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低稅制,有獨立自主的貨幣制度。」或許,這是唯一可以稱讚的地方。可是,社會的訴求愈來愈多愈複雜,政府也愈來愈大花筒;這兩條可能是香港的最後防線,究竟還可以守多久?(插圖:劉志誠)

壹擋專政

香港最後兩條防線( 2016/2/11)

Ads by Google

「究竟呢個政府仲識得做啲乜?」見到手上的稅單,我想大多數香港納稅人,都有同樣的問題。

「所以我哋要爭取我哋應得嗰一份!」有人視交稅如「供會」,又或者是公共服務的「消費者」;既然交了稅,當然要「使番夠本」。站在特區官僚和政客的立場,要是全港市民都這樣想,他們就晚晚都可以一睡到天明。畢竟,做官和從政的,我認識的幾乎無一例外,除了為掙一口飯,也是為爭一口氣。只有市民事無大小都要靠政府,才可以肯定他們的存在價值。
甚至乎,任憑大家怎樣去罵他們,到最終還是肯定了他們的重要性。所以,有時候我也掙扎,究竟是批評政府不應做什麼?還是探討我們作為個人,能夠為自己和別人做什麼?
又或者,應該學前輩佛利民那樣,鼓勵政府要積極節約和開放市場?現在回想起來,佛利民是有大智慧的人,畢竟人同此心,別人的讚許,總是更易聽入耳。好,就讓我們想想,究竟特區政府有什麼地方值得稱讚。
「香港有司法獨立,崇尚法治,社會亦尊重合約精神。」嗯,平情而論,這些論述仍然是事實嗎?立法機關的政治功能被閹割,結果社會將所有政治問題,都以司法覆核的方法處理;不少有識之士也早已察覺,這是司法獨立的隱憂。

特區人治氣氛日濃,長官酌情權法治已經取代了規章,政府也不再尊重制約,官員甚至挖空心思,不是想在灰色地帶含糊過關,就是希望借親北京的建制派繼續擔當會「發聲的橡皮圖章」。近日在立法會,尤其是財委會,上演一幕幕政治鬧劇,說穿了就是沒有政治能量的行政霸道統治集團,如何不擇手段也不惜破壞制約,就是為了達到目的。
至於尊重合約精神,就更不用多說。「輸打贏要」這四個字,就是「合約精神」的反義詞。當社會漸漸傾向同情某些「輸打贏要」的個案,覺得有些特殊例子「情有可原」,又或者人多勢眾就可以改變遊戲規則,合約精神也在消磨當中。當然,這些轉變都必定透過官僚和政客的有形之手才可以成事。
好,找些別的來稱讚特區政府吧。
「高效、廉潔和政治中立的公務員隊伍。」我很想在這一點給特區一個正評,可是群眾主流意見,應該不會認同。
「簡單低稅制,有獨立自主的貨幣制度。」或許,這是唯一可以稱讚的地方。可是,社會的訴求愈來愈多愈複雜,政府也愈來愈大花筒;這兩條可能是香港的最後防線,究竟還可以守多久?又或者終有一日,就像其他我們一度引以為傲的獨特優勢一樣,終會被同化消滅?



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時事評論作家、出版人。
作者 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leesimon.hk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