進的手段,去迫使政府回應市民訴求。相信,今天要是重複同樣的民調,結果會更見極端。
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相當,社會上要是沒有相應的條件,當年的梁振英,不可能成功達陣。依靠矛盾賺取維穩費的小丑,也沒有能力去挑撥離間。換句話說,就算梁振英下台,假如不正視處理香港社會深層次的缺陷,說不定下一個當行政長官的人,破壞力比梁振英更過之而無不及。別忘了,當年的小圈子選舉,梁唐何三個候選人假戲真做,梁振英的確是民望最高,而且也甚得年輕人和社會棟樑進步分子的支持。今天將一切惡果都算到梁振英頭上的意,當中有不少人就是曾幾何時寄望他可以顛覆香港的經濟秩序,將一切推倒重來。
說到底,香港的政治基建是徹底破爛的;沒有真普選,只是問題的一部分。權力過分集中在行政機關,製造了不合理的預期,梁振英和他的支持者,最初也以為駕馭了行政機關,就可以為所欲為。殊不知,特區行政機關的設計,只適合看守,根本沒有相應的高度干預功能,結果事事「講咗當做咗」,更顯政府無能。
此外,處理社會矛盾,疏導民怨的議會政治,遭粗暴的閹割,結果政治便走到街頭。諷刺的是,當權的本來以為獅子撲兔式地,用更多資源在街上網上動員,就可以分庭抗禮。結果,只是弄出連場鬧劇。
當務之急,是要重建代議政制,將權力分散,並且讓政治矛盾有宣洩的門路。一日不破除對行政集權的迷信,就算有真普選,香港也只會選出另一個「梁振英」。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