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祝健中

壹角度

美國經濟 強弩之末( 2016/2/11)

Ads by Google

去年 12月,美國聯儲局終於決定加息,將聯邦基金利率由 0%至 0.25%調升至 0.25%至 0.5%,是近十年來的首次。美國加息後,全球股市大跌。
過去幾年,日本和歐洲央行紛紛推行量寬( QE),以求挽救疲弱的經濟,中國內地亦多番減息和降準,試圖振興股市和樓市。美國聯儲局卻停止量寬,並且加息,似乎完全不受外圍經濟疲弱所拖累,能夠獨善其身。到底美國經濟是否如此好景,未來可以持續加息?抑或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經濟逐漸走下坡?

前任聯儲局主席伯南克早於 2012年,已經為加息定下門檻,包括失業率跌至 6.5%及通脹率升至 2.5%。 2014年 4月耶倫剛接替伯南克出任聯儲局主席時,失業率已跌穿 6.5%;到同年 10月,更跌穿 6%的水平,但她並沒有加息意向,只停止繼續量寬。到 2015年初,失業率跌至 5.5%,聯儲局仍未有加息意向;要等到年底當失業率低見 5%時,才決定加息。
耶倫熟悉經濟數據,對美國的經濟情況瞭如指掌,她遲遲不肯加息,當然是擔心十年來首次加息可能令美國股市和樓市出現震盪,損害經濟增長。就業數據顯示, 2007年金融海嘯前,美國失業率為 4.6%,失業人數約 700萬人,勞動參與率高達 66%。到 2015年 12月,失業率雖然由 2009年 10月的 10%回落一半至 5%,但依然有近 800萬人失業。
值得注意的是勞動參與率大幅下跌至 62.6%,較 2007年下跌 3.4%。以美國約 2.5億 16歲或以上人口推算,即是少了 800多萬人投入生產。這數以百萬計的人,不少是找不到合適工作而變成氣餒工人( discouraged workers),決定離開勞工市場,間接幫助降低失業率。

至於通脹率,不單遲遲未能達到 2.5%(及修訂後 2%)的門檻,更有出現通縮的跡象。美國勞工統計部公布的通脹率,可以分為一般通脹率(包括所有消費項目),以及扣除食品及能源的核心通脹率。去年 12月核心通脹率由 1月的 1.6%上升至 2.1%,看似通脹升溫;但若包括所有消費項目,去年 12月通脹率其實只得 0.7%,上半年更出現輕微通縮。油價及商品(包括農產品)價格大跌,自然令包括食品及能源的通脹率處於低位。強美元亦令入口品價格下降,帶來通縮壓力。
過去兩年,油價大跌超過七成,除了拖低通脹率外,還令大量能源生產商(包括開發和生產頁岩氣及再生能源的公司)損失慘重,公司股價大跌,它們發行的債券逐漸出現違約問題,很容易產生骨牌效應,影響其他銀行及供應商。油價大跌同樣令依靠石油出口的國家財政收入大減,對美國的出口自然帶來打擊。
雖然美國經濟較為依賴內部消費和投資需求,但聯儲局停止量寬,又開始加息,令長期依靠借錢消費的家庭和企業利息開支增加,削弱它們的購買力。加上股市下挫,強美元打擊出口和旅遊業,令外匯收入減少,自然進一步損害家庭和企業的購買力。
翻開過去數十年的數據,便很清楚見到每逢油價大升大跌,美國都很大機會出現衰退。美匯指數上升一段時間後,接續下來的便是經濟走下坡,股市樓市大跌。倘若歷史重演,美國經濟應該到了強弩之末,很快會轉弱,甚至出現衰退。這也很易理解,一個長期依靠印銀紙、超低息和借貸度日的國家,又怎會這麼容易適應加息?上了癮的吸毒者,實在很難戒毒,看看日本過去十多年的量寬經驗,便知道美國經濟前景並不樂觀。



林本利
曾任教於理工大學,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 http://www.livingword.edu.hk 
作者網誌- http://lampunlee.blogspot.com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