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制衡建制是不可少之惡。

壹觀點

拉布的積極效用( 2016/2/11)

Ads by Google

保皇黨成功剪布,通過港珠澳大橋五十五億元追加撥款,立法會的拉布戰轉移到版權法案及高鐵一百九十六億元追加撥款這兩個戰場。港鐵以三月底為撥款死線,揚言逾期爛尾,後果不堪設想;除了要賠償承建商,尚要付出數以億元計的維修費。高鐵撥款死線當前,版權法讓路看來無可避免。

於此可見,行政主導、維護功能組別的憲政架構雖是向建制傾斜,拉布鑽盡立法會《議事規則》的空子,制衡議會制度暴力,帶來了實質結果,絕非消極的延兵之計。
箇中關鍵是在立法會裡處於弱勢的泛民連成一線,接力使出點人數、中止待續等辦法以時間換取空間,好辯明是非黑白爭取民情輿論的支持。
即以高鐵而言,拉布期間碰上李波「以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協助調查,一地兩檢重新成為這項近千億元工程的焦點,令人猛然察覺這般做法非但撕毀《基本法》,更形同授權公安越境擄人。
此棘手憲政難題遲遲未能解決而高鐵匆匆上馬,特區政府施政到底是旨在向北大人獻媚還是以七百萬人的福祉為念,清楚不過。哪怕拉倒爛尾又何足惜哉?
得憲政架構傾斜之利,建制派在施政上本應可以予取予攜。連場拉布可增加其機會成本,除了要陣前易將,由陳鑑林出替陳健波當財委會主席,加開會期、打破宣讀財政預算案後休會慣例,繼續開會;北京人大、政協兩會期間,立法會裡的兩會代表更不難因而缺席;其代價不可謂不大矣。

這雖不至於癱瘓政府的運作——衙門機關依舊每天開門辦公——有拉布這把大刀高懸頭上,今後即使要強推高鐵般的獻媚工程或創科局般的政治酬庸肥缺,亦得三思。這個阻嚇作用當可以幫納稅人節省天文數字的寃枉錢。
對泛民來說拉布並非免費午餐。傳統智慧認為民選政府先天傾向當大花筒,而假公帑濟私——成功爭取這個、那個——乃政客拉選票的慣技。官家指控拉布阻撓撥款,既禍及民生更威脅數以千計工人的飯碗。果如此,泛民拉布又豈非自墮梁振英 vote them out之圈套?
泛民甘冒賠上選票之險而拉布,個別鏡頭無疑有損議員之尊嚴,甚至吵鬧得叫人煩厭,可是從這三場激戰看來,有名有實、足以抗衡建制的反對派業已成形;那既展示了政治承擔,更是政治氣候日趨成熟之象。
行政主導、向建制傾斜的憲政架構滋生私相授受的利益輸送、製造矛盾,不利社會和諧。不為制衡,這個架構只會令矛盾激化。泛民不惜以選票押注,拉布抗衡建制,顯見勇氣與承擔。即使偶有民生措施因而遇上阻滯,兩害相權,有啥大不了?九月立法會選舉,香港人會作出明智的選擇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tvb4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