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講

請你記住佢

Ads by Google

趙芷媛,二十七歲,視障少女,林榮順關注小組發言人。
已故盲人足球運動員林榮順是她的摯友,一年前他出戰馬來西亞隊時,懷疑意外撞傷頭部,留醫廿日後不治。
她和榮順家人想知道出事經過,卻不得要領,一年來四出追討,換來冷待謾罵。榮順剛走一年,她為了這看不見的真相,就算力量小,也要追討到底,不想社會遺忘榮順。因為,他們也是正常人。

我有一雙大眼睛,但我先天青光眼,左眼全盲,右眼得百分之一嘅視力,要向左側轉個頭,先睇到少少光和影。我六歲入心光盲人學校,最常聽到嘅一句話就係:視障也能做得到。
中一,我升讀聖士提反女子中學,我好努力讀書,成功考入中大宗教研究系,畢業後再讀神學碩士。而家仲有半年,我就會完成埋我個港大社工碩士。
十年前,我喺心光團契認識到榮順,佢喺廣東新會出世,四歲發高燒,大陸醫生打錯針,從此睇唔到嘢,爸爸離佢而去,同媽媽和妹妹相依為命。但佢好有毅力,九歲來港入讀心光,英文追唔上,就到圖書館摸凸字聽錄音讀英文報紙,所以成日考頭兩名。聖保羅書院後來取錄佢,佢冇令學校失望,文憑試考到廿二分,讀城大社工系。
榮順嘅願望,就係可以幫到人,佢話細個有好多人幫佢,所以到佢大個咗有能力,一定要回饋社會,因為,佢都係一個正常人,跟大家有同等義務。思想上,佢可能比好多健全嘅人更健全。

公道


林榮順(上圖)離世一年後,他的好友趙芷媛首次踏足事發地點京士柏運動場,心情難過,有感而發:「如果呢件事發生喺健全球員身上,回響可能爭好遠。」

中學時期,佢有脊柱側彎,醫生叫佢多運動,佢就跑長跑、踢足球,仲好有天分,一三年代表香港出戰印度隊,射入港隊史上第一球,好多媒體都曾訪問佢。
一四年十二月,盲人體育總會喺京士柏運動場舉辦賽事,隊友話,對馬來西亞時,榮順懷疑曾與對方球員碰撞傷頭,完場後,佢講過幾次「唔係好掂」,但教練唔俾走,話要聽賽後檢討。到 call白車時,已經係個半鐘後嘅事,醫生話,榮順腦血管爆裂有血塊,後來引發肺炎,走時先得廿三歲。如果榮順可以早啲送院,佢係咪唔會死?
由一班建制派話事嘅盲體會回應話,「有理由相信」榮順同馬來西亞球員碰撞。盲人足球賽規定,場內所有人要蒙眼(除了門將和球證)。我哋想知真相,問盲體會拎番比賽當日錄影片段和教練報告,但對方就當我哋冇到。
榮順走後一個月,盲體會職員竟然帶咗個「靈媒」去佢屋企「通靈」,話死因係醫療錯失,嚇到妹妹唔敢返屋企,媽媽日日以淚洗面,好過分。呢件事觸發我哋成立關注組討回公道。
有次我哋舉住膠板示威,有著住盲體會衫嘅人大嗌:「收皮啦你班仆街!」榮順取得咁多戰績,但今日佢哋竟然翻臉不認人。
我雖然睇唔到佢哋個樣,但我個心,睇清人性醜惡。

撰文:莫志樑
攝影:高仲明
攝錄:關永浩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