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樂安警長:「大家多關心年輕人。」(《蘋果日報》圖片)

壹觀點

「禽獸」與「暴徒」( 2016/2/18)

Ads by Google

大年初一清晨旺角爆發自六七暴動以來最嚴重的警民衝突,事件持續達十小時;最緊張的時刻,有交通警鳴槍兩響鎮壓;數以百計警員及新聞工作者受傷;至今警方拘捕了近七十人。

事態嚴重、成因複雜,學者聯署呼籲特區政府借鑑半個世紀前港英應對天星小輪加價暴動的先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找出原委,好對症下藥,紓解社會矛盾。梁振英政府第一時間拒絕了這個治病救人的積極建議。
官家聲明指「旺角暴亂」跟「六○年代香港發生騷動事件」不能「相提並論」,梁振英進而列舉他就任以來推行的扶貧、安老、助弱等諸般紓解民困措施,證明哪怕施政仍有不足之處,亦是泛民拉布之過,與他無涉。
文過飾非、推卸責任,梁振英更反守為攻,指控六十多個「不代表香港社會,更不代表香港的青年人」的「暴徒」把「極端訴求放大到為全社會的問題」。放到港區人大代表李少光口中,這些毫無代表性的「暴徒」更是「禽獸」。對下一代咬牙切齒,溢於言表。
梁振英否定這些「暴徒」、「禽獸」的代表性,此又不禁令人要問,是誰給他這位特區首長及姓李的那位人大代表授權代表「香港社會」?中聯辦的張曉明幫腔譴責「是非不分以至嫁禍於人的奇談怪論」,揚言「不會容忍少數分離分子毀壞香港最寶貴的法治環境。」(難道北京要擱置《基本法》越境執法?)
事發幾個小時、未經獨立調查,林鄭月娥將衝突定性為「徹頭徹尾的暴亂」——北京外交部升呢加碼為「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事件」——警方以「暴動罪」發出全城拘捕令;未經法庭審訊,這些人被梁振英、李少光宣判為「暴徒」、「禽獸」。不審先判,這一切莫非便是張曉明所謂「香港最寶貴的法治環境」?
被「暴徒」、「禽獸」的磚頭擊傷的警民關係科黃樂安警長顯然不敢苟同。他沒有依循從北京到特區的統一口徑,政治正確地「強烈譴責暴行」,反而向施暴者伸出包容的橄欖枝:「我不會怪任何人,出差就有可能受傷。不會放棄對年輕人的工作,希望大家多關心年輕人。」
梁振英把毛澤東的詩詞唸得瑯瑯上口,許是以主席的好學生自詡;那麼他當又知道毛主席「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遺訓。不反求於己檢討過錯,處事謹慎與人為善,那又配當特區之首嗎?
只顧強烈譴責、強權鎮壓,而非治病救人紓解矛盾,那又能締造和諧麼?梁振英、林鄭月娥、李少光、黃樂安,誰是香港的兒女,清楚不過。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