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黑毛豬,憑顏色跟內地豬肉劃清界線。

老字號

港豬抬頭 英明農場

Ads by Google

這頭豬,黑毛油亮,身軀健美,屁股結實。牠並非來自西班牙,也非日本、台灣,乃是香港英明農場育成的黑毛豬。
這頭豬,背後是隻港豬奮鬥故事。養豬近半世紀,農主尹偉明由窮小子進化成小商家。
有本事就有話語權,「幾乎每張街市肉枱,都標榜賣的是本地豬肉,但到底當中多少是真貨,抑或只是本地屠宰,實際內地飼養?
我們養黑毛豬,就是要正視聽,讓人憑顏色分辨出本土貨,簡言之──我不想騙人!」港豬奮鬥故事後,還有一個港豬起義故事。

黑豬登場

元朗鄉郊,走過迂迴小路,重重木門後,是一個個豬舍,噶噶噶叫聲環迴空氣中。舉目粉嫩肥大的肉團中,有團黑影隱隱蠕動。趨近一看,有雙黑眼睛眨呀眨,原來就是港產黑毛豬。
尹偉明前年開始買入百多隻黑毛豬種。豬種來自台灣,擁有西班牙伊比利亞黑毛豬血統,同時亦混雜了日本、美國黑毛豬血統。豬種到步時五個月大,多飼養四個月便開始生育繁殖。




豬仔出生不久便要拔牙,以防牙仔弄傷媽媽乳頭。


白豬養至六七個月大便可賣予豬販上市。


哺乳母豬卧在特設架上,避免壓死豬仔。

黑豬矜貴,因為其生長期較長、生育能力較低,培育成本便較高。白豬飼養六七個月便能上市,而且每次生育胎數多;黑豬飼養九個月才成事,且生育胎數較少。飼養方面,黑白豬均吃由粟米、麵包等打成的混合飼料,惟黑豬初來甫到,要適應香港水土天氣,尹偉明要特別小心料理。經歷一年多奮鬥,尹偉明的「黑豬團」數目是六百隻,成績很可觀。
走進豬欄,尹偉明盯着頭黑母豬,笑嘻嘻道:「這些母豬不能劏的,是搖錢樹!」這個豬農,一臉黝黑,穿戴平實,其實早就變身生意人、管理人。他住元朗市中心私樓,座駕是豐田 Camry。搵錢於他來說,再不是解決溫飽問題。但他依然奮身搏命。




尹偉明從小養豬,從未轉行。


英明農場有二千八百隻豬,屬中大型豬場。


杜洛克豬,毛髮呈棕色,用來配種,生產三元雜白豬。


偌大豬場,由尹偉明一手一腳建設出來,一磚一豬都是心血,難怪他不捨得退牌。 像我一隻港豬

搏命搵錢,因為曾經貧窮。六十出頭的尹偉明是豬農第二代。一家早年在模範鄉、逢吉鄉定居,種田養豬。他在七兄弟姊妹中排第三,家裏貧困,個個很早已經外出打工,幫補生活,而他則跟隨父親照料豬舍,「一放學回家便要幫忙,剷豬屎,剁菜,煲米碎粥,給豬餵食。」
他在粉嶺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讀至中五,會考數學、機械繪圖分別考得 1B1C,成績不差。但他沒有多想已決意養豬過活,「爸爸希望我幫手,而我又聽話過頭。加上家裏環境差,哪敢有夢想,幻想就有。」他像隻港豬,生活只求溫飽,沒有閒情談理想前程。

尹父的家庭農場,沒有規模可言,「只有十隻八隻豬婆,豬欄只是竹枝、圍網歪歪斜斜地圈出來。」眼看父親即使披星戴月,不辭勞苦地打理豬場,生活依然艱困,心裏不甘起來。「爸爸做嚟做去都是這麼窮,想置設備,也沒有能力。七十年代,他覺得現成的粟米粉不可靠,不知有否摻雜損害健康的物質,於是想置部磨粉機,粉碎粟米做飼料,但他沒錢,要賒數。我不喜歡貧窮,誰會想欠人錢?」
他喜歡揭台灣的農業期刊,跟同行交流,知道很多養豬資訊,很想改變父親有勞無功的作業模式。「他一直給豬餵吃很多蔬菜,因為纖維有助排泄,但我反對,我覺得要餵飼多點粟米,令豬吸收多點熱能,這樣才能讓牠們成長快一點。」父親不想亦沒能力改變豬場,兩父子齟齬不和。




有塊農地種菜,讓工人採摘做菜, farm to table在這裏是自然不過的事。


麵包來到,要先粉碎,用作飼料。


女工正準備午餐,蔬菜、豬肉來自豬場,很新鮮。


尹偉明先後買入百多隻黑毛豬,經過一年多努力,目前有六百隻黑豬。


每隻豬都有張卡記錄配種日期、出生日期等等,像張身份證。

八十年代,父親有感農場地方始終是租借回來,向豬欄商賒錢,在崇山新村買了塊萬呎地養豬。父親讓尹偉明在新地方建設心中所想。
因為沒錢,加上父親要料理逢吉鄉豬場,新豬場得靠尹偉明一手一腳建造出來。斬樹除草,砌磚牆,搭屋頂,建豬舍,連升降台也自製。雖然沒有再升學,但書卻沒有白讀,學校學來的平水角度,就是他做木工、金工的基礎。他像頭開荒牛,逐少逐少深耕出他的天地。 1989年,英明農場便誕生了。

他購置一批豬作配種。「初期挑母豬很簡單,不講究豬種,只要所有乳頭正常,即沒有假奶──乳房畸形,像火山口般內窩便行。」後來自我要求提高,他學習挑豬種。他的農場主要生產三元雜豬。三元雜豬由美國杜洛克公豬、二元雜母豬交配而成。而二元雜母豬則由長白豬及大白豬所生。飼養三元雜豬,目的是取三家之長,「長白豬身形大,大白豬繁殖力強,杜洛克豬則成長快。」
眼見自然繁殖下,豬隻生育率不高,尹偉明不怕污穢,親自替豬公採精,冷藏下來,七天內給母豬授精。精益求精,尹偉明甚至從美國購入優良豬種的冷凍精。




人手採得的豬精,七日內給予母豬授精。


尹偉明透過顯微鏡觀察精子狀況。


從美國購入優良豬種的冷凍精,務求讓豬隻贏在起跑線上。

二十多年發展下來,他把農場經營得井井有條,萬呎地方擴展至八萬多呎。他的農場比一般家庭式農場規劃仔細,根據豬隻成長期分隔成區。母豬懷孕一百周,趕牠們遷至生產區,靜候生育期來臨;豬仔出生了,便仔乸一併遷至哺育區;豬仔長至 25天,便要遠離媽媽戒奶;豬仔數月大便遷至另一區,直至九個月大時,被豬販買走。而每頭豬都詳盡記錄其父、其母、子女數目、配種日期、配種方式等。
2006、 07年,政府推行退牌計劃,很多豬農收了一筆補償便結束多年心血,只餘下四十三戶。本地養豬業步入黃昏。尹偉明是少數堅守者,不想為了「瘦豬肉」賠償,而斷送「肥豬肉」事業,「結束原因家家不同,我有自己地方,花了很多心血經營,自然不想輕言結束。」當同行黯然結束農場時,他大興土木,從退牌豬場收集二手水簾,安裝在自己的豬舍,目的是改善豬舍環境。天熱時,循環水流流進水簾,便能降溫,讓豬隻生活得舒適一點。




粟米、麵包打成粉狀後,再混在一起。


豬舍陸續加設水簾,在夏天收降溫之效。


螺旋形運送帶,一樣 DIY! 港豬起義

前年,尹偉明比別人走前一步,開始從台灣買入黑毛豬種。這不但是個人選擇,更是港豬一場正名小革命。

原來本土豬肉供應,隨豬農銳減,而變得愈來愈少。如今每天大約有二千五百隻港豬流入市場。可是走一圈街市,很多豬肉枱都聲稱賣本地貨,數目似乎不對。標明本地貨的,有的可能只是語言偽術,本地屠宰與本地飼養混為一談,含糊其辭,有的的確有賣本地豬,但只是個別貨。
尹偉明花盡心血養豬,自然想還港豬一個名份。於是響應香港禽畜業聯會主席譚國柱培育本土黑豬的計劃。譚國柱從事豬場機器買賣多年,在台灣吃過當地黑毛豬,覺得味道很不錯,心裏盤算,豬仔隻隻白色,難以分辨來源地,何不生產黑豬?顏色沒法騙人。




黑毛豬專門店陳設像高級超市。


這台升降台由尹偉明親手造出來,用了二十多年仍硬淨。

尹偉明花盡心血養豬,自然想還港豬一個名份。於是響應香港禽畜業聯會主席譚國柱培育本土黑豬的計劃。譚國柱從事豬場機器買賣多年,在台灣吃過當地黑毛豬,覺得味道很不錯,心裏盤算,豬仔隻隻白色,難以分辨來源地,何不生產黑豬?顏色沒法騙人。

在譚國柱牽頭下, 2014年開始,有兩批本地農場、共八戶從台灣買入五個月大的黑毛豬。尹偉明的英明農場是首批參與的農場,也是八戶中首家育成黑毛豬並推出市場的農場。
譚國柱直言,尋找合作豬農,並非來者不拒,「我們聯會每個月有一次聚餐,行家相交多年,哪個農場做得怎樣,哪個豬農為人如何,我都很了解。」英明農場能夠跑出,並不驚訝,「尹生養豬,是很有心的!其他農場,依賴夥計,但他不會,他會研究如何做好一點。」好像購置了一批粟米,尹偉明思考如何短時間內運送上儲存箱,甚至動手造螺旋形運輸帶,「所以他能夠半小時完成,而其他人要花兩小時。」譚國柱又欣賞其實驗精神,「他在其中一個豬欄加入地磅,那麼想知道這欄豬多重便不用費時逐隻秤。知道重量,就能夠比較、分析,有助養豬。」




豬油包裝成精美果醬般出售,$45。


跟街市肉枱一樣,師傅即席分割部位。


專門店的豬肉依據部位分割成一份份,以膠盒密封出售。

這個豬農最近還再下一城,跟譚國柱合作,在屯門開設了零售店,命名為「本農黑毛豬」,並註冊成商標。他的黑豬每日送至上水屠房屠宰,再運送到店內出售。

專門店陳設明淨,豬隻由肉枱師傅分割成不同部位,豬頸肉、脢頭、脢頭排骨、水柳、柳脢、豬𦟌、唐排、肉眼等,部位分明,放上膠盒密封出售。定價比一般街市豬肉枱昂貴,由$18/100克至$20/100克。肉枱師傅穿上整齊制服,像高級超市的職員,連盛載豬肉的器具也是無印良品出品。
當這隻港豬名正言順上市時,也是另一隻「港豬」走入新天地,抬起頭來。




香港禽畜業聯會主席譚國柱是牽頭人,把台灣種黑毛豬引入香港。


煎黑毛豬扒,口感較韌。


黑毛豬也可製成燒乳豬,肉質較白豬爽。


註:各部位價錢由$18/100克至$20/100克。

英明農場
地址:元朗崇山新村 101號
電話: 2470 9682
本農黑毛豬
地址:屯門青河坊 2號麗寶大廈 54B鋪地下
電話: 2866 0305
營業時間: 7am-7pm

撰文:周燕
攝影:謝致中、 Rex Chapman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